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週 - 帶來希望的安慰之歌

March 19, 2021 1 Comment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帶來希望的安慰之歌.

Songs of Comfort and Hope 帶來希望的安慰之歌, 是馬友友和鋼琴家 Kathryn Stott 合作, 最新出版的專輯.

他們從所謂 American Song Book 挑出 21 曲子, American Song Book 並不是一本書, 這個名詞只是代表美國人民熟悉的歌曲的集輯, 都是一些傳統的民歌, 但排在第一位的永遠是奇異恩典 Amazing Grace 這首歌, 這首歌好像是領頭的天使, 所到之處人們紛紛打開他們的心門, 接受這首歌撫慰大家疲倦甚至破碎的心靈, 馬友友說他並非刻意要挑和宗教有關的歌曲, 可是他認知到內心深處必有靈魂, 音樂也許可以舒慰心緒, 但要碰觸靈魂, 帶來希望, 只有上帝做得到.

這裏分享 Amazing Grace 和 Over the Rainbow, 彩虹是上帝與人定約的標記, 虹橋美麗七彩的顏色是陽光從不同角度照射雨滴, 產生的所謂折射的現象: 陽光是源頭, 上帝就是光, 就是源頭, 我們的人生因為找到心靈裏的源頭而有了意義, Amazing Grace 演奏的時候配上澟洌的寒風, 表示我們正在走過風雨, 風雨過後彩虹就出現了.

世界日報報導 -

現年65歲的大提琴演奏家馬友友13日在麻州一處疫苗接種中心打完第二劑新冠疫苗後,出人意料地當場即興演奏, 接種中心成為臨時音樂廳; 馬友友演奏了「聖母頌」和巴哈的「無伴奏大提琴組曲」, 有幸在場聆聽馬友友的居民說,這音樂像是「隧道盡頭的光」.




1 Response

Jane
Jane

March 22, 2021

Where do you start?
Doesn’t really matter where to start, though it does catch me by surprise to hear such smoothing melody on Saturday morning. I can now clearly hear every word, comprehensively understand this song with the help of bilingual description. Oh, What a Beautiful Morning!
The above part was what I tried to post couple weeks ago, but did not see it was posted, forgive me to try again today.
Months ago, Jazz became a comforting music in my daily life, the first music to my ears each morning. “Song of Comfort and Hope” joined in to my short list soon after hearing your weekly shalom, thank you dearly.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三十週 - 港式飲茶

July 23, 2021

今天我刻意開車三十分鐘去一家新開張的大華九九買菜, 因為它旁邊有一家港式茶樓, 我想複製我印象中的港式飲茶, 先買了份世界日報, 奇華酒樓十一點鐘開門, 走進大廳, 我是第一個客人, 挑了一個角落坐下, 來壺菊普, 我學香港人攤開報紙, 想抓住港式飲茶的瀟洒, 但美國老土還是老土, 蝦餃, 燒賣, 芋頭餃, 蒸排骨, 馬拉糕, 蛋塔, 叫了一桌, 報紙上的新聞都在電腦上讀過, 已經不新鮮, 我走回美式飲茶的老路, 集中精神吃點心, 好吃! 拍拍肚子我埋單結帳, 四十七美元含捐小, 我咕嚕這不是天天可以來的港式飲茶.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九週 - 回家吧!

July 16, 2021

周六的下午, 北京著名的潘家園古玩市場反覆播放《回家》的悠揚旋律,通常在打烊前一個半小時開始播放, 市場裏一付亂中有序的景象,當最後一批撿便宜的人們在 Going Home 直笛聲中走出大門的時候, 小販收拾起長征時代的宣傳煙灰缸,1930年代的電話機,還有「古董」玉符, 也魚貫離去, 空空盪盪的市場裏, 同樣一首歌仍在迴響, 直到管理員熄了燈.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八週 - 乘著歌聲的天使

July 09, 2021

Natalie Cole 和她的父親唱歌有一個共通處 - 就是他們的態度, 唱歌於他們不是一種宣洩, 而是一種謙柔呈現的華貴表徵, 如果深入描述父女兩人的歌唱特質, Nat King Cole 的歌風就好像在月光拂照的室外長廊, 坐在搖椅上愰動, 所襯托出來的閒適, 而 Natalie 則是呈現在喧囂的都市裏, 在溫暖的室內一角, 清脆有緻的旋律傳送, 她較父親能更精緻, 更穩定地輸送靈性音樂特有的輕柔感 (Sassiness).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