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凋零

May 19, 2020

我想 Rose 阿姨先 Ann 約三個星期走是有可能預先約好的嗎? 雖然玫瑰會的朋友將消息保密到家, 沒有讓 Ann 與我並知道, 但我想 Ann 心裏一定有個譜, 只是她不説而已, 因為 Rose 阿姨在安病後, 也忽然間無聲無息, 通常她總會寄一張小卡, 寫些片語隻字, 說東説西的, 但這一陣子她的無聲無息回想起來或許是其來有自, Rose 老是嘮叨為什麼每天都要醒過來, 老是說活得有些不耐煩, 是不是這一老一少的忘年交, 連上天國的事, 也都互有默契? 安病了, 不知道 Rose 知道後心裏是個什麼想法, 上回的玫瑰會, 她沒有參與籌備, 也沒有出席, Rose 沒看到 Ann, 也沒聽說她在聚會裏説些什麼, 八月一日她走了, 好像把回天家這事塑造成她無聲的聲明.

小黎終於告訴我這個消息, 我淚腺乾澀, 有些麻木, 實在再也擠不出一滴眼淚, 但今天開車在路上, 聽 Gershwin 的 Summer Time, 用小提琴奏的旋律, 哀怨得很, 我的淚水蜂湧而出, 就任它流, 任它落, 任它垂, 任它滴, 我已搞不清楚, 是哀痛我妻子的離去, 還是不捨 Rose 的歸天, 這一老一少弄得我狼狽不堪.

如果我沒有記錯, 玫瑰會是在 1991 年開始的, 那年我在台灣成立了兩個公司, 太平洋兩岸來來去去, 安此時和一些喜歡畫畫的朋友, 在 Rose 家的車庫裏每週聚在一起學作畫, 大家集資邀請大師級的老師來教導, 從水墨畫, 油畫, 到水彩, 不管有沒有天份, 這些朋友一頭栽進去, 畫得不亦樂乎, 以畫會友交心, 竟然像鏈條一樣, 大家勾在一起, 凝固力愈來愈強, 大家圍著 Rose 和她的另一半張伯伯, 像是一群寵壞的孩子, 除了畫畫, 還找”藉口”聚在一起大吃一頓, 聖誕節不説, Rose 的生日, 她和張伯伯的結婚紀念日, 都是大家的藉口, 我們眷屬級的也有口福吃到太太帶囘家的”廚餘”, 其中最令人盼望的就是現做的 “蔥油餅”.

玫瑰會即使大家不再畫畫, 在 Ann 的堅持下, 每年仍然至少聚一兩次, 蔥油餅照煎不誤, Rose 和張伯伯皆已坐九望百, 這些坐六望七的畫友在他們旁邊胡鬧, 就像一群長不大的小朋友, 童心稚語, 卻是其樂融融.

Ann 沒有像 Rose 活到九十多歳, 但我可以想像九十多歲的 Ann 一定像極了 Rose, 像她一樣灑脫, 一樣風趣, 一樣笑臉迎人; 現在想起來, 這一老一少倒是個性風格的確有相同之處, 雖是忘年交, 卻是同年走, 唏噓之餘, 也為她們在天國做伴, 悄聲地說感謝主, 阿門!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0 Wander & Wonder 隨想隨筆

貝多芬誕辰 250 週年紀念

December 25, 2020

貝多芬出身於一音樂世家;祖父曾做過波昂管絃樂隊指揮,父親是合唱團男高音。但他父親是一個輕浮的人,縱情飲酒,不懂教養子女。第一個影響貝多芬的老師是尼菲,尼菲是歌曲作家兼喜劇作家,曾任波昂管絃樂隊副指揮。他教貝多芬學習巴哈的「平均律鋼琴曲集」,並把童年的貝多芬的鋼琴作品介紹給社會,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求知慾。貝多芬除了博覽群書之外,並曾受學於莫札特。但是,長大後卻始終未能找到一個固定的職位。尤其,自一八0八年起,他開始為耳聾所襲。這樣的殘疾使他的一生染上了悲慘的色彩。

Continue Reading

採柿樂

December 18, 2020

美國人不吃柿子, 但在前後院卻種了很多柿子樹, 是用來"賞景"的, 因此果實雖然美麗碩大, 卻不採摘, 任其掉落, 滿地柿屍, 令人心痛, 我們兩人扮白日大盜, 堂而皇之地到人家的前院由檢變採, 收獲豐富, 最高收成是 63 個, 扁柿圓柿皆有, 同時也摘下葉子, 在家擺滿客飯廳, 這是 Ann 最快樂的時光, 她說柿子讓她瞭解"豐衣足食"這句成語的含義, 也更珍惜自己的福氣.

Continue Reading

莎士比亞以身作則

December 11, 2020

英國衞生部部長 Matt Hancock 宣布這項消息的時候非常激動, 甚至掉下眼淚, 他感謝莎士比亞先生以身作則, 領導大家施打疫苗, 衞生部長説, 我為英國驕傲, 他鼓勵大家持續堅守防疫措施, 排隊施打疫苗, “向莎士比亞先生看齊”他說.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