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風

June 08, 2020

英國不是古典音樂的主流國家, 所謂的”偉大的作曲家”很少來自英國, 即使在倫敦發表 “彌賽亞”的韓德爾, 也是德國人, 英國在古典音樂史上多多少少是個驛站, 而不是目的地.

十九及二十世紀之交, 英國卻產生了不少知名的作曲家, 這些作曲家雖然不是大家崇拜的對像, 郤也是頗為樂迷所喜愛, 我自己也是英國古典音樂的愛好者, 我把電腦檔案裏的英國古典樂聽了一次, 發現英國作曲家的作品偏向所謂 People Pleaser 的形式, 通常以純弦樂表達, 並不十分在意結構, 所謂 People Pleaser 就是作曲的時候考慮到如何愉悅聴者, Edward Elgar, Ralph Vaughan Williams, Benjamin Britten 等等的作品都有這些特色, 他們的音樂有明顯的旋律, 提琴為主, 拉奏為主, 很少有打擊樂器的參與, 這些音樂若閉起眼睛聽, 往往在腦海裏會浮現綠原如茵, 海風拂袖的景象, 據書上說, 英國的任一地點距海岸不會超過 60 哩, 而海岸與海岸間就是一大片草原, 英國的音樂的的確確反映了這個地理特色, 另外, 英國民族含蓄, 不作興喧嘩, 以弦樂為主的曲風也彰顯了此種民族性.

"unashamedly melodic and heart-warmingly nostalgic, capturing the emotions stirred by visual imagery”, 英國樂評雜誌如此評論 61 歲的英國作曲家 Adrian Munsey 的作品, 我將之譯成 "毫無保留地追求優美的旋律及窩心的懷舊情緖, 抓住了具象表達的深厚感情”, 不知道是否達意, 且聽他的作品 “The Distance Between”, 我們各自體會看看.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明星球員

December 25, 2020

比賽那一天, 明星球員全副打球裝扮, 上了司令台, 站到校長旁邊, 校長拿起麥克風, 宣布他的考題, 全校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大家摒息靜聽, 校長的問題是: 二加二等於多少, 簡單不過, 明星球員毫不猶豫, 回答”四!”, 透過麥克風, 他的答案在球場上迴盪, 校長於是放他下去打球, 他以為這事就這麼解決了, 沒想到整個球場上大家猛吼: “Give him another chance! 再給他一次機會!”.

校長當場崩潰, 為了這個大學的學生的低水準痛心不已.

Continue Reading

釘釘計較

December 18, 2020

2006年該廳決定更換地板, 為了確保聲效不受影響, 管理當局除了要求用原來的材料之外, 更要求鐵釘的種類要控管, 必須和原來的鐵釘相同, 另外打釘的地方也不得變動, 這些要求使得工程多花好幾倍的人工費, 拉慢施工速度, 一再檢查, 才圓滿完成, 所謂釘釘計較.

Continue Reading

不三不四的時光

December 11, 2020

腓儸不三不四的時光, 開始有些受不了跟他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 很想甩開, 但又有些捨不得, 這個時候他成天在宿舍放 Tom Jones 的唱片, 一直聽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這首歌, 我們大家被他感染, 逐漸喜歡 Tom Jones 那種低沉的歌聲, 他唱的另外一首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更是令人心動, 裏面有一句 Down the road I look and there runs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所敍述的情境, 令我們這些大學生嚮往不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