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門再見 (中)

April 24, 2020

夏祖焯

對於「白門」的家世,我們一直不清楚。有一陣子謠傳她的父親是某大保險公司的董事長,誰要娶了她,這輩子的飯碗就保了險。又有一陣子,謠傳她父親是某大學物理系名教授,明年度大專聯考物理科命題教授的熱門候選人,能追上這位千金小姐,少說也能探到一點兒命題意向。還有一陣子,風聞她父親是某大戲院總經理,要是追上她,該戲院可自由出入。無論如何,她的父親是什麼樣子我們都不知道。

「皮蛋」在高二下神氣過一陣子,因為他聲稱,最近才發現她家和「白門」家是世交。他說「白門」姓吳,江蘇省人,家道小康,「吳伯父」任職某化學公司業務部主任。「皮蛋」的姨父是該公司董事長,所以近期之內,「皮蛋」準備向「白門」展開攻勢。大家對「皮蛋」稱羨不已,「皮蛋」也以準未婚夫自居,開口閉口提到「我那口子」怎麼怎麼樣。


「皮蛋」的好日子維持不到一個月,因為他根本就認錯了人,那位業務部主任是住在「白門」對面的「綠門」裡,而「綠門」主人也有個女兒,只有四歲,「皮蛋」最少要準備個十五年計畫。
高二快要終了時,有許多人開始動「白門」的腦筋,聽說軍樂隊的一個小子一直跟她到學校,沒有什麼成就。老朱是班上最懶、最胖的,早上升旗一向趕不上。現在他兄弟也每天早上提早兩小時起床,而且徒步上學,對外揚言是規律生活,鍛鍊身體,減輕體重,天曉得!

期考前幾天,「小條」突然傳出驚人消息,他發現「白門」和一個英俊的男子(像是個大學生)依偎穿過新公園。班上立刻引起一陣混亂,「白門」穿的什麼衣服,大學生穿的什麼衣服,大家都向「小條」打聽。「小條」一一作答,言之鑿鑿。有人還問「小條」是不是有近視眼,最好到醫務室徹底檢查一下。無論如何,這一天的課都沒好好的聽,每個人心理都不太痛快。有人還痛責那位大學生太不自愛,國家花了這麼多錢培植他,但是他不好好唸書,整天從早到晚追女朋友,實在有負國家期望。

「小條」在放學時宣布這個消息是個騙局,因為他看到這兩天同學太用功了,班上死氣沉沉的,所以製造個新聞刺激一下。大家聽了紛紛指責「小條」不應該亂講話,今天又不是愚人節,況且大考前夕足以影響思緒。表面上雖然指責「小條」,實際上大家心裡還是很高興,「白門」到底還是屬於大家的。

高二這一年課業逼的緊,開學時,班上有七個人沒升上高三,「大嘴」也慘遭不幸。聽說他還到化學先生那兒哭過一鼻子。我們紛紛安慰他不要太傷心,留一班也許考大學能考的更好。最後大家還告訴他,只要「白門」存在一天,這個世界就有希望,希望他時時記得「白門」,砥礪自己。

高三開始分組。我們全班投考甲組,生活漸漸開始緊張。有一天,市立圖書館清理內部,所以停止開放一天,於是大家又轉到中央圖書館去看書。我們八個人進去,看到角落裡有一張桌子空著,只有兩本書擺在位置上,於是大家就佔據下這個桌子。半個小時後,那個用兩本書佔位子的人來了,出乎意料之外,她竟是「白門」。大家面面相覷,驚的說不出話來。「白門」很安靜的坐下來看書,似乎毫不知道她已經是個新聞人物了。不一會兒,老楊說她要出去一會兒,二十分鐘後,老楊吹了個新頭回來。

寒假過後,小趙口氣突然大了起來,有時候簡直不把我們看在眼裡。對於「白門」,他更是百般批評,一會兒說嘴太小,一會兒說頭髮太流氣,一會兒又說不夠性感。小趙寒假裡追到一個女朋友,是我們這一群第一個「有家」的人,當然要自擡身價一番。小趙盡量利用話題談她的「密司」,有時也不免肉麻,不過小趙本來就是肉麻人物。大家對小趙是敢怒不敢言,任他亂吹亂罵。有一次,我們到西門町看電影,碰到小趙,也算見到了「嫂夫人」的廬山真面目。

