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以前

June 28, 2020

星期六是美國國慶, 如果我們找一些音樂來應景慶祝, 三個作曲家的名字就浮現出來: George Gershwin, Aaron Copland, 及 Samuel Barber, Gershwin 的藍色狂想曲, Copland 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Appalachian Springs, 及 Barber 的弦樂柔板 Adagio for Strings 都很有名.

選在國慶日播放, 通常 Copland 會中選, 他的音樂似乎較能反映美國歷史的特色, 今天也就分享 Copland 的應景音樂, 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而是他在 1950 及 1952 搜集美國老的民歌, 整理成兩冊, 以 Old American Songs 主題出版, 這裏節錄的是 1.) Long Time Ago (民歌) 2.) Simple Gifts (傳統聖詩) 3.) At the River (傳統聖詩), 由舊金山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猶他州交響樂團及摩門教會合唱團演出.

就以 Long Time Ago 許久以前為本次分享的題目, 歌詞也摘列於後:

On the lake where droop'd the willow
Long time ago
Where the rock threw back the billow
Brighter than snow.
Dwelt a maid beloved and cherish'd
By high and low,
But with autumn leaf she perished
Long time ago.
Rock and tree and flowing water
Long time ago,
Bird and bee and blossom taught her
Love's spell to know.
While to my fond words she listen'd
Murmuring low,
Tenderly her blue eyes glisten'd
Long time ago.

選在國慶日播放, 通常 Copland 會中選, 他的音樂似乎較能反映美國歷史的特色, 今天也就分享 Copland 的應景音樂, 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而是他在 1950 及 1952 搜集美國老的民歌.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明星球員

December 25, 2020

比賽那一天, 明星球員全副打球裝扮, 上了司令台, 站到校長旁邊, 校長拿起麥克風, 宣布他的考題, 全校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大家摒息靜聽, 校長的問題是: 二加二等於多少, 簡單不過, 明星球員毫不猶豫, 回答”四!”, 透過麥克風, 他的答案在球場上迴盪, 校長於是放他下去打球, 他以為這事就這麼解決了, 沒想到整個球場上大家猛吼: “Give him another chance! 再給他一次機會!”.

校長當場崩潰, 為了這個大學的學生的低水準痛心不已.

Continue Reading

釘釘計較

December 18, 2020

2006年該廳決定更換地板, 為了確保聲效不受影響, 管理當局除了要求用原來的材料之外, 更要求鐵釘的種類要控管, 必須和原來的鐵釘相同, 另外打釘的地方也不得變動, 這些要求使得工程多花好幾倍的人工費, 拉慢施工速度, 一再檢查, 才圓滿完成, 所謂釘釘計較.

Continue Reading

不三不四的時光

December 11, 2020 1 Comment

腓儸不三不四的時光, 開始有些受不了跟他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 很想甩開, 但又有些捨不得, 這個時候他成天在宿舍放 Tom Jones 的唱片, 一直聽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這首歌, 我們大家被他感染, 逐漸喜歡 Tom Jones 那種低沉的歌聲, 他唱的另外一首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更是令人心動, 裏面有一句 Down the road I look and there runs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所敍述的情境, 令我們這些大學生嚮往不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