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馬鈴薯的作曲家

May 31, 2020

愛沙尼亞 (Estonia) 作曲家阿默培特 Arvo Pärt, 有個外號叫削馬鈴薯的作曲家, 他每每一邊削馬鈴薯, 一邊作曲, 曲子寫完, 也替太太削了一堆馬鈴薯.

培特生於 1935 年, 成年時期與佔領愛沙尼亞的蘇聯當局時有衝突, 他的音樂不見容於共產黨, 隨時有被關入勞改營的危險, 1980年, 共產黨將他一家放逐到西方, 培特先移居到維也納, 然後搬到柏林. 蘇維埃解體之後, 他搬回愛沙尼亞, 現在在柏林和愛沙尼亞首都達林 Tallinn 皆有居所.

培特的音樂是所謂的極簡風, 風格仿自天主教的梵唱, 他自創的作曲技巧 Tintinnabuli 強調所謂鏡中鏡的效果, 也就是用兩種聲音, 彼此呼應反射, 由於是鏡子對鏡子的曲風, 呼應反射臻至無限的境界.

培特的曲風奇特, 旋律感甚低, 但聽來並不沉悶, 有種空寂感, 此處分享的 "Summa" (概言), 原來是宗教梵唱曲, 培特將其改編為提琴重奏, 梵唱的味道仍不稍減, 本曲版本很多, 速度快慢差別甚大, 這裏播放的是快速的版本, 我聽過慢速的演奏, 是要有些耐性.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明星球員

December 25, 2020

比賽那一天, 明星球員全副打球裝扮, 上了司令台, 站到校長旁邊, 校長拿起麥克風, 宣布他的考題, 全校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大家摒息靜聽, 校長的問題是: 二加二等於多少, 簡單不過, 明星球員毫不猶豫, 回答”四!”, 透過麥克風, 他的答案在球場上迴盪, 校長於是放他下去打球, 他以為這事就這麼解決了, 沒想到整個球場上大家猛吼: “Give him another chance! 再給他一次機會!”.

校長當場崩潰, 為了這個大學的學生的低水準痛心不已.

Continue Reading

釘釘計較

December 18, 2020

2006年該廳決定更換地板, 為了確保聲效不受影響, 管理當局除了要求用原來的材料之外, 更要求鐵釘的種類要控管, 必須和原來的鐵釘相同, 另外打釘的地方也不得變動, 這些要求使得工程多花好幾倍的人工費, 拉慢施工速度, 一再檢查, 才圓滿完成, 所謂釘釘計較.

Continue Reading

不三不四的時光

December 11, 2020 1 Comment

腓儸不三不四的時光, 開始有些受不了跟他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 很想甩開, 但又有些捨不得, 這個時候他成天在宿舍放 Tom Jones 的唱片, 一直聽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這首歌, 我們大家被他感染, 逐漸喜歡 Tom Jones 那種低沉的歌聲, 他唱的另外一首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更是令人心動, 裏面有一句 Down the road I look and there runs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所敍述的情境, 令我們這些大學生嚮往不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