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開

April 03, 2020

春天是談情說愛的時刻, 古今中外皆然, 這裏說兩則寓言:

美國某大學一對年輕教授熱戀, 秋末冬初, 男教授對女教授說, 我們結婚吧! 女教授說要看他的存款簿, 打開一看, 數字單薄, 女教授說稍後吧! 冬天過去, 春暖花開, 校園繁花似錦, 鳥語花香, 男教授又提結婚之意, 女教授又說要看他的存款簿, 打開一看, 數字仍然單薄, 但女教授嘆一口氣, 說好吧!我們結婚吧! (摘自讀者文摘).

民國初年, 中國鄉下有一年輕秀才開設私塾, 成天之乎者也, 講了很多大道理, 教做詩作, 每引聖賢典故, 鼓勵經世治國之作, 有一天私塾旁邊的水井, 忽然出現一個少女來取水, 每日固定酉初 (早上九點)到, 秀才講課忽然改變作風, 教起風花雪月的詩來, 可惜冬天一到, 少女全身冬裝披褂, 課室望去, 冬霧迷濛, 看不清楚, 師甚悵, 又回去談國破山河在的憂國詩, 好不容易熬到春天, 少女終又輕裝出現, 秀才甚喜, 吟出:

春花似有憐才意
故傍書台綻笑腮

意思是少女應該也注意到他, 少女的笑容在鼓勵他去追求, 秀才終於找媒婆去提親, 春暖花開的季節, 終於成親, 正是:

寒冬濛霧不做美 
想像相思恨禁錮
花苞初放心蕩漾
眷屬春成自有時

(部分取材自余英時回憶錄, 談他唸私塾的老師)

分享 Frank Sinatra 所唱: I fall in love too easily None but Lonely Heart (改編自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曲)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檜楂族 Quechua

July 05, 2020

檜楂族 Quechua 是秘魯的少數民族, 是安地斯山裏的原住民, 雖然檜楂族因為離開本鄉本村的人愈來愈多, 導致人口大量減少, 但秘魯政府鼓勵原住民保存自己的文化, 並不禁止原住民停止使用自己的語言, 很多藝術活動都朝多元化發展, 電視上的唱歌比賽, 原住民很多都唱自己的歌, 但因為觀眾不懂原住民的語言, 大多不會選原住民得獎.

Continue Reading

許久以前

June 28, 2020

選在國慶日播放, 通常 Copland 會中選, 他的音樂似乎較能反映美國歷史的特色, 今天也就分享 Copland 的應景音樂, 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而是他在 1950 及 1952 搜集美國老的民歌, 整理成兩冊, 以 Old American Songs 主題出版, 這裏節錄的是 1.) Long Time Ago (民歌) 2.) Simple Gifts (傳統聖詩) 3.) At the River (傳統聖詩), 由舊金山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猶他州交響樂團及摩門教會合唱團演出.

Continue Reading

銜接年代的大師

June 21, 2020

Fauré 的音樂甚有味道, 聽他的鋼琴曲彷彿看到快速跳躍的雙手, 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裏分享 Barcarolle for piano No. 3 in G flat major, Op. 42, 有些爵士的”滑走”味道, 卻仍不離古典的架構和節制, 銜接年代的樂風, 明顯不過.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