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政治壓力測試

July 12, 2020

點擊上圖閲讀原文, 點擊箭矢聆聽英文口述

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最新一期《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撰文指出,新冠疫情是一場各國的政治壓力測試,現在看來只有南韓及德國過關,美國不幸有一個現代史上最無能又最撕裂社會的總統,使得美國表現走樣,且國際聲望重挫。

福山在20多年前曾著有知名暢銷書《歷史之終結與最後一人》,主張人類歷史已走到最終狀態,原本不同體制的社會,皆已朝向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發展。過去10年,福山著重研究政治秩序的起源,探討成功發展政治秩序的因素、政治衰敗的成因等,他目前擔任美國史丹佛大學高級研究員。

福山三月底曾在《大西洋月刊》發表文章說,在評估各國抗疫表現時,應該放棄「民主/威權」這種二分法,也就是說,民主國家未必表現好、威權國家未必表現差,重要的不是政權型態,而是國家能力,尤其是民眾是否信任政府。

他明確表示,關於獨裁體制及民主體制二者中哪個較有能力成功抗疫,沒有定論。

在外交雜誌文章中,福山延續上述看法,認為成功抗疫的關鍵,在於國家能力、社會信任、領導人。若有稱職的機構,民眾相信政府且遵守規範,且有具領導力的領袖,就能減少疫情損失。

福山認為,對新冠病毒了解得越多,就越看得出,這場危機不會是幾個季度之內就結束的事,而會延續多年。就經濟而言,這意謂:諸如購物中心及旅遊業等許多公司將倒閉,市場集中率越來越高,只有口袋深的大公司將挺過風暴。

而新冠疫情造成的政治後果,遠比經濟衝擊大。在疫情不斷又合併出現大規模失業、長期經濟衰退、前所未見的債務負擔下,不可避免將造成各種緊張,形成政治後座力,只是這種後座力究竟不利於誰,目前還不確定。

福山在文中說,全球權力分配將繼續往東傾斜,因為在抗疫上,東亞表現得比歐美好。

中國大陸儘管在疫情初期有所遮掩,又造成病毒散播,至少就相對而言,將受惠於此一危機。現在看來,其他一些國家政府也是起初嘗試遮掩,而傷亡還更重。北京至少現在已有能力把情況控制住,並轉而開始拉抬經濟。

相對地,美國潛能雄厚,過去多次流行病危機也表現卓越,但現在社會兩極分化,無能的領導者阻礙各州有效因應,抗疫表現差且聲望重挫。福山批評說,美國總統川普助長分化,而非推動團結,把物資的分配政治化,還把一些重要決策推給各州州長,一邊又鼓勵民眾與州長對抗,且攻擊國際組織。

他認為,接下來幾年,新冠疫情可能導致美國相對衰落,自由主義國際秩序持續崩壞,全球法西斯主義再起。但同時,也可能導致自由民主體制的重生,展現其復原力。這兩種願景的其中一些元素會在不同地方出現,遺憾的是,除非目前多項趨勢大幅改變,整體前景悲觀。

福山在先前其他媒體的訪問中,就曾表達對新冠之後世局的悲觀看法,例如在上月《希臘日報》的訪問中,他說他料想世人及美國都難逃疫情引發的經濟危機,且因此產生的政治效應多半不利於民主制度。而在外交雜誌文章中,福山進一步闡釋這幅悲觀展望。

他說,新冠衝擊的負面結果不難想像:過去幾年日益常見的民族主義、孤立主義、仇外、對自由主義世界秩序的攻擊,都將因疫情而加速發展。包括中國、菲律賓、匈牙利、薩爾瓦多等在內的政府,利用危機擴權,更遠離民主。民族主義興起,增加國際衝突的可能性,但在當前核武穩定、所有大國都面臨類似挑戰的情況下,國際動亂的可能性會低於國內動亂。

這是一場全球政治壓力測試,有能力的政府將相對勝出,疫後將更強大、更有復原力,可推動未來卓越表現。但失敗的國家遠比成功者多。目前看來,只有極少數國家通過測試,例如,同樣都授權專業衛生官僚管理疫情的南韓及德國。

另一個悲觀的理由是,要推動積極正向發展,需有理性的公共論述及社會學習,但如今不像過去那樣,掌權者多為菁英,現在技術官僚的專業和公共政策之間的連結較弱,主導政治決策的常是隨口胡說,就產生建設性的集體反省而言,這絕非理想環境。

福山說,何其不幸,美國在此時,有一個現代史上最無能又最撕裂社會的總統;川普判斷,此時選擇對抗和仇恨,而不是訴諸全國團結,最符合自己的政治利益,他利用新冠危機挑起爭端,加深社會分裂,這是美國抗疫表現差勁的最重要原因。

展望未來,福山認為,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無論誰當選,美國嚴重的兩極化很可能仍繼續,且落選者很有理由挑戰當選者的正當性。就算民主黨入主白宮且在參眾兩院皆拿下多數席次,美國已是崩潰邊緣,重建需多年,如果還可能的話。

福山在文末指出,整個世界將邁向一段長期令人沮喪且舉步維艱之境。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漢字是神對中國人的啟示嗎?

September 25, 2020

所以一個字最早的意思和今天的意思可能相去甚遠,最早的字形和今天的字形也相去甚遠。不能看著今天的漢字字意和字形而想當然噢。盡管我質疑“漢字是上帝給中國人的啟示”這一說法,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將“義”拆解為“羊為我死”來傳福音,就像我們用“四律”或是“JOY”來解釋某些想要傳達的理念一樣。只是要小心不要以為這可以取代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更不能以為漢字的起源就是如此。我們不是語言文字學的專家,還是讓專家來解答這一遠古的疑惑吧。

Continue Reading

巴黎告訴我兩個字:夠了

September 18, 2020

“這個世上還缺少什麼呢?不過一點時間和忍耐。我們不需要強大自己,因為我們一直在做我們想做的,這就夠了。”在巴黎生活久了,我發現,這裡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定位,他們的自信,不是建立在與別人的比較上,他們任何時候都能做自己。
我們的導師羅曼特常常告誡我們,其實快樂,遠不需要我們渴求的那麼多。

Continue Reading

病毒與上帝,橘子皮與黨

September 11, 2020

這是一篇國內來的留學生在新冠疫情期間與她的母親的互動紀錄, 有一種呢喃自語, 甚至近乎語無倫次的寫作方式, 我們讀的人會有這種感覺, 表示作者寫得很成功.

國內來的年輕孩子是很令人心疼的, 家裏都是獨生小孩, 好不容易熬到出國, 面對很多價值觀的衝擊, 可以讀到那種無所適從的孤寂感, 文中描述的上帝和祖國並存的信仰, 是一種不足為外人道的中國特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