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週 - 白髪音樂會

November 05, 2021

各位朋友們, 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白髪音樂會.

有一個星期天, 我和安去柏克萊聽一場小型音樂會, 是 Mezzo-Soprano女次高音 Susan Graham 的獨唱會, 大皆是短的情歌, 相當不錯, 整場觀眾大概平均年齢在六七十歲上下, 大家隨意穿著, 甚為輕鬆, 我們的位子在最後第二排, 中場燈亮, 一眼望下去, 只見頭頭白髪, 間雜發亮的禿頭, 好似農場裏的菜花田, 一顆顆排列有緻, 前座的一位先生, 年紀較輕, 旁邊的女伴和他打情駡悄, 不停地摸他老兄的禿頂, 好像想將之擦得如鏡子一般光亮.

Susan Graham 出生於德州, 德州大學畢業後, 入曼哈頓音樂學院主修聲樂, 獲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比賽首獎, 不過她並未專屬任何歌劇院, 除了應不同劇團邀請演出外, 也自行開演唱會為業, 以演唱法國情歌有名, 出了不少張 CD.

這裏分享她唱的兩首法國情歌, 第一首是 A Chloris 致卡麗絲, 

A Chloris (English Translation)
If it be true, Chloris, that you love me,
(And I'm told you love me dearly),
I do not believe that even kings
Can match the happiness I know.
Even death would be powerless
To alter my fortune
With the promise of heavenly bliss!
All that they say of ambrosia
Does not stir my imagination
Like the favor of your eyes!

第二首《美妙時刻》L`Heure exquise 描寫沈醉於皎潔的月光下,享受夜晚浩瀚而溫柔的美妙時光,就用這首曲子祝各位晚安.

L`Heure exquise (Exquisite hour)
English Translation

The white moon 皎白的月亮
Gleams in the woods; 林間綻放
From every branch 樹的枝梢
There comes a voice 輕輕訴說
Beneath the boughs... 在那樹後
O my beloved 我親愛的
The pool reflects, 一灘池水
Deep mirror, 平鏡深邃
The silhouette 風紋
Of the black willow 黑柳
Where the wind is weeping. 輕泣
Let us dream, it is the hour.... 入夢吧! 美妙的時刻... 
A vast and tender 攬入輕柔的
Consolation 撫
Seems to fall 就如灑下來,
From the sky 天上來的,
The moon illumines... 一林月光...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五十二週 - 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

December 24, 2021

很多小孩子都在問這個問題, 但是他們大了以後, 連問題也懶得問, 或者就像我女兒一樣, 說只有”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的確存在, 1897 年, 八歲的 Virginia 寫信給紐約的報紙 The Sun, 就問聖誕老人存不存在, 報紙的專欄作家 Francis Church 也煞有介事的回答這個問題, 他說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應該自己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要自行決定, 聖誕老人送禮物這件事, 在我們生活裏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你可以只是享受一下送禮收禮的人情溫暖, 或者你可以循著聖誕老人的故事, 去瞭解為什麼耶穌降生是人類莫大的禮物, 讓聖誕的”福音”在你心裏發酵.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週 - 聖誕樹

December 17, 2021 2 Comments

馬丁路德有一個夜晚搭馬車經過一處森林, 從茂盛的林木間往上看到天空閃耀的星星, 回到教堂就在教堂的樹上掛上點亮的臘燭, 從此聖誕樹點燈是重要的裝飾, 而將聖誕燈點亮成為一個宣告聖誕假期來臨的儀式, 全世界各地裝了聖誕樹的鄉鎭都會選日子召集市民聚會點燈, 美國總統每年也會在12月初選一天將白宮草坪上的聖誕樹的燈點亮.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週 - 芬蘭頌

December 10, 2021

做調查的一位教授舉了一個例子說明芬蘭社會的快樂現象, 他說他在赫爾辛基街頭, 常常在週六清晨看到一些七, 八歲的小孩走在街上, 手上拿著週末的報紙, 他們都是替爸媽出來買報紙的, 在其他國家早就引來警察干涉, 因為小孩單獨上街是不安全的, 在芬蘭, 小孩單獨上街卻是常態, 反應了整個社會彼此互信的牢固基礎, 我想我的三個小孫女如果生在芬蘭多好, 一個沒有考試的國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