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樂和走油豬肘

September 18, 2020 1 Comment

疫情緊繃, 禁足在家, 一些看似沒什麼過去的家居小事, 現在回想起來, 卻是彌足珍貴的, 這裏就是一例, 是一個星期六下午的故事.

星期六中午, 走完湖邊小道, 我和安坐進柏克萊的古典音樂咖啡室, 這家店除了賣咖啡餐點外, 也賣古典音樂 CD, 全天播放古典音樂, 咖啡香, 音樂醇, 仙樂飄飄處處聞.

我點了一客凱撒沙拉, 一杯有氣的冰水, 慢慢地吃, 一面聽維瓦第的四季, 也隨手翻翻桌上的古典音樂雜誌, 一篇文章說: 二胡和小提琴走了不同的路, 二胡的弓扣在弦線裏, 因此它能發揮的音域, 音質, 還有演奏的方法都受到限制, 小提琴的弓和弦分開, 因此, 能表達的音樂就較二胡有空間, 東西方音樂的發展就大不相同了; 讀完這篇文章, 維瓦第的四季到了尾聲, 沙拉也吃完了, 我喝下一口有氣的冰水, 很滿足地走出咖啡室.

那天晚上, 一群朋友到上海餐館喬家柵吃飯, 喬師傳菜做得相當道地, 其中走油豬肘更是精彩, 油而不膩, 連皮帶肉, 熬煮到家, 入口即化, 酒酣耳熱, 滿堂吆喝, 竟然不覺得吵, 八道大菜, 大夥一掃而空, 走出飯館, 男士們拍拍肚子, 連呼過癮.

走到車旁, 看著滿天星斗, 腦子裏忽然浮現柏克萊那一家咖啡室的影像, 還有中午吃的凱撒沙拉, 我似乎明白了為什麼中國人沒有發展出古典音樂.





1 Response

Jane
Jane

September 21, 2020

讀後仍納悶,好一個聯想,但我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多倫多怎麽就沒有像樣的喬家柵上海館呢,幾十年沒有吃蹄膀(走油豬肘)看了圖片就令人垂涎三尺,誰還管那古典音樂。真所謂耳聞不如眼見。痛快痛快!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鴨,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0 Wander & Wonder 隨想隨筆

貝多芬誕辰 250 週年紀念

December 25, 2020

貝多芬出身於一音樂世家;祖父曾做過波昂管絃樂隊指揮,父親是合唱團男高音。但他父親是一個輕浮的人,縱情飲酒,不懂教養子女。第一個影響貝多芬的老師是尼菲,尼菲是歌曲作家兼喜劇作家,曾任波昂管絃樂隊副指揮。他教貝多芬學習巴哈的「平均律鋼琴曲集」,並把童年的貝多芬的鋼琴作品介紹給社會,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求知慾。貝多芬除了博覽群書之外,並曾受學於莫札特。但是,長大後卻始終未能找到一個固定的職位。尤其,自一八0八年起,他開始為耳聾所襲。這樣的殘疾使他的一生染上了悲慘的色彩。

Continue Reading

採柿樂

December 18, 2020

美國人不吃柿子, 但在前後院卻種了很多柿子樹, 是用來"賞景"的, 因此果實雖然美麗碩大, 卻不採摘, 任其掉落, 滿地柿屍, 令人心痛, 我們兩人扮白日大盜, 堂而皇之地到人家的前院由檢變採, 收獲豐富, 最高收成是 63 個, 扁柿圓柿皆有, 同時也摘下葉子, 在家擺滿客飯廳, 這是 Ann 最快樂的時光, 她說柿子讓她瞭解"豐衣足食"這句成語的含義, 也更珍惜自己的福氣.

Continue Reading

莎士比亞以身作則

December 11, 2020

英國衞生部部長 Matt Hancock 宣布這項消息的時候非常激動, 甚至掉下眼淚, 他感謝莎士比亞先生以身作則, 領導大家施打疫苗, 衞生部長説, 我為英國驕傲, 他鼓勵大家持續堅守防疫措施, 排隊施打疫苗, “向莎士比亞先生看齊”他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