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是神對中國人的啟示嗎?

September 25, 2020

本文摘自網路, 作者不詳.

漢字真是聖經中的神對中國人的啟示嗎?

“漢字是上帝對中國人的啟示”啟示並不是新鮮的觀點,而是在1980年代興起,經《神州》電視系列片而廣為傳播的一種說法。本文是我在宣教課上的一個作業,但並不是旨在完全推翻或者反對這一理論,只是對這一理論提出質疑;作為基督徒,也並不是我“胳膊肘往外拐”,而是對“求真”的追求。試想,如果這一理論並不成立,那麼宣傳它或者靠它傳福音豈不是自取其辱嗎?

我並不是語言文字專業的,所以只能提出一些疑問,但不能解答這些疑問。有疏漏錯謬之處,請多多指教。我第一次接觸該觀點是在1990年代,第一次觀看《神州》這一紀錄片時。當時聽來頗為新鮮,特別是有關船=舟+八+口的解說,更是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將“義”拆解為“羊為我死”更是將福音信息解析的清楚又貼近文化,是我屢用不爽的福音工具。

來讀神學的時候,又看到Youtube上瘋傳的康希牧師解說漢字起源的錄像,總覺得有點怪怪的。為什麼所有的相關發現都是外國人找出來的呢?經過稍微深入一點的研究,我發現最早提出這個理論的書是1979年在美國出版的,主要作者是一位美國人Nelson。他後來又出版過兩本書,其中有一本被翻譯成中文。最後被《神州》這一電視紀錄片採用。但是並沒有中國語言文字學家或者中國基督徒的原創著作,卻在外國基督徒和宣教士當中傳播作為瞭解中國文化的工具之一。

這本身就讓人感覺奇怪。除了“船”之外,Nelson的書也指出更多證據。比如“弗”(不要)由兩棵樹上的一條蛇組成,標明蛇的誘騙帶來消極否定的結果。“束”(約束)這個字由樹上的一張口組成,標明神的話是限制人不要吃樹上的果子。“困”(困境)這個字是由園子里的一棵樹組成,表示吃了園子里樹上的果子帶來困境。當然,還有正體字的“義”由“羊為我死“表明出來,更是解釋了福音的核心信息。除了“船”之外,Nelson的書也指出更多證據。比如“弗”(不要)由兩棵樹上的一條蛇組成,標明蛇的誘騙帶來消極否定的結果。“束”(約束)這個字由樹上的一張口組成,標明神的話是限制人不要吃樹上的果子。“困”(困境)這個字是由園子里的一棵樹組成,表示吃了園子里樹上的果子帶來困境。當然,還有正體字的“義”由“羊為我死“表明出來,更是解釋了福音的核心信息。要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我們首先需要瞭解漢字的構造。

我們通常接觸的漢字有五種,最基本、最直接的是象形字,即漢字的構造從圖畫而來,為了表達一個簡單、直接的意義。最早的象形文字大多出現在甲骨文中,隨後在金文(即青銅器)中出現,金文的形成大約是商周時期。隨後在秦代,透過篆書而被官方確認下來。上圖中可以看到從甲骨文到現代漢字的一個演進過程。另一種是指事字,例如“上”、“一”等,不在這里展開。上圖是更多象形文字演化的例子,分別是魚、馬和冊。如果一個字不在甲骨文中,它很有可能是後期發展出來的組合字,而非最初的文字。除了象形字、指事字以外,第三種常見文字是簡單的表意字,它由象形字和會意字組成,為要表達復雜的含義。比如木、林、森分別表示一棵樹、樹林和森林。類似的還有月和日組合起來表意“明亮”,而“日”和“一”組合起來表示“旦”,即起初的意思。除了象形字、指事字以外,第三種常見文字是簡單的表意字,它由象形字和會意字組成,為要表達復雜的含義。比如木、林、森分別表示一棵樹、樹林和森林。類似的還有月和日組合起來表意“明亮”,而“日”和“一”組合起來表示“旦”,即起初的意思。“認字認半邊,賽過活神仙”指的就是形聲字。形聲字的一部分是用來表音(即借用發音)的,但往往沒有實際意義。比如“媽”的右半邊“馬”絕不是指媽媽就要做牛做馬,只是借用它的發音。上圖中有五個字都借用了“青”的音,但是左半邊賦予該字真實的含義。正因為漢字的復雜,所以才產生了一種行業:測字先生。你只要給他一個字,他就能將他想要的含義“讀進”這個字中解釋給你聽。這絕不是這個字原本或造字時的含義,而是測字先生想要這個字表達的含義。

