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主題 - 人生如戲

August 27,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人生如戲.

有一首歌叫做夏天最後的玫瑰, 安就像這株玫瑰般, 在2016年的夏末走了, 我把追思禮拜辦好, 去了一趟台北, 然後又回到加州的公寓呆下來, 這個時候的我剛從照顧安的疲累中恢復, 但肉體的恢復並不代表精神的復原, 我仍然要靠安眠藥入睡, 整個人的身心狀況陷在一種麻木的狀態, 無法哭泣, 也無法思想, 只是活著.

一個晚上, 我正準備就寢, 手機響了, 是庇哩亞團契的俞大哥, 他說樂詩畝話劇社急著要一位男演員, 原來的男主角病了, 俞大哥年長我一輪, 他的話我都當做一種吩咐, 沒多想, 我就答應下來; 手機關掉, 我伸手去拿安眠藥, 忽然間手停在半空又縮回來, 我對自己說: Do I really need this? 那天晚上我停了安眠藥, 一點事也沒有.

向話劇社 Annie 導演報到, 我才發現我是男主角, 戲份很重, 一叠台詞厚重又有份量, 我雖然不會緊張, 但一股”不可忽視”的凜然正氣充滿我心, Annie 大姐說台下十年功台上十分鐘, 意思是我們一定要下功夫, 演出好壞完全看下了多少功夫, 我的確是下了一番功夫, 我把排演的對話錄了音, 放在手機裏, 隨時隨地拿著手機背誦練習, 生活好像忽然間有了重心, 我恢復打高爾夫球, 把安眠藥丟到垃圾桶.

上演是在二月份, 感恩節, 聖誕節, 都是練習的好時光, 我去了女兒家過節, 即使是放假, 我也抱著手機猛”唸”對白, 去女兒家的飛機上, 我用耳機聽對白, 一面默唸和錄音對話, 不多久, 靠窗隣座的乘客彎過身來說: Sir, do you mind not mumbling? 我才發現我自以爲默念, 卻仍然出了些”莫名其妙”的夢囈般的聲音.

從”接戲”到上演有約三個月的時間, 我”永不止息”地練習, 和劇裏的老婆, 舊情人, 親戚, 朋友, 隣居們排演互動, 生活又重拾了一些重心, 安離開我的傷痛逐漸淡去, 痛化成愁, 愁緒雖纏人, 卻是一種正面的思念.

“人生如戲”大方推出, 大家捧場, 每一場都滿座, 南灣一群朋友組了個粉絲團, 上來看戲, 又一起吃了一頓豪華的鯉魚門海鮮大餐, 他們說這是他們第一次來捧戲子.

分享排演的錄音片段和鄧麗君唱的人生如戲, 是沒有付版權費的主題曲, 演了這戲, 大家好像跟小鄧的感情又近了些.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五十二週 - 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

December 23, 2021

很多小孩子都在問這個問題, 但是他們大了以後, 連問題也懶得問, 或者就像我女兒一樣, 說只有”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的確存在, 1897 年, 八歲的 Virginia 寫信給紐約的報紙 The Sun, 就問聖誕老人存不存在, 報紙的專欄作家 Francis Church 也煞有介事的回答這個問題, 他說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應該自己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要自行決定, 聖誕老人送禮物這件事, 在我們生活裏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你可以只是享受一下送禮收禮的人情溫暖, 或者你可以循著聖誕老人的故事, 去瞭解為什麼耶穌降生是人類莫大的禮物, 讓聖誕的”福音”在你心裏發酵.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週 - 聖誕樹

December 16, 2021 2 Comments

馬丁路德有一個夜晚搭馬車經過一處森林, 從茂盛的林木間往上看到天空閃耀的星星, 回到教堂就在教堂的樹上掛上點亮的臘燭, 從此聖誕樹點燈是重要的裝飾, 而將聖誕燈點亮成為一個宣告聖誕假期來臨的儀式, 全世界各地裝了聖誕樹的鄉鎭都會選日子召集市民聚會點燈, 美國總統每年也會在12月初選一天將白宮草坪上的聖誕樹的燈點亮.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週 - 芬蘭頌

December 09, 2021

做調查的一位教授舉了一個例子說明芬蘭社會的快樂現象, 他說他在赫爾辛基街頭, 常常在週六清晨看到一些七, 八歲的小孩走在街上, 手上拿著週末的報紙, 他們都是替爸媽出來買報紙的, 在其他國家早就引來警察干涉, 因為小孩單獨上街是不安全的, 在芬蘭, 小孩單獨上街卻是常態, 反應了整個社會彼此互信的牢固基礎, 我想我的三個小孫女如果生在芬蘭多好, 一個沒有考試的國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