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週 - 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April 09,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清明節在華人心裏是個多有”愁緒”的日子, 選在這一天把安的遺灰安置到家附近的橡山墓園 Oakmont Cemetery, 我心裏卻是沒什麼愁緒的, 我想甩開杜牧那首影響了中國人幾仟年的詩句: 清明時節雨紛紛 路上行人欲斷魂.

先是安吩咐要把遺灰灑在樹下, 很瀟灑地, 我的確也努力研究去做, 首先, 安沒有說那棵樹在什麼地方, 我擅自做主, 要選一棵 Mount Shasta 山上的樹, Mount Shasta 看起來像日本的富士山, 白雪罩頂望之儼然, 有一年安和我去 Clear Lake 玩, 路途沿著 Mount Shasta 走, 安說 Shasta 像月亮, 跟著車子往東往西, 閉上眼睛, 山的樣子仍然歷歷在”目”, 安的確是閉上眼睛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帶著 Shasta 走了, 我只記得她稱 Mount Shasta 為 Shasta, 省去了 Mount, 好像是在稱呼一個親人, 一位朋友.

我的確也花了一番心思, 想把安置放到 Shasta 的山頂上, 咪咪從東岸飛來, 由 Russell 開車, 我們三個人就去拜訪雪是塔城 (City of Mount Shasta) 的一位登山嚮導, 這位女士號稱是在 Shasta 山上灑遺灰的專家, 她花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描述安灑遺灰的過程, 如何選樹, 如何登山, 穿什麼衣服, 帶什麼東西, 用什麼禮儀, 我問她山這麼大如何選山裏的那個地方, 她說 Shasta 山上有一塊印第安人的聖地 Sacred Ground, 是印第安人安放先人遺灰的地方, 海拔大約二仟呎, 附近有湖, 景色奇佳, 據說有千年的歷史, 前往這個地方的山路已經”被踏出來”, 容易上山不會迷路, 這個地方印第安人已經不來了, 但全美各地都有人來灑親人遺灰, 絡繹不絕, 選這個地方後人來訪, 容易辨識; 女嚮導說得口沫橫飛, 好像是在談一個有趣的故事; 我們三人聼得儍儍地, 安置親人遺灰不是經常做的事, 我們沒想到這裏面故事這麼多.

我們沒有替安選 Mount Shasta 這個地方, 除了不想讓她和印第安人做隣居之外, 主要是女嚮導說在 Shasta 山上灑遺灰, 或任何地點灑遺灰是”非法行為”, 因為這些地點沒有”官方地址”, 加州政府規定遺灰一定要安置在一個有”官方地址”的地方, 有些葬儀社提供遺灰灑入金門大橋下的太平洋, 因為金門大橋是登記有案的”官方地址”, 葬儀社描述金門大橋的”方案”非常羅曼蒂克, 大家穿著厚大衣, 戴著厚呢帽, 坐船到金門大橋, 唱 Amazing Grace, 背景雄偉, 海風助興, “您逝去的親人一定會滿意的!”, 葬儀社的銷售人員這樣說, 我和 Russell 聽了是有些心動, 但咪咪否決了這個方案, “太平洋太冷, 媽媽怕冷!” 她說.

我們最終決定把媽媽放在家旁邊的 Oakmont 墓園, 公路上一個出口就到了, 有官方地址, 在樹下, 遠眺奧琳達 Orinda 老家, 2021 年的清明節也是復活節, Russell 和我很簡單地把媽媽安置了, 很簡單, 沒有儀式, 於我們媽媽還是活著, 活在我們心裏.

安置安的遺灰, 我心裏是輕鬆愉悅的, 我拒絕杜牧寫的詩, 我邀請您來分享 Barbra Streisand 唱的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On a Clear Day.

On a clear day 在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Rise and look around you 起來吧! 看看週圍,
And you see who you are 知道自己...

On a clear day 在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How it will astound you 你會驚訝,
That the glow of your being 你存在的輝亮,
Outshines every star 超過任一顆星,

You'll feel part of 你會體會, 你是...
Every mountain, sea, and shore 每一座山, 澎湃的海洋, 浪拍的灘岸,
You can hear from far and near 遠或近, 你聽得到,
A world you've never, never heard before 你從未聽聞的世界...

And on a clear day 就在那個清而明的日子..
On that clear day 那個清而明的日子
You can see forever, and ever, and ever 你看到了永恆, 永遠存在的永恆..
And ever more, 永遠存在的永恆...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十八週 - 給愛麗絲

April 30, 2021

給愛麗絲貝多芬終其一生都沒有發表, 曲子也沒有收入他的正式作品目錄, 一直到 1860 年一位音樂學者 Ludwig Nohl 才找出來發表, 大家猜貝多芬是暗戀一位女士而做, 專家學者努力搜尋, 想把這個曲子跟貝多芬交往過的女士搭上關係, 但迄今仍無定論.

Levit 說, 任何人戀愛的時候常常寫出令人贊歎的文字, 畫出使人摒息的畫作, 貝多芬談戀愛寫下給愛麗絲述說他的心緒, 琴聲旋律扣人心弦, 我們應該多去聽它, 品嚐他濃厚香醇如詩如夢的表達.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週 - 鷄權與人權

April 23, 2021

一群巴黎客躲到法國西邊的一個農村, 他們嫌村子裏一隻的大家都稱為 Maurice 的公鷄清晨啼叫的聲音太響亮, 他們先拜託 Maurice 的主人把 Maurice 關進籠子裏, 減低牠啼叫的音量, 主人不但拒絕, 更說公鷄啼叫是鷄權, 就好像人類唱歌是人權; 巴黎客實在受不了, 於是一狀告進法院, 沒想到卻敗訴了, 法官判決書上說: 公雞鳴叫, 牛糞滿地, 臭氣熏天, 耕耘機塞住馬路, 是法國鄉村的傳統景象, 沒有這些景象, 鄉村就不成為鄉村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六週 - 有點小感冒

April 16, 2021

據她會後和記者談起, 很後悔講了這句話, 她只是躭心演出品質會受影響, 不小心就說了這樣的話, 其實那一天她唱得不錯, 但觀眾聽到這樣的話, 一開始就帶"有色的耳朵"去聽, 散場的時候, 也帶著問號離去; 第二天的樂評, 調侃她說感冒使她唱得更好.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