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黃牛

January 08, 2021

我第一次知道”黃牛票”這三個字是小時候父親帶我們去看電影, 到得太晚, 票都賣光了, 好幾個黃牛向父親兜售門票, 父親不肯付他們要的價格, 於是全家打道回府, 據父親說, 黃牛要的價錢並不高, 只是他認為黃牛是不道德的行為, 他認為買了黃牛票就是同流合污.

今天寫這篇文章, 想要寫下來的是爲什麼有”黃牛” 這個名稱, 還有為什麼做黃牛是不道德的, 買賣本來就是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雙方情願, 何來不道德的評斷, 還有黃牛是不是合法的, 首先, 黃牛這個名詞是 1949 年共產黨打敗國民黨佔領上海之前產生的, 當時上海秩序蕩然, 黑社會猖獗, 日常生活必需品都被黑社會流氓龔斷把持, 高價轉賣消費大眾, 這些人趾高氣昂, 在人群裏很快就可以認出來, 就像一頭頭黃牛在街上蹓躂, 因此大家稱他們是共產黨及國民黨之外的第三大黨: 黃牛黨, 歷史學家余英時回憶他的上海日子, 說看電影要百分之百買黃牛票, 警察和黃牛已”打成一片”, 沒有誰在維持次序, 余教授用打成一片來形容, 真是貼切, 暗示警察已被買通, 是自家人了.

所以黃牛一詞進了中文語彙的歷史很短, 史書上找不到, 大概古時候利於產生黃牛的情況不曾發生, 黃牛行為英文稱為 Scalping, 在中文裏, 黃牛是個負面字, 不是很光彩的, 但 Scalping 在英文社會裏卻只是單純的一種交易行為, 願買願賣, 願打顧挨, 交易兩訖, 與你何干, 火紅賣座的門票, Scalping 不僅在網上合法進行, 有錢人也以能高價買到, 到處聲張, NBA 籃球賽最貴的門票紀錄是一張五萬元美金.

我谷歌了一下, 讀到一些有趣的資料, Scalping 在很多州都是不合法的, 但多是 Misdemeanering 擾亂秩序罪, 很少警察或法官會浪費時間干涉, 除非有暴力事件發生, 每一州規定不同, 很多州規定只有在活動現場賣黃牛票才不合法, Arizona 州甚至規定, 只有在收票口方圓二百英呎交易黃件票才有罪, 201 呎外就是合法的. Scalping 的基本定義是 bid and take, 有點像是拍賣, 雙方喊價, 一旦成交, 是一種私相授受作的行為, 並不涉及道德問題, 就這個定義, 股票市場也是一種 Scalping 的行為.

禁足在家, 讀余英時回憶錄, 一時好奇黃牛一詞的來源, 小小研究, 用網上找來的資料胡縐一番, 供您午覺前閱讀催眠之用, 笑納!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安可人生

依上帝形象造的人

October 22, 2021

歷史上有很多大瘟疫大饑荒, 有一位作家說, 在這個時候人的價值變成價格, 變成一個統計數字, 年輕力壯的價格最高, 老弱殘障的賣不了什麼價格. 聖經裏說人是依神的形象造的, 是寶寶無比的, 養老院的老人, 躺在急診室的病人, 家裹的老阿公老阿婆, 那些殘障的人, 有絕症的人, 都是寶貴無比的, 他們的價值和年輕力壯有生產力的沒有差別.

醫護人員搶救死亡, 不如說是搶救尊嚴, 上面的教宗所說的最後一段話說列 the cries of those made in the image of God, 讓我瞭解到做一個基督徒的意義.

Continue Reading

三個國慶日

October 15, 2021 1 Comment

有一年的七月四日, 我跟著雜誌上登載的食譜做了一個美國國旗果凍糕 Jelly Cake, 在國慶日的後院 Bar BQ 分享, 我刻意没有去邀請同年紀的朋友, 而是接來了白髮蒼蒼的岳父母, 八旬望九的堂姊夫婦, 另外邀請了周亞當夫婦帶著同是八旬的周伯母一起來, 我們刻意把長輩們擺在一桌, 由我們年輕人侍侯他們, 五位長者都經歷了戰爭逃難的辛苦, 十月的國慶, 政權的變動在他們是近乎不堪的回憶, 閒適的下午, 美國加州橡樹下, 這些長輩舉起杯來, 說慶祝國慶 Happy July 4th, 很自然地, 沒有一絲勉強.

Continue Reading

惠我良多的老師

October 08, 2021

我有三位高中老師是所謂惠我良多的恩師, 影響了我一生.

女老師陳麗德教我們地理, 董道明老師是我們的歷史老師, 還有國文老師何宗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