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卡聽普契尼

January 04, 2020

托斯卡尼的古老城市,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老城街道,棋盤分佈,車輛稀少,只有行人,看似易穿易行, 卻是很容易迷路的,路卡 Lucca 古城也不例外,我拿著旅館的地圖,小心翼翼循圖尋找普契尼音樂會的教堂,旅館說只要五分鐘的路,我花了十多分鐘,仍摸不著頭緒,問了路旁店家三,四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教堂。

音樂會定在七點開始,正是飢腸轆轆的時候,稀稀落落的聽衆,十之八九都有倦容,大概像我們一樣,都是剛下飛機,開車剛到,教堂內陰森森地,一個角落有一具石棺擺在那兒,上面躺了個全身披掛的主教,黑暗的祭壇前,撐起了三大片布簾牆,普契尼不同姿態的大幅人相照盯著你看,一角擺了一部大型三角鋼琴,整個景緻好像波希尼亞人劇裏的場景,我們中文所說的家徙四壁,即使聽眾魚貫進來,教堂太大,坐在裏面,任何角落,都逃離不了那種空蕩無奈的感覺。

整個音樂會只有三個人表演,鋼琴伴奏,女男高音各一,鋼琴師是一位矮瘦的小老頭,此老看似弱不禁風, 一上了鋼琴, 好像一位英武的將軍, 鍵盤在他手下, 服服貼貼地任他擺弄, 他先來段序曲, 樂音時激昻, 時傾訴, 時柔時剛, 寒涼的教堂, 忽然間有了生氣, 男高音大步跨出, 開始唱出熟悉的普契尼歌劇選曲, 他穿著硬挺的燕尾服, 眼神烱烱, 一擧手一投足, 非常神氣, 暗淡的教堂, 稀鬆的聽眾, 並末洩了他的氣, 接下來一位漂亮的女髙音接棒, 她一身黑衣服, 頭披黑紗, 前後台進進出出. 好像一個魅影, 她唱的歌帶悲劇性, 和她的魅影纒在一起, 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音樂會約莫一個小時, 這一個小時, 我可以感覺到聽眾摒息專注的氣氛, 在陰森古老的教堂裏, 彷彿大家不是聽眾, 而是劇中的一員.

我走出教堂的時候, 偷偷望了那主教石棺一眼, 我老是有一種錯覺, 好像躺在上面的那個主教, 也準備起身, 跟著我們去吃晚飯.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檜楂族 Quechua

July 05, 2020

檜楂族 Quechua 是秘魯的少數民族, 是安地斯山裏的原住民, 雖然檜楂族因為離開本鄉本村的人愈來愈多, 導致人口大量減少, 但秘魯政府鼓勵原住民保存自己的文化, 並不禁止原住民停止使用自己的語言, 很多藝術活動都朝多元化發展, 電視上的唱歌比賽, 原住民很多都唱自己的歌, 但因為觀眾不懂原住民的語言, 大多不會選原住民得獎.

Continue Reading

許久以前

June 28, 2020

選在國慶日播放, 通常 Copland 會中選, 他的音樂似乎較能反映美國歷史的特色, 今天也就分享 Copland 的應景音樂, 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而是他在 1950 及 1952 搜集美國老的民歌, 整理成兩冊, 以 Old American Songs 主題出版, 這裏節錄的是 1.) Long Time Ago (民歌) 2.) Simple Gifts (傳統聖詩) 3.) At the River (傳統聖詩), 由舊金山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猶他州交響樂團及摩門教會合唱團演出.

Continue Reading

銜接年代的大師

June 21, 2020

Fauré 的音樂甚有味道, 聽他的鋼琴曲彷彿看到快速跳躍的雙手, 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裏分享 Barcarolle for piano No. 3 in G flat major, Op. 42, 有些爵士的”滑走”味道, 卻仍不離古典的架構和節制, 銜接年代的樂風, 明顯不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