這是一種迷信活動,今天在東南亞和港澳臺地區仍然非常流行。比如同樣是“天”這個字。如果是一個雲英未嫁的少女去拿這個字問測字先生她與情郎的姻緣。測字先生可以告訴她,由於“天”字是“夫”字不出頭,所以她心儀的對象此生是無緣做她的丈夫了。但如果是一個上班族、官員拿這個“天”字去問測字先生呢?他可能告訴你,你是“大”字上面一條杠,有一個人在你上頭擋住你的升遷之道了(廢話),或者更危言聳聽一點,你坐的辦公室上方有一條橫梁所以風水不好、怎麼坐都坐不大,你得換座位、換辦公室才行。我在讀MBA的時候也從一些管理培訓教材里看到類似的拆字把戲。例如要“贏”得商戰,就要有危機意識(“亡”)、溝通能力(“口”)、時間(“月”)、資本(“貝”)和平常心(“凡”)。

其實英語世界也有類似的把戲,而且屢用不爽。例如,JOY(喜樂)就是以耶穌基督為首(Jesus)、再考慮他人的益處(Others)、最後再考慮自己的益處(Yourself)。但沒有人會說,Joy這個字被設計就是指向耶穌基督的。有那麼多的解釋,那麼到底誰才是對的呢?比較容易找到的一個資源就是成書於二世紀、包含九千多個漢字的古代字典《說文》,和一千五百多年後補充註釋的《說文解字註》我們來看看傳統文字學對“船”這個字的解釋。“船”的左半部分的確是“舟”,即遠古的水上交通工具。上圖右邊可以看到“舟”這個字的演進(從左到有、從上倒下)。我們都知道“舟”是只能坐2~6個人的小型交通工具。但是“舟”的右邊並不是“八口”,而是“公”的遠古字形。上圖中可以看到“公”從甲骨文到現代字形的演化過程。“公”的上半部分是“分”的上半部分,而下半部分是遠古的“邑”即村莊。所以“公”的意思是分享、共用。那麼和“舟”結合在一起,就標明“船”是一種多人共用的大型水上工具,比“舟”要大得多。《說文》提出了另一種起源解釋。《說文》認為“船”的右邊是取了“鉛”的右半邊,因為它的韻母。所以“船”是一個形聲字。考慮到其他幾個同樣作為水上交通工具的漢字:艦、艇、舤等,這種說法也頗有道理。無論如何,“船”這個字和其他舟字邊的漢字一樣,並沒有出現在甲骨文中,而是在金文中才有。所以它不是最初的造字,而是後來隨著水上交通工具的分工和發展而演化出來的。我們再來看看“天”這個字。它最早是“人”上面的一個圈圈,標明空虛、或是一朵雲,後來圈圈演進為“二”,就是“在上”的意思,最後演化為橫杠“一”,表明起初、最初的意思。

所以一個字最早的意思和今天的意思可能相去甚遠,最早的字形和今天的字形也相去甚遠。不能看著今天的漢字字意和字形而想當然噢。盡管我質疑“漢字是上帝給中國人的啟示”這一說法,但是這並不妨礙我將“義”拆解為“羊為我死”來傳福音,就像我們用“四律”或是“JOY”來解釋某些想要傳達的理念一樣。只是要小心不要以為這可以取代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更不能以為漢字的起源就是如此。我們不是語言文字學的專家,還是讓專家來解答這一遠古的疑惑吧。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豪華檢疫旅館

October 23, 2020

台灣政府號召旅館開放讓國外回台的民眾不必回家做隔離, 影響家人的健康; 很多旅館即使生意很差也不願加入, 剛剛才開幕的台北信義區豪華酒店瀚寓大飯店, 還沒接待正常旅客, 就第一個宣佈加入, 所謂反向操作, 酒店客滿, 每天300元美金, 每個客人至少要住14天, 酒店生意不錯, 大部分客人是台灣富有人家國外回來的留學生子弟.

Continue Reading

飛不出去的航班

October 16, 2020

飛機終於起飛,我的梅酒也喝到了。在曼谷停時,跟這次共患難的各路人馬依依不捨地互道珍重。下飛機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拿著一盒又一盒淡藍色包裝精美的餅乾,一個一個分送。他們看著我的眼睛,雙手交給我這個禮物,然後很誠摯地為了這延遲七十二小時的班機跟我道歉。

再次上飛機飛台北,很神經兮兮地以為又要延遲起飛,應該是新的強迫症。在台北下了飛機,一出登機門就是一排的攝影機跟記者,我趕緊快步通過,早知道先套個紙袋在頭上。為了飛機延遲七十二小時而出現在新聞上,真是太丟臉了。但還是不忘抓住一個航空公司幹部,要了他的各種聯絡方式,我的六百歐元賠償,可是絕對要拿到才行!

Continue Reading

We Rose 我們躍起

October 09, 2020

From Africa’s heart, we rose
有一顆非洲的心, 我們躍起

Already a people, our faces ebon, our bodies lean,
吾民, 黑面, 精壯的身子,

We rose
我們躍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