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氣薰人帖

May 20, 2020

轉載自台北聯合報

春天繁花盛開的時刻,賞花之外,不妨趁著疫情稍緩之際,來到故宮北院欣賞北宋詩人黃庭堅的書法「花氣薰人帖」,看看大詩人如何用詩句和書法形容花朵的香氣。此一詩作浪漫中帶著禪意,書法線條婉轉靈動,曾被形容是「黃庭堅最嫵媚的書法」。

故宮北院今年1月起規畫「國寶聚焦」專室,選定正館107陳列室為,每次選展二組件國寶級書畫,展出均為美術史中聲名赫赫的一時之選,展期以三個月為原則,定期更換展件。4月底起展出的第二批「國寶聚焦」,其中一件便是黃庭堅「花氣薰人帖」,2012年獲文化部指定為國寶。

黃庭堅是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是江西詩派開山之祖。他與張耒、晁補之、秦觀都遊學於蘇東坡門下,合稱為「蘇門四學士」,之後與蘇東坡齊名稱為「蘇黃」。

「花氣薰人帖」這首詩是這麼來的。黃庭堅詩名滿天下,喜歡附庸風雅的駙馬王銑多次向他求詩,黃庭堅不勝其擾。有一天,黃庭堅在家中參禪時,王銑又派人送來滿屋子的花。因為黃庭堅答應送詩給他,卻始終沒有收到,送花來提醒黃庭堅。黃庭堅靈感一來、意隨筆轉,寫下了這首七言詩。

「花氣薰人欲破禪,心情其實過中年。春來詩思何所似,八節灘頭上水船。」

詩的大意是:花朵開放時的香氣薰人,讓我平日修行禪定的功夫都被破除了。但是我的心情其實已經過了中年,你問我春天到了會有什麼樣的寫詩靈感,我認為就像有一艘船停泊在一層一層逆水的灘頭。船要上行,何其艱難啊。當時的黃庭堅是43歲。

王銑向黃庭堅索詩,黃庭堅寫詩告訴他,自己已過中年,難有寫詩心情。但妙的是,王銑其實已索詩成功,這首絕妙好詩也讓王銑從此名留中國文學史與美術史。而黃庭堅口裡說自己已到難以寫詩的中年,卻又完成如此佳作。令人好奇,收到這首詩的王銑,還會繼續向黃庭堅索詩嗎?

這帖由鮮花召喚而出的書法,故宮網站形容「全作隨手寫來,用筆蒼勁,墨色由潤而枯,雖是草書結體,但有行書筆意,筆畫起止顯得和緩沉著,字字獨立,神氣煥發」。後人多視其為黃庭堅最動人的作品,線條從拘謹轉為灑脫自在,展現人到中年的隨心所欲。而詩句中浪漫的春天氣息,彷彿可以穿越時空,感染千年後的觀眾。

「花氣薰人帖」是好詩、好書法,也是好故事。故宮北院第一展覽區的「古畫動漫書法篇」,此刻正展出「花氣薰人帖」。此部小品電影運用實拍及多媒體藝術呈現手法,讓千年前的一個春天,文人之間贈花索詩的浪漫故事,展現於觀眾面前。觀眾在古今兩件展品間穿梭參看,當有更多領會。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漢字是神對中國人的啟示嗎?

September 25, 2020

所以一個字最早的意思和今天的意思可能相去甚遠,最早的字形和今天的字形也相去甚遠。不能看著今天的漢字字意和字形而想當然噢。盡管我質疑“漢字是上帝給中國人的啟示”這一說法,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將“義”拆解為“羊為我死”來傳福音,就像我們用“四律”或是“JOY”來解釋某些想要傳達的理念一樣。只是要小心不要以為這可以取代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更不能以為漢字的起源就是如此。我們不是語言文字學的專家,還是讓專家來解答這一遠古的疑惑吧。

Continue Reading

巴黎告訴我兩個字:夠了

September 18, 2020

“這個世上還缺少什麼呢?不過一點時間和忍耐。我們不需要強大自己,因為我們一直在做我們想做的,這就夠了。”在巴黎生活久了,我發現,這裡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定位,他們的自信,不是建立在與別人的比較上,他們任何時候都能做自己。
我們的導師羅曼特常常告誡我們,其實快樂,遠不需要我們渴求的那麼多。

Continue Reading

病毒與上帝,橘子皮與黨

September 11, 2020

這是一篇國內來的留學生在新冠疫情期間與她的母親的互動紀錄, 有一種呢喃自語, 甚至近乎語無倫次的寫作方式, 我們讀的人會有這種感覺, 表示作者寫得很成功.

國內來的年輕孩子是很令人心疼的, 家裏都是獨生小孩, 好不容易熬到出國, 面對很多價值觀的衝擊, 可以讀到那種無所適從的孤寂感, 文中描述的上帝和祖國並存的信仰, 是一種不足為外人道的中國特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