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卡聽普契尼

January 04, 2020

托斯卡尼的古老城市,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老城街道,棋盤分佈,車輛稀少,只有行人,看似易穿易行, 卻是很容易迷路的,路卡 Lucca 古城也不例外,我拿著旅館的地圖,小心翼翼循圖尋找普契尼音樂會的教堂,旅館說只要五分鐘的路,我花了十多分鐘,仍摸不著頭緒,問了路旁店家三,四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教堂。

音樂會定在七點開始,正是飢腸轆轆的時候,稀稀落落的聽衆,十之八九都有倦容,大概像我們一樣,都是剛下飛機,開車剛到,教堂內陰森森地,一個角落有一具石棺擺在那兒,上面躺了個全身披掛的主教,黑暗的祭壇前,撐起了三大片布簾牆,普契尼不同姿態的大幅人相照盯著你看,一角擺了一部大型三角鋼琴,整個景緻好像波希尼亞人劇裏的場景,我們中文所說的家徙四壁,即使聽眾魚貫進來,教堂太大,坐在裏面,任何角落,都逃離不了那種空蕩無奈的感覺。

整個音樂會只有三個人表演,鋼琴伴奏,女男高音各一,鋼琴師是一位矮瘦的小老頭,此老看似弱不禁風, 一上了鋼琴, 好像一位英武的將軍, 鍵盤在他手下, 服服貼貼地任他擺弄, 他先來段序曲, 樂音時激昻, 時傾訴, 時柔時剛, 寒涼的教堂, 忽然間有了生氣, 男高音大步跨出, 開始唱出熟悉的普契尼歌劇選曲, 他穿著硬挺的燕尾服, 眼神烱烱, 一擧手一投足, 非常神氣, 暗淡的教堂, 稀鬆的聽眾, 並末洩了他的氣, 接下來一位漂亮的女髙音接棒, 她一身黑衣服, 頭披黑紗, 前後台進進出出. 好像一個魅影, 她唱的歌帶悲劇性, 和她的魅影纒在一起, 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音樂會約莫一個小時, 這一個小時, 我可以感覺到聽眾摒息專注的氣氛, 在陰森古老的教堂裏, 彷彿大家不是聽眾, 而是劇中的一員.

我走出教堂的時候, 偷偷望了那主教石棺一眼, 我老是有一種錯覺, 好像躺在上面的那個主教, 也準備起身, 跟著我們去吃晚飯.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爵士鋼琴三重奏

January 25, 2020

古典音樂裏的鋼琴三重奏 Piano Trio 通常含鋼琴, 小提琴, 及大提琴各一, 作曲名家為這種演奏組合寫的作品不少, 大皆是奏鳴曲型式, 鋼琴, 小提琴, 大提琴輪流任主奏, 來來往往, 有些對話談天的味道, 此類曲式較易創作, 因此出版的作品也多.

Continue Reading

三百八十六年

January 18, 2020

德國 Oberammergau (在慕尼黑附近) 從 1634 年開始, 當地教會就每年演一次耶穌受難劇, 為逃過黑死病的祈禱還願, 演該劇的時候全城動員, 每一個市民不是演員, 就是舞台工作人員, 名聲傳出去之後, 先是歐洲, 後是美洲, 甚至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湧來欣賞, 因為動員龎大, 興師動眾, 該城乃改成逢整十年才演一次, 1990, 2000, 2010, 下一回要 2020 才演, 每年演五個月, 到 2020, 就有三百八十六年的歷史.

Continue Reading

黏答的琴鍵

January 11, 2020

也許是我自己的錯覺, 以為 Barenboim 仍被這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纒繞著, 電影裏的說法, 他對她算是仁至義盡, 但苛刻的英國人仍暗暗地有不能原諒的情緒, 倒底是誰心情沉重, 實在是沒個說法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