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封面 (一)

January 22, 2021

紐約時報今天刊出一篇文章: The Best Book Covers of 2020, 文內舉出十本他們認為有最佳封面設計的書, 這篇文章惹來我兩樣思緒:

1. 封面誤我讀書樂: 讀書的樂趣應該是享受書的內容, 但我年輕的時候, 虛榮心重, 買書往往被封面吸引, 買了一些重看不重讀的爛書; 住在美國, 中文書都是飛到台北買的, 帶來美國, 的確有些重量, 耗體力, 耗精神, 扛回家, 一翻開讀不到兩頁, 索然無味, 往書架上一塞, 任它長灰, 這種被封面騙的買書行徑, 每次去台北行禮如儀, 一誤再誤, 我看了”最佳封面設計”的文章題目, 真是心有戚戚焉!

2. 英文不若中文美: 這裏說的中文是繁體字, 英文書的封面設計有一個限制, 就是英文字只有26個字母, 變來變去, 仍然是 26 個字母, 因此設計上只能在圖樣上下功夫; 所以, 就我看來, 英文書的封面設計趨於俗麗 Gaudy, 重色彩, 重圖形, 是冠了書名的”畫面”; 中文書的封面, 書名用的文字, 本身就是個”圖形”, 因此光是文字設計就有很大的揮灑空間, 而且文字又能與封面的圖案彼此呼應, 中文書的封面道道地地有”書”的內涵, 不只是”畫面”.

這裏列出紐約時報選出的最佳十本封面設計, 我自己也開始找我認為不錯的十本中文書的封面設計, 找全了會公佈週知.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Wander and Wonder 隨想隨筆

德國啤酒廠不敵疫情

July 30, 2021

一年少喝 5.5 億升!德國啤酒廠撐過世界大戰卻不敵疫情?關鍵在德國獨特的「啤酒社交」文化.

在德國,啤酒是拿來「喝氣氛」的,朋友聚會喝一杯、同事聚會喝一杯、家人上餐廳更要喝一杯!而當疫情無法聚會、餐廳關閉,沒有了狂歡的氣氛跟場合,自然少了乾杯的理由。而去年啤酒節在疫情下宣布取消,對德國各大釀酒廠的打擊更是不言而喻。

Continue Reading

純文學月刊

July 23, 2021

著名的作家鄭愁予曾說過:「是誰傳下了詩人的行業?黃昏裡點起一盞燈……」不只是詩人,優秀的出版家,更能為廣大的社會群眾燃起求知之火,點上智慧的明燈。我們期望純文學出版社,執著這盞燈代代傳掌下去,永遠照亮人生的光明面

Continue Reading

南非鴨莊?

July 16, 2021

這個名字聽起來應該是南非的一個養鴨子的莊園, 這個莊園養鴨子沒有錯, 但它卻不賣鴨子, 這是個賣酒的酒莊 Vergennoegd Low Wine Estate, 它養鴨子是為了消除蝸牛, 蝸牛吃葡萄葉, 導致葡萄成長不良, 酒莊原來用殺蟲劑殺蝸牛, 但也影響葡萄的成長, 酒莊主人於是從印度進口一仟隻鴨子, 把他們養在酒莊的小湖旁, 每天早上趕他們去吃蝸牛, 中午過後再趕回鴨舍.

原來酒莊要請賣酒的大盤商推銷他們的酒, 現在是每天客人自己上門來買酒, 原來客人每天來看一仟隻鴨子的遊行, 順便買酒, 大家樂此不疲.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