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且「貴」的教會

June 28, 2020

摘至台灣壹週刊

週日上午九點多,台北一○一大樓二樓入口聚集一群人,不是拎著名牌包的貴婦,就是操著流利英語的年輕富二、三代,正排隊搭電梯上樓, 在陰晴不定的五月天,這群身家動輒上億元的老闆和名媛,在假日起個大早,來到精品專櫃林立、頂級商業辦公室雲集的世界第五高樓,他們不為加班,也非shopping,而是要去一所隱身於大樓中的神祕教會。

一出五十二樓電梯,一間狀似一般辦公室的門口,掛著一塊小小的「社團法人台灣愛無限協會」招牌,外牆上貼滿活動照片,另一側是間生技公司。從外觀完全看不出是教會,但一走進去,前方舞台一個大十字架,閃閃發光,立刻說明一切, 教會內部是狹長空間,可容納一百多人,布置簡潔而精緻,帶著一股低調的奢華。右方是一整排的窗戶,打開窗簾,開闊明亮,台北市的景色盡收眼底。

本刊調查,一○一教會是以台灣愛無限協會的名義,向一○一大樓承租五十二樓約三百坪的場地。以一○一樓層平均每坪月租三千五百元計算,教會月租金至少上百萬元,一年高達一千多萬元,可見教會實力雄厚。

根據一○一教友表示,教會當初成立宗旨之一,是讓不便出入公共場合的教友能來作禮拜,因此教友多是政商名流、明星藝人,非富即貴、星光熠熠。

篤信基督教的台塑王家二房,向來在士林靈糧堂作禮拜,現已轉移來此。除了王文祥夫婦是教會核心人員之外,本刊也曾直擊王文祥的大姊王貴雲、姊夫陳徹及外甥陳主望前來禮拜。

此外,中信金控大股東辜仲諒,經好友王文祥介紹,在主持教會的牧師黃國倫建議下,重新受洗。辜仲諒說,他平日和母親在另個教會聚會。

教友還有台灣大哥大董事長蔡明興夫婦、華新麗華焦家老四焦佑麒和元大馬家女兒馬維欣夫婦、摩根大通銀行台灣區總裁錢國維夫婦、新光集團第三代吳昕紘夫婦、博聯投顧董事長翁振國夫婦、果實夥伴創辦人陳宏守夫婦,及香港玩具製造商Playmind集團董事長蔡純清夫婦等。光是這些人,身家就近千億元。

藝人則從寶島歌王洪一峰的兒子洪敬堯、洪榮良兄弟、演員湯志偉夫婦、主持人何戎夫婦、歌手巫啟賢一家、李玖哲、瑜伽名師LuLu及老公黃仲崑,到金鐘主持人小馬、紀文惠、黃小柔、李易、賈欣惠、高怡平和尹馨。

由於教友個個大有來頭,一○一教會門禁森嚴,並不開放民眾自由參加,外人須通過層層關卡才能進入。首先,要有教友引薦報名,並於前一天打電話告知姓名、職業;隔天,教會工作人員會在一○一大樓二樓入口處逐一核對,有登記者始可進入。

通過二樓關卡後,才能搭電梯到三十六樓轉接層,換搭可抵達五十二樓的電梯。進到教會,與先前嚴格把關氣氛不同,可明顯感受到教友的熱情,但四周仍裝有多支監視器。

如此既「高」且「貴」的教會,陣仗也不同凡響。在四月底基督徒重要的日子復活節當天,本刊直擊這裡舉辦主日聚會,舞台左方坐著唱詩班,四位成員包括蔡佳靈、簡愛、楊豐彥、古皓,都是出過專輯的歌手。

現場擺設鋼琴、大提琴和吉他,與一般教會貝斯、電子琴、電吉他的規格高出許多。擔任伴奏的簡雅姍、陳恩懿和周顯哲等人,資歷也不遑多讓,簡雅姍是鋼琴與長笛演奏家;陳恩懿曾擔任台北市國小音樂班入學考試大提琴命題老師;吉他手周顯哲曾替歌手徐佳瑩製作過專輯。

他們接連演出六首旋律悠美、節奏明快的復活節清唱劇音樂,台下聽得入神的教友,有的跟著節奏放鬆地擺動肢體,有的閉起眼、高舉雙手跟著旋律輕唱著讚頌主,既溫馨又愉悅。

在教會門外,可以看到多位外傭面孔,他們負責照顧看管主人家的小孩,好讓父母可以安心與神進行心靈溝通。

這個教會的成立,有個傳奇故事。教友說,二○○八年六月,黃國倫的太太許力今在布道時領受了異象, 看到一○一大樓將誕生一個教會,時間就在七月。因為只剩短短一個月,當時黃國倫直覺不可能,果然到了七月,什麼事也沒發生。

