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週 - 西風的話

January 01,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西風的話.

新年到了, 想給朋友們寄張卡片, 但不論是印刷的卡片或是網上找的, 都是 Happy New Year 之類的制式文章, 在 2020 這個很不一樣的年, 實在無法表達心裏那種真真實實的想問候朋友的意念.

我想了一下, 雪萊的詩: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也許可以代表我和朋友們彼此鼓勵, 相互打氣的心願, 但這麽一句稍嫌單薄, 我忽地想起昨夜一枝開那首唐詩:

早梅
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禽窺素艷來。
明年如應律,先發望春台。

這首詩的意境近似雪萊的冬天裏詠春天的心情: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只有最後一句不符合雪萊的詩意, 是影射唐朝詩人齊己懷才不遇, 立志春天到的時候, 進京應試, 在考場望春台必能有所發揮, 我於是將之改寫.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萬木凍欲折, 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 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 禽窺素艷來.
封箋雪萊寄, 早發望春台.

我的意思是將雪萊的詩放在信箋裏寄給朋友, 希望他們早早出發到觀賞風景的高台上迎接春天; 齊己把詩的主題定為早梅, 我則定為: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雪萊的這句名言是他寫的詩作 Ode to the West Wind 西風禮贊裏面的一句, 我就找了這首潘越雲唱的西風的話來應景分享, 新年快樂, 祝福平安!

另外我印了一批有這首詩的卡片, 做為 2020 年疫情禁足的紀念, 您如果想要保存一張, 寫 eMail 給我, 告訴我您的地址, 我會儘快寄去.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四十三週 - 安可人生

October 22, 2021

人生追求的是安可, 安可不一定是別人替你喝彩, 安可應該是自我期許的一種態度, 安可最好來自自己, 表示我們過日子對得起自己, 對得起自己是一種無憾的境界, 無憾人生, 人生無憾, 不是算總帳, 而是 Forgive but not forget 的修養.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二週 - 向月亮傾訴

October 15, 2021

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 (1841 - 1904 Antonio Dvorak) 的成名在於他所做的新世界交響曲, 很少人將他和歌劇連想在一起, 因此他也將歌劇創作視之為"副業".

其實德弗札克是中提琴手, 年輕時加入布拉格歌劇院, 經常為不同的歌劇伴奏, 莫札特, 華格納, 韋爾第各歌劇專家的作品, 他都耳熟能詳.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一週 - 奇妙的旅程

October 08, 2021

早,她說,早,我說,回家嗎?我繼續説,是的,我是回家,你呢?我是移民去明州,離開住了四十年的陽光加州,她問,哦!為什麼呢?我打開手機給她看被三個孫女糾纏的照片,女士繼續說,應該的,應該的。

你好,我是 Paul, 介紹自己是一種禮貌,你好,我是 Ann, 她說,我有些儍住了,喉間忽然有些哽塞,就不再説話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