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黃牛

January 08, 2021

我第一次知道”黃牛票”這三個字是小時候父親帶我們去看電影, 到得太晚, 票都賣光了, 好幾個黃牛向父親兜售門票, 父親不肯付他們要的價格, 於是全家打道回府, 據父親說, 黃牛要的價錢並不高, 只是他認為黃牛是不道德的行為, 他認為買了黃牛票就是同流合污.

今天寫這篇文章, 想要寫下來的是爲什麼有”黃牛” 這個名稱, 還有為什麼做黃牛是不道德的, 買賣本來就是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雙方情願, 何來不道德的評斷, 還有黃牛是不是合法的, 首先, 黃牛這個名詞是 1949 年共產黨打敗國民黨佔領上海之前產生的, 當時上海秩序蕩然, 黑社會猖獗, 日常生活必需品都被黑社會流氓龔斷把持, 高價轉賣消費大眾, 這些人趾高氣昂, 在人群裏很快就可以認出來, 就像一頭頭黃牛在街上蹓躂, 因此大家稱他們是共產黨及國民黨之外的第三大黨: 黃牛黨, 歷史學家余英時回憶他的上海日子, 說看電影要百分之百買黃牛票, 警察和黃牛已”打成一片”, 沒有誰在維持次序, 余教授用打成一片來形容, 真是貼切, 暗示警察已被買通, 是自家人了.

所以黃牛一詞進了中文語彙的歷史很短, 史書上找不到, 大概古時候利於產生黃牛的情況不曾發生, 黃牛行為英文稱為 Scalping, 在中文裏, 黃牛是個負面字, 不是很光彩的, 但 Scalping 在英文社會裏卻只是單純的一種交易行為, 願買願賣, 願打顧挨, 交易兩訖, 與你何干, 火紅賣座的門票, Scalping 不僅在網上合法進行, 有錢人也以能高價買到, 到處聲張, NBA 籃球賽最貴的門票紀錄是一張五萬元美金.

我谷歌了一下, 讀到一些有趣的資料, Scalping 在很多州都是不合法的, 但多是 Misdemeanering 擾亂秩序罪, 很少警察或法官會浪費時間干涉, 除非有暴力事件發生, 每一州規定不同, 很多州規定只有在活動現場賣黃牛票才不合法, Arizona 州甚至規定, 只有在收票口方圓二百英呎交易黃件票才有罪, 201 呎外就是合法的. Scalping 的基本定義是 bid and take, 有點像是拍賣, 雙方喊價, 一旦成交, 是一種私相授受作的行為, 並不涉及道德問題, 就這個定義, 股票市場也是一種 Scalping 的行為.

禁足在家, 讀余英時回憶錄, 一時好奇黃牛一詞的來源, 小小研究, 用網上找來的資料胡縐一番, 供您午覺前閱讀催眠之用, 笑納!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Wander and Wonder 隨想隨筆

純文學月刊

July 23, 2021

著名的作家鄭愁予曾說過:「是誰傳下了詩人的行業?黃昏裡點起一盞燈……」不只是詩人,優秀的出版家,更能為廣大的社會群眾燃起求知之火,點上智慧的明燈。我們期望純文學出版社,執著這盞燈代代傳掌下去,永遠照亮人生的光明面

Continue Reading

南非鴨莊?

July 16, 2021

這個名字聽起來應該是南非的一個養鴨子的莊園, 這個莊園養鴨子沒有錯, 但它卻不賣鴨子, 這是個賣酒的酒莊 Vergennoegd Low Wine Estate, 它養鴨子是為了消除蝸牛, 蝸牛吃葡萄葉, 導致葡萄成長不良, 酒莊原來用殺蟲劑殺蝸牛, 但也影響葡萄的成長, 酒莊主人於是從印度進口一仟隻鴨子, 把他們養在酒莊的小湖旁, 每天早上趕他們去吃蝸牛, 中午過後再趕回鴨舍.

原來酒莊要請賣酒的大盤商推銷他們的酒, 現在是每天客人自己上門來買酒, 原來客人每天來看一仟隻鴨子的遊行, 順便買酒, 大家樂此不疲.

Continue Reading

白嘉莉住飯店

July 09, 2021

白嘉莉去年因疫情久居台灣, 選擇住在服務完善的高級飯店, 她意外掀起養老安排的模式話題, 有人分析賣掉房子, 住進飯店更能享受退休生活.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