古典音樂和走油豬肘

September 18, 2020 1 Comment

疫情緊繃, 禁足在家, 一些看似沒什麼過去的家居小事, 現在回想起來, 卻是彌足珍貴的, 這裏就是一例, 是一個星期六下午的故事.

星期六中午, 走完湖邊小道, 我和安坐進柏克萊的古典音樂咖啡室, 這家店除了賣咖啡餐點外, 也賣古典音樂 CD, 全天播放古典音樂, 咖啡香, 音樂醇, 仙樂飄飄處處聞.

我點了一客凱撒沙拉, 一杯有氣的冰水, 慢慢地吃, 一面聽維瓦第的四季, 也隨手翻翻桌上的古典音樂雜誌, 一篇文章說: 二胡和小提琴走了不同的路, 二胡的弓扣在弦線裏, 因此它能發揮的音域, 音質, 還有演奏的方法都受到限制, 小提琴的弓和弦分開, 因此, 能表達的音樂就較二胡有空間, 東西方音樂的發展就大不相同了; 讀完這篇文章, 維瓦第的四季到了尾聲, 沙拉也吃完了, 我喝下一口有氣的冰水, 很滿足地走出咖啡室.

那天晚上, 一群朋友到上海餐館喬家柵吃飯, 喬師傳菜做得相當道地, 其中走油豬肘更是精彩, 油而不膩, 連皮帶肉, 熬煮到家, 入口即化, 酒酣耳熱, 滿堂吆喝, 竟然不覺得吵, 八道大菜, 大夥一掃而空, 走出飯館, 男士們拍拍肚子, 連呼過癮.

走到車旁, 看著滿天星斗, 腦子裏忽然浮現柏克萊那一家咖啡室的影像, 還有中午吃的凱撒沙拉, 我似乎明白了為什麼中國人沒有發展出古典音樂.





1 Response

Jane
Jane

September 21, 2020

讀後仍納悶,好一個聯想,但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多倫多怎麽就沒有像樣的喬家柵上海館呢,幾十年沒有吃蹄膀(走油豬肘)看了圖片就令人垂涎三尺,誰還管那古典音樂。真所謂耳聞不如眼見。痛快痛快!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Wander & Wonder 隨想隨筆

後座的乘客

October 16, 2020

我坐進後座, 雖然是自己的車, 卻是第一次坐在後座長時間旅行, 哇! 後座有冷氣出風口, 有手機充電插孔, 有茶杯扣環, 手肘可以舒服擺著的手墊, 連窗子都有可以拉上拉下的窗簾, 真是方便, 我用手機聽音樂, 同時充電不怕沒電, 兒子遞過來一罐冰汽水, 真是好喝, 再來一小包花生, 閉眼聽音樂, 口中嚼香花生, 間飲一口冰涼汽水, 真是享受.

Continue Reading

主若是

October 09, 2020

趙牧師走到趙師母禱告的房間,趙師母告訴他,神也對她說了同樣的話。她自手指上取下戒指禱告說:「神啊!我們以為我們已經完全奉獻,但不知道這戒指也應該包括在內,現在我們同心合一奉獻給祢,求祢接納。」次晨趙牧師去當鋪典當戒指,當他看到當票時,不禁熱淚直流,心有所感寫了詩歌, 他一生寫了20首詩歌,其中五首由蘇佐揚牧師譜曲。這首主若是是最後歡迎的一首.

Continue Reading

泫然欲泣

October 02, 2020

一個颱風來前的夜晚, 水木兄的廂房傳來馬思聰的思鄉曲. 哀怨的琴聲, 撩得我幾乎想哭, 我走出房間, 站在簷下, 毫無情由地瞪著對面的廂房, 水木老兄埋首苦讀, 微黃的燈光下依稀看得到他牆上貼的兩張直書的對聯: 風聲,雨聲, 讀書聲, 聲聲入耳; 家事, 國事, 天下事, 事事關心; 風愈刮愈大, 雨開始撲向屋內, 竹葉舞得像喝醉的夜歸人, 竹身被撥弄得前倨後恭, 毫無招架之力.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