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美的情鎖

June 03, 2020 1 Comment

 文/圖 張至璋

∮The hills are alive with the sound of music……∮山林充滿活力,只因飄揚樂音……。

薩爾斯堡群山環抱,青翠草原上鏡頭縮近,茱莉安德魯絲張開雙臂,放情高歌。從這一刻起,The Sound of Music創下了世界最受歡迎歌舞電影紀錄,也是僅次亂世佳人的最賣座影片,多年後才被星際大戰打破,維持第三名至今。影片在各國電影院總共賣出二億八千六百多萬張票,電視機,電腦前,飛機上,觀眾當超過此數。多半人把成就歸功於女主角茱莉安德魯絲,但也有人說男主角克里斯多佛普魯麥功不可沒,更多人說製片兼導演勞勃懷斯才是大功臣,但是,真實故事的原著,瑪莉亞馮崔普Maria Von Trapp才是幕後催生者。然而所有人都無法否認,這動人溫馨的故事背景,如果不是發生在當時就要被納粹鐵蹄蹂躪,山明水秀的奧地利薩爾斯堡,不會打動億萬人心。

The Sound of Music中文名字很有趣,台灣取名「真善美」,香港叫「仙樂飄飄處處聞」,中國逐字直譯為「音樂的聲音」。三者各具特色,可以嗅出取片名的文字和文化背景,但如把三者放一起,意境就是「這聲音是仙樂,到處傳頌真善美」。本欄上月談藍色多瑙河作曲史特勞斯的家鄉維也納,今天談真善美家鄉薩爾斯堡,其實在薩爾斯堡出生的還有莫札特。奧地利何其有幸,擁有多瑙河,維也納,薩爾斯堡,誕生如此多音樂家,還有可歌可泣,令人動心的美麗故事,即使維也納和薩爾斯堡兩個城市屢次被敵人蹂躪,然而,「國家不幸音樂興」呀!

1938年,薩爾斯堡實習修女瑪莉亞,被修道院派赴喪偶的海軍上校馮崔普家,擔任失去母親的七個孩子家庭教師。大宅院裡男主人嚴謹,孩子調皮,經過一番努力,熱情可愛的瑪莉亞深受孩子喜愛,也贏得馮崔普垂青。在修道院住持修女鼓勵下,瑪莉亞還俗,回到大宅院與馮崔普結婚,成為七個孩子的繼母。納粹佔領奧地利,徵召馮崔普入海軍,馮崔普不願為敵人效命,夫婦兩人帶領七個孩子,在修女協助下,深夜徒步翻越阿爾卑斯山,進入中立國瑞士,戰後移居美國。馮崔普去世後,瑪莉把亞全家的可歌可泣故事,撰寫出版成書,百老匯改編為歌舞劇,非常轟動。大導演兼製片勞勃懷斯把真善美搬上銀幕,1965年獲得五項奧斯卡,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導演,以及音樂攝影等技術獎,茱莉安德魯斯得到女主角金球獎。美國電視台每年重複播映,人們一看再看,全家一唱再唱,真善美在擾攘的塵世中永遠受到歡迎。今年病毒破壞很多家庭,真善美也撫慰許多人心。

那次去薩爾斯堡,除了親歷馮崔普的家鄉景緻,並且品嚐了「真善美大餐」,整整兩小時的西餐,伴隨著影片中的所有歌舞,大家邊吃邊欣賞表演,雖然過癮,但商業氣氛濃厚。比較之下,薩爾斯堡最「純情」的地方,是貫穿該市,多瑙河的支流Salzach河上的一座人行橋Makartsteg,橋欄杆鎖滿了各式各樣花花綠綠的鎖。相傳情侶將一把「情鎖」鎖在橋上,象徵鎖緊彼此情意,把鑰匙扔進河裡,誰也開不了鎖,兩人的愛情就會天長地久。Makartsteg橋長近100公尺,兩旁不鏽鋼欄杆上的金屬鎖密密麻麻總有幾千上萬把,可想見橋欄杆的負荷多重,但是千萬情侶在世界各角落信守誓約,誠愛不渝,自是人間美談。那天毛毛微雨,但是不減橋上遊客觀賞和拍照的遊興,我走到旁邊另座橋上,欄杆清潔溜溜,一個鎖也沒有。這時雨停了,國旗飄揚,雲霧低漫,遠山露臉。