於是,黃國倫全家繞行一○一大樓數圈進行禱告,沒想到後來透過朋友認識錢國維,在錢國維幫忙奔走下,一○一教會在二○○九年七月簽約租樓設立。時間點恰巧是七月,只是並非黃國倫原先認定的二○○八年。

落腳全台最高大樓後,黃國倫從教會俯瞰台北市,曾有感而發地說:「我們要成為有影響力的教會,能夠把祝福帶給這個國家和城市。」

根據了解,一○一教會歸類為靈恩教派,喜歡禱告,深信神蹟,所以也有醫療禱告的服務,希望神能消除信徒身心的不快,通常在聚會尾聲進行。

本刊曾直擊,一○一教會牧師康麥克對黃國倫進行醫療禱告。只見多位同工和牧師圍在黃國倫四周,康麥克對著閉眼、躬著身軀的黃國倫念念有詞,錢國維則站在黃國倫身後,做出隨時扶住黃的姿態。

待康麥克祝禱完畢,黃國倫突然「碰」地一聲倒下,錢國維趕緊拿一條長毛巾給黃國倫蓋上。過了約五分鐘後,黃國倫才慢慢睜開眼、站起來,一副很虛弱、疲累的模樣。

除了醫療禱告,一○一教會也提供夫妻諮詢服務,「一○一教會並非全靠神蹟排解大家的問題。」教友指出,夫妻二人必須先填寫表格,由電腦進行分析,教會內專業的諮詢師再進一步剖析結果,提出解決方法。「問題夫妻通常是哭哭啼啼地進去,最後笑著離開。」教友形容。

隨著口耳傳播神蹟與教義,一○一教會在名人圈打出名號,教友不斷增加,當初在五十二樓僅承租三分之一場地,如今已擴大到二分之一。其中,瀚宇彩晶董事長馬維欣信仰最虔誠,「功力」最高。

馬維欣是經富邦集團二董蔡明興夫人翁美慧介紹成為教徒。翁美慧曾信佛教十五年,她對本刊說,她以前很鐵齒,「有人要傳福音,我直接掛電話!」

不過十年前,翁美慧看到一位高中同學的變化十分驚訝。「十六歲時的他高富帥,典型的公子哥兒樣,女朋友一堆;但三十年後,再看到他,居然不再去燈紅酒綠的場所,我很好奇他的轉變。」這位高中同學對她說:「Maggie(翁美慧英文名),妳什麼書都讀,為什麼不讀《聖經》?」衝著這句話,翁美慧去誠品書店找聖經。她不知道《聖經》長什麼樣子,但找到《與神對話》共三本,一口氣讀畢,翁美慧說:「我有一種『這就對了,這就是我要的!』的感覺。」從此信了基督教。

數年前,在富邦蔡家和華新焦家二大家族聚餐的場合,焦家老二焦佑倫開口:「Maggie,妳可以把妳的上帝介紹給他們(指焦佑麒、馬維欣夫婦)。」原本並無特定信仰的馬維欣,就跟著翁美慧成了基督徒。

但焦佑麒當時並未入會,是後來接了蔡明興的傳教電話,衝著老大哥的面子,答應去教會,開始接受上帝,「奇蹟就這樣發生了。」翁美慧笑著說。

二○一○年,馬維欣擔任元大投信董事長,西進大陸找合作夥伴。一位曾在元大投信任職的主管透露,信仰虔誠的馬維欣帶領四、五位幕僚,繞行大樓好幾圈,口裡念念有詞地祝禱。隨後他們領受異象,見北方有座山,認為往北發展將遇阻礙,後來轉往南方,果然順利找到在香港起家的華潤集團合作。

前年焦佑麒辭去彩晶董事長,擔任總經理與執行長,由太太馬維欣擔任董事長。過去華新焦家女眷都隱身檯面下,大家長焦廷標頂多親授大媳婦靳蓉、二媳婦李淑娟(歌林集團創辦人李克竣的孫女)、女兒焦佑慧操盤技術,從未讓她們出面管事。
焦佑麒曾向友人透露,他是跟隨太太信教後,得到神喻啟發,他辭去董事長對公司發展比較好,所以改由太太接手。

