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週 - 西風的話

January 01,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西風的話.

新年到了, 想給朋友們寄張卡片, 但不論是印刷的卡片或是網上找的, 都是 Happy New Year 之類的制式文章, 在 2020 這個很不一樣的年, 實在無法表達心裏那種真真實實的想問候朋友的意念.

我想了一下, 雪萊的詩: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也許可以代表我和朋友們彼此鼓勵, 相互打氣的心願, 但這麽一句稍嫌單薄, 我忽地想起昨夜一枝開那首唐詩:

早梅
萬木凍欲折,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禽窺素艷來。
明年如應律,先發望春台。

這首詩的意境近似雪萊的冬天裏詠春天的心情: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 只有最後一句不符合雪萊的詩意, 是影射唐朝詩人齊己懷才不遇, 立志春天到的時候, 進京應試, 在考場望春台必能有所發揮, 我於是將之改寫.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萬木凍欲折, 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 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 禽窺素艷來.
封箋雪萊寄, 早發望春台.

我的意思是將雪萊的詩放在信箋裏寄給朋友, 希望他們早早出發到觀賞風景的高台上迎接春天; 齊己把詩的主題定為早梅, 我則定為: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雪萊的這句名言是他寫的詩作 Ode to the West Wind 西風禮贊裏面的一句, 我就找了這首潘越雲唱的西風的話來應景分享, 新年快樂, 祝福平安!

另外我印了一批有這首詩的卡片, 做為 2020 年疫情禁足的紀念, 您如果想要保存一張, 寫 eMail 給我, 告訴我您的地址, 我會儘快寄去.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鴨,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三週 - Russia House

January 15, 2021

Russia House 以前看的時候沒什麼特別印象, 這次再看感受特別深, 差別在於以前看的時候還沒去過俄羅斯和葡萄牙, 2014 年我和安參加 Viking 的俄羅斯川遊, 光莫斯科就呆了五天, 聖彼得堡 (列寧格勒)也呆了三天, 而 2019 年我去了一趟葡萄牙里斯本, 在里斯市內的陡坡上搭電車繞, Russia House 的故事都發生在這兩個城市, 片中景色彷彿又帶著我重新遊覽, 而安已離去四年多, Russia house 惹起我今夕何夕的淡淡的愁緖.

Continue Reading

第二週 - 鋼琴詩人傅聰

January 08, 2021 1 Comment

1953 年傅聰被選派參加海外友誼歌舞團, 前往東歐表演, 在波蘭華沙演出的時候, 得到教授 Drzewiecki 的賞識收為弟子, 傅聰返國後次年回到華沙跟隨 Drzewiecki 學習,次年參加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 比賽結束後傅聰離開波蘭,沒有依規定回到中國,在波蘭友人的協助下定居英國倫敦, 在倫敦展開他的職業演奏生涯, 大陸改革開放之後, 傅聰方始定期回國和國內樂壇交流.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