泫然欲泣

October 02, 2020

人年紀大了, 記憶衰退是必然的, 但也許我們會忘了昨天的事, 卻常常會憶起陳舊的往事, 這些往事都好像放電影一樣, 一個個場景浮上心頭, 人生有很多場景, 記憶裏似乎永遠不會褪去, 這裏就是一幕.

季辛吉去大陸的時候, 我剛上大學二年級, 搬出了宿舍, 搬到離學校二十分鐘徒步路程的一棟獨立的民宅裏, 這個民宅是個四合院, 旁邊都是竹林, 風來的時候, 竹葉隨風搖曳, 發出沙沙的聲響, 甚有氣氛, 對面廂房的房客名字叫水木, 他來自台灣中部的一個小村子叫大肚, 青蔥的竹林, 搖曳的竹葉, 古樸的四合院, 來自大肚村的水木兄, 此情此景簡直頗有陶淵明採菊東籬下的意境.

一個颱風來前的夜晚, 水木兄的廂房傳來馬思聰的思鄉曲. 哀怨的琴聲, 撩得我幾乎想哭, 我走出房間, 站在簷下, 毫無情由地瞪著對面的廂房, 水木老兄埋首苦讀, 微黃的燈光下依稀看得到他牆上貼的兩張直書的對聯: 風聲,雨聲, 讀書聲, 聲聲入耳; 家事, 國事, 天下事, 事事關心; 風愈刮愈大, 雨開始撲向屋內, 竹葉舞得像喝醉的夜歸人, 竹身被撥弄得前倨後恭, 毫無招架之力.

我記得的不只是景, 記得的是那種想哭的感覺, 泫然欲泣, 大概可以如此形容吧?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0 Wander & Wonder 隨想隨筆

貝多芬誕辰 250 週年紀念

December 25, 2020

貝多芬出身於一音樂世家;祖父曾做過波昂管絃樂隊指揮,父親是合唱團男高音。但他父親是一個輕浮的人,縱情飲酒,不懂教養子女。第一個影響貝多芬的老師是尼菲,尼菲是歌曲作家兼喜劇作家,曾任波昂管絃樂隊副指揮。他教貝多芬學習巴哈的「平均律鋼琴曲集」,並把童年的貝多芬的鋼琴作品介紹給社會,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求知慾。貝多芬除了博覽群書之外,並曾受學於莫札特。但是,長大後卻始終未能找到一個固定的職位。尤其,自一八0八年起,他開始為耳聾所襲。這樣的殘疾使他的一生染上了悲慘的色彩。

Continue Reading

採柿樂

December 18, 2020

美國人不吃柿子, 但在前後院卻種了很多柿子樹, 是用來"賞景"的, 因此果實雖然美麗碩大, 卻不採摘, 任其掉落, 滿地柿屍, 令人心痛, 我們兩人扮白日大盜, 堂而皇之地到人家的前院由檢變採, 收獲豐富, 最高收成是 63 個, 扁柿圓柿皆有, 同時也摘下葉子, 在家擺滿客飯廳, 這是 Ann 最快樂的時光, 她說柿子讓她瞭解"豐衣足食"這句成語的含義, 也更珍惜自己的福氣.

Continue Reading

莎士比亞以身作則

December 11, 2020

英國衞生部部長 Matt Hancock 宣布這項消息的時候非常激動, 甚至掉下眼淚, 他感謝莎士比亞先生以身作則, 領導大家施打疫苗, 衞生部長説, 我為英國驕傲, 他鼓勵大家持續堅守防疫措施, 排隊施打疫苗, “向莎士比亞先生看齊”他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