瀚宇彩晶是一九九八年由焦佑麒成立,因經濟規模不夠大,曾大賠一百多億元。焦廷標曾對友人透露:「我成立華新麗華四十多年,也沒賺到百億元,結果他一賠就這麼多。」苦勸兒子賣掉彩晶。

但焦佑麒堅持經營,在太太接任董事長後,二度減資,並聚焦在小面板。由於未再擴廠,相較群創、友達大資本支出建廠,彩晶反而在中韓面板廠夾擊中,受傷最小,今年第一季榮登面板獲利王,毛利率回升到三○%,且連續六季獲利,股價也從最低點的二、三元回升,最高來到十六元。今年華碩手機新品ZENFONE就是用彩晶的面板。

現在的馬維欣把《聖經》讀得十分透徹,到了可以替別人受洗的程度。一般而言,受洗儀式由牧師主持,但成熟的基督徒(指靈性操練、行為符合聖經教導原則),得到牧師授權,就可為人施洗。翁美慧稱讚:「她(馬維欣)好棒,好厲害呢!」馬維欣也自述,她在四十歲之後是上帝的僕人兼彩晶的法人代表,業餘愛好是撰寫小說及兒童繪本,希望嘗試將《聖經》的價值觀融入其中。

去年彩晶新購內湖商辦大樓,要當營運總部,建物工程已完工,內部正在裝潢,預計下半年可以遷入。大樓外觀上,遠遠就可以看到一個十字架。馬維欣的信仰影響員工,有彩晶員工在部落格分享,透過董事長馬維欣接觸到聖經教義與相關資訊,三個月後受洗,再經過三個月成功戒掉三十年的菸癮,連緊張的父女關係也獲改善。

焦佑麒則曾擔任國泰醫院福音隊醫療團司機,隨著上山義診。過去,醫療團都要帶好幾大箱村民的紙本病歷,焦佑麒花了幾個月,將紙本病歷掃描成電子檔。據醫療團成員說,焦佑麒完成這項工作幾個月後,他長年的背痛居然不藥而癒。

受到夫妻倆影響,華新焦家與元大馬家成員紛紛歸於耶穌門下。「過去,焦師父(焦廷標)信道教,拜指南宮的呂洞賓;馬志玲家族則信佛教,一度跟隨妙禪法師,現在他們都是基督教友。」二家友人透露。

焦廷標今年農曆年後住院二個多月,在媳婦馬維欣祝禱後,康復出院。焦家人認為是莫大的神蹟,「現在焦師父感動到會親吻十字架。」教友透露。

馬維欣透過幕僚指出,她不會將個人宗教涉入公司經營,彩晶內部尊重宗教自由,並未利用上班時間從事宗教活動,即使教育課程也和宗教無關,更不會在公司內設置教堂。

彩晶發言管道表示,新總部外觀是由「HANNSTAR」(彩晶英文名)和「HANNSTOUCH」(瀚宇彩晶投資的和鑫光電英文名)設計而成,「看起來像十字架罷了!」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豪華檢疫旅館

October 23, 2020

台灣政府號召旅館開放讓國外回台的民眾不必回家做隔離, 影響家人的健康; 很多旅館即使生意很差也不願加入, 剛剛才開幕的台北信義區豪華酒店瀚寓大飯店, 還沒接待正常旅客, 就第一個宣佈加入, 所謂反向操作, 酒店客滿, 每天300元美金, 每個客人至少要住14天, 酒店生意不錯, 大部分客人是台灣富有人家國外回來的留學生子弟.

Continue Reading

飛不出去的航班

October 16, 2020

飛機終於起飛,我的梅酒也喝到了。在曼谷停時,跟這次共患難的各路人馬依依不捨地互道珍重。下飛機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拿著一盒又一盒淡藍色包裝精美的餅乾,一個一個分送。他們看著我的眼睛,雙手交給我這個禮物,然後很誠摯地為了這延遲七十二小時的班機跟我道歉。

再次上飛機飛台北,很神經兮兮地以為又要延遲起飛,應該是新的強迫症。在台北下了飛機,一出登機門就是一排的攝影機跟記者,我趕緊快步通過,早知道先套個紙袋在頭上。為了飛機延遲七十二小時而出現在新聞上,真是太丟臉了。但還是不忘抓住一個航空公司幹部,要了他的各種聯絡方式,我的六百歐元賠償,可是絕對要拿到才行!

Continue Reading

We Rose 我們躍起

October 09, 2020

From Africa’s heart, we rose
有一顆非洲的心, 我們躍起

Already a people, our faces ebon, our bodies lean,
吾民, 黑面, 精壯的身子,

We rose
我們躍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