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與天樂

August 14, 2020

天籟這個詞出自莊子的齊物篇, 齊物篇講的是人世間的一切應該都是平等大同的, 沒有貴賤, 善惡, 美醜, 和是非之分, 莊子談到聲音, 説聲音有天籟, 地籟, 和人籟; 天籟是自然界自行發出的聲音, 風吹, 雷鳴, 都是天籟, 地籟則是萬物活動發出的聲音, 蟲鳥鳴, 百獸走, 等等聲音都是地籟, 人籟是人有意發出的聲音, 對話, 咒罵, 吹唱皆是, 音樂是人籟, 是人展現及追求天人合一近乎天籟和諧的美, 應該稱為天樂.

莊子是哲學大家, 光聲音就可以分析到如此精密的敘述, 但他所説的天樂的境界, 其實是大家衷心追求的, 很多古典音樂會選在歷史悠久的古蹟場所例如古羅馬競技場擧行, 想促成的就是一種思古幽情所創造的天籟效果, 有些音樂會在樹林蔥綠的室外空間演出, 也想和大自然多所揉合交流, 又是另一種追求天籟感受的途徑.

猶他州的一個小城 Moab, 原來是一個採礦的城鎮, 附近岩洞充斥, 紅岩縫層曝露成線條狀, 非常有鬼斧神工的奇效, 大自然鑿出的大型洞穴, 有非常好的聲效, 洞裏空間平坦, 可容好幾百人輕鬆坐下, 岩洞上方有線狀開口, 容許陽光照入, 採光溫柔舒適, 鋼琴家 Michael Barrett 夫婦到此一遊, 興起了利用岩洞擧辦音樂會的想法, 於 1992 年創立每年八月底九月初兩個星期長的 Moab Music Festival, 邀請古典音樂團體到岩洞音樂廳演出, 至今二十多年仍未間斷, 一票難求 (單場音樂會票價 $325), 所有參加過的人一致稱讚在岩洞裏聽音樂的天籟感覺, 説美麗的音樂好像是從天而降, 不可思議.

分享美國作曲家 Morton Gould 改編自傳統 America, the Beautiful 歌曲的黃金麥浪 Amber Waves 交響曲.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明星球員

December 25, 2020

比賽那一天, 明星球員全副打球裝扮, 上了司令台, 站到校長旁邊, 校長拿起麥克風, 宣布他的考題, 全校都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大家摒息靜聽, 校長的問題是: 二加二等於多少, 簡單不過, 明星球員毫不猶豫, 回答”四!”, 透過麥克風, 他的答案在球場上迴盪, 校長於是放他下去打球, 他以為這事就這麼解決了, 沒想到整個球場上大家猛吼: “Give him another chance! 再給他一次機會!”.

校長當場崩潰, 為了這個大學的學生的低水準痛心不已.

Continue Reading

釘釘計較

December 18, 2020

2006年該廳決定更換地板, 為了確保聲效不受影響, 管理當局除了要求用原來的材料之外, 更要求鐵釘的種類要控管, 必須和原來的鐵釘相同, 另外打釘的地方也不得變動, 這些要求使得工程多花好幾倍的人工費, 拉慢施工速度, 一再檢查, 才圓滿完成, 所謂釘釘計較.

Continue Reading

不三不四的時光

December 11, 2020 1 Comment

腓儸不三不四的時光, 開始有些受不了跟他交往了一年多的女朋友, 很想甩開, 但又有些捨不得, 這個時候他成天在宿舍放 Tom Jones 的唱片, 一直聽 I'll Never Fall in Love Again 這首歌, 我們大家被他感染, 逐漸喜歡 Tom Jones 那種低沉的歌聲, 他唱的另外一首 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更是令人心動, 裏面有一句 Down the road I look and there runs Mary, Hair of gold and lips like cherries 所敍述的情境, 令我們這些大學生嚮往不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