Salzach河上其實有好幾座橋,都是鋼欄杆,只有這條Makartsteg橋被人上鎖,甚麼原因,有各種浪漫傳說,莫衷一是。我猜想一來因為別的橋上車水馬龍,不方便上鎖和照像等動作,Makartsteg橋是行人專用橋,不准車輛通行。此外,既然情侶都選這座橋,大家覺得一定有他的道理,便趨之若鶩。鄉野常見電線桿,有許多條電線,群鳥飛過,都整齊地排在一條電線上,不去光顧旁邊的電線,未必是這條電線有什麼地方受鳥喜愛,只能解釋為動物喜歡群棲的心理,情侶愛在Makartsteg橋上鎖,也有電線上鳥的心理。然而如此以理性分析感性,不一定恰當。

我理性地細看那些鎖,都是體積大的鎖,沒有旅行箱上那種不起眼小鎖。鎖的樣式和顏色都很別緻,紅色或粉紅色最多,其次是金色,銀色,綠色,藍色,沒有黑色。許多鎖上刻著兩人名字,甚至詞句,顯示情侶早就有心上橋,有意鎖住彼此。橋兩頭有幾家鎖店,想來是為那些臨時起意,突然覺得有此必要的人服務的。橋頭豎立個牌子,要求除了鎖以外不要鎖別的東西。難道會有什麼別的東西?仔細看,有人鎖上戒指,耳環,或一縷頭髮。當地人說還有人鎖內褲,或更為私人的污物,市政府會定期清除。上鎖的情侶中,很大比例不是當地人,他們來自奧地利其他地方,或接壤的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義大利,德國,瑞士,乃至北歐,英國,美國,以及亞洲各國,薩爾斯堡是世界情侶的聯合國。

我有個想法,薩爾斯堡市政府不但應該清除鎖上面的污物,也該剪開鎖污物的鎖,把鎖扔進河裡,讓這一對破壞環境的情侶的愛意,付諸東流,作為懲罰。然而小汙點無損於薩爾斯堡的真善美,瑪莉亞和馮崔普不需要鎖,他們早已破鎖遠飛。

作者拍攝照片說明:
1,情侶的鎖橋,鎖住愛情,扔下鑰匙,付諸遠方多瑙河。
2,雨停了,國旗飄揚,雲霧低漫,遠山露臉。


1 Response

Paul C Hsieh
Paul C Hsieh

June 05, 2020

我想會選這一座橋, 大概是政府不會將鎖剪下拋棄的緣故, 情人們只顧談戀愛, 污染了空間, 污染了河川, 又表現了愛情是彼此佔有的底線, 實在是不必鼓勵的行為, 記得這句愛情名言嗎? Love means you never have to say that you are sorry! 愛是不必說抱歉… (Love Story)… 不必互鎖的愛情是最偉大的境界! The Sound of Music 之所以令人喜愛, 應該歸功於七個小孩, 尤其是最小的時候 Greta…

謝謝您的文章, 是疫情緊繃中的暖陽!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豪華檢疫旅館

October 23, 2020

台灣政府號召旅館開放讓國外回台的民眾不必回家做隔離, 影響家人的健康; 很多旅館即使生意很差也不願加入, 剛剛才開幕的台北信義區豪華酒店瀚寓大飯店, 還沒接待正常旅客, 就第一個宣佈加入, 所謂反向操作, 酒店客滿, 每天300元美金, 每個客人至少要住14天, 酒店生意不錯, 大部分客人是台灣富有人家國外回來的留學生子弟.

Continue Reading

飛不出去的航班

October 16, 2020

飛機終於起飛,我的梅酒也喝到了。在曼谷停時,跟這次共患難的各路人馬依依不捨地互道珍重。下飛機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拿著一盒又一盒淡藍色包裝精美的餅乾,一個一個分送。他們看著我的眼睛,雙手交給我這個禮物,然後很誠摯地為了這延遲七十二小時的班機跟我道歉。

再次上飛機飛台北,很神經兮兮地以為又要延遲起飛,應該是新的強迫症。在台北下了飛機,一出登機門就是一排的攝影機跟記者,我趕緊快步通過,早知道先套個紙袋在頭上。為了飛機延遲七十二小時而出現在新聞上,真是太丟臉了。但還是不忘抓住一個航空公司幹部,要了他的各種聯絡方式,我的六百歐元賠償,可是絕對要拿到才行!

Continue Reading

We Rose 我們躍起

October 09, 2020

From Africa’s heart, we rose
有一顆非洲的心, 我們躍起

Already a people, our faces ebon, our bodies lean,
吾民, 黑面, 精壯的身子,

We rose
我們躍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