說實話,小趙的密司的確不太高明,臉扁扁的,像是給印刷廠的捲纸機滾過一樣,頂多打六十一分(和小趙上學期的英文成績相同)。而且小趙那口子還常常耍小性子,弄得小趙如醉如癡。大家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推「小條」為代表,把大家的觀感轉告小趙,同時希望他以後收斂一點兒,小趙怏怏。

聯考前兩、三個月,班上比較平靜,每個人都在為前途拼命。有時候讀書讀倦了,群集在走廊上小聊一陣,還是提到「白門」。聯考以後,大家不知道會分到什麼學校什麼科系,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常聚在一起,不過朱胖子講過一段話:「不管我們走到哪裡,離的多遠,大家還能常常想到『白門』,想到『白門』,就會記得那段朝夕共處的可愛日子。」

聯考填志願,班上分成兩大派,一派以「皮蛋」為首,非醫科不讀,幾個醫學院的醫科填完之後就不再填了。另一派以「狗熊」為首,把各校理工學院的科系填了七、八十個以後,最後再填上一個「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預科」,真是把「皮蛋」他們氣壞了。

這幾年的苦讀總算有了代價,小趙和「皮蛋」、老錢如願以償,分別考入臺大和高雄醫學院的醫科。「狗熊」和「小條」以系狀元考入臺大工學院和理學院,朱胖子也考進臺大。「夫子」考進成大工學院。老楊返回僑居地,轉赴美國佛羅里達大學土木系。班上大部分的同學都考入幾所著名的大學。

我們在中正路一家飯館舉行謝師餐會。大家都很高興,搞得一塌糊塗。一向以鐵面孔著稱的數學先生,還在酒後唱了一段河北小調,韻味十足,後來應觀眾一致要求,又唱了一段歌仔戲,二樓所有的客人都大鼓其掌。舉杯互祝時,有人提意為「白門」乾一杯,立刻獲得全體熱烈響應,幾位先生莫名其妙,不知「白門」何許人也。

大學第一年,功課雖然緊,大家生活得很愉快,常互相通信,報告自己學校的情形。南部的「夫子」和「老錢」更常問起「白門」的消息,但是她究竟考入什麼學校,沒有人知道,不過我們一再向老錢和「夫子」強調,還沒有「白門」出嫁的消息,請他們安心唸書。朱胖子和「皮蛋」一入臺大就當選班代表,「狗熊」當選校友會副總幹事,專司和某女中聯絡之事,再加上他小子外型瀟灑,是相當吃的開的人物。

老楊在佛大比較寂寞,不過大家常給他寫信,報告這邊的消息--尤其是「白門」的消息。每次回信,他總是在藍色的郵簡上用白顏料畫一扇門。

第一次同學會在大一的暑假中召開,「眼鏡蛇」妙想天開,認為「同學會」這個名詞太俗氣,大家既然都喜歡「白門」,何不把「同學會」改名為「我們愛白門協會」。「皮蛋」修正「眼鏡蛇」的提案,要求「協會」改為公司組織,於是「我們愛白門公司」正式成立,老錢被推為董事長,「小條」任秘書,全班同學均為股東,每人每年認五百塊股息,每個寒暑假聚會三次。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飛機上的窗景

July 31, 2020

乘務員送飲料了,她醒來,輕輕說,“番茄汁,一點點冰”。我替她轉告,自己也依樣要了一份。她抿著嘴,細聲道:“這個番茄汁不是太甜,這個零食餅乾也太多糖了”。 我點頭稱是,並贊她有營養意識。她說,“凡事用心點有好處,這是我96歲的經驗”。我大大吃了一驚,這老太太看上去70來歲,不能用精神抖擻來形容,但是淡定從容、整潔俐落, 竟然已經96歲了

Continue Reading

在台犧牲的共諜

July 24, 2020

根據中共總政情報單位的現有資料,70多年前,中共派了1500多名地下黨潛伏赴台,準備起義並配合解放軍攻台,一舉解放台灣。但這些間諜組織在1950年後陸續被破獲,據統計約有1100多人被判定為共諜被台灣處決,這當中有很多人使用化名,真實身分可能永遠不知。中共總政在2013年在西山興建無名英雄紀念廣場,將已知846人的名字陰刻在廣場牆上紀念。

Continue Reading

全球政治壓力測試

July 12, 2020

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最新一期《外交雜誌》(Foreign Affair)撰文指出,新冠疫情是一場各國的政治壓力測試,現在看來只有南韓及德國過關,美國不幸有一個現代史上最無能又最撕裂社會的總統,使得美國表現走樣,且國際聲望重挫。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