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黃牛

January 08, 2021

我第一次知道”黃牛票”這三個字是小時候父親帶我們去看電影, 到得太晚, 票都賣光了, 好幾個黃牛向父親兜售門票, 父親不肯付他們要的價格, 於是全家打道回府, 據父親說, 黃牛要的價錢並不高, 只是他認為黃牛是不道德的行為, 他認為買了黃牛票就是同流合污.

今天寫這篇文章, 想要寫下來的是爲什麼有”黃牛” 這個名稱, 還有為什麼做黃牛是不道德的, 買賣本來就是一個願打, 一個願挨, 雙方情願, 何來不道德的評斷, 還有黃牛是不是合法的, 首先, 黃牛這個名詞是 1949 年共產黨打敗國民黨佔領上海之前產生的, 當時上海秩序蕩然, 黑社會猖獗, 日常生活必需品都被黑社會流氓龔斷把持, 高價轉賣消費大眾, 這些人趾高氣昂, 在人群裏很快就可以認出來, 就像一頭頭黃牛在街上蹓躂, 因此大家稱他們是共產黨及國民黨之外的第三大黨: 黃牛黨, 歷史學家余英時回憶他的上海日子, 說看電影要百分之百買黃牛票, 警察和黃牛已”打成一片”, 沒有誰在維持次序, 余教授用打成一片來形容, 真是貼切, 暗示警察已被買通, 是自家人了.

所以黃牛一詞進了中文語彙的歷史很短, 史書上找不到, 大概古時候利於產生黃牛的情況不曾發生, 黃牛行為英文稱為 Scalping, 在中文裏, 黃牛是個負面字, 不是很光彩的, 但 Scalping 在英文社會裏卻只是單純的一種交易行為, 願買願賣, 願打顧挨, 交易兩訖, 與你何干, 火紅賣座的門票, Scalping 不僅在網上合法進行, 有錢人也以能高價買到, 到處聲張, NBA 籃球賽最貴的門票紀錄是一張五萬元美金.

我谷歌了一下, 讀到一些有趣的資料, Scalping 在很多州都是不合法的, 但多是 Misdemeanering 擾亂秩序罪, 很少警察或法官會浪費時間干涉, 除非有暴力事件發生, 每一州規定不同, 很多州規定只有在活動現場賣黃牛票才不合法, Arizona 州甚至規定, 只有在收票口方圓二百英呎交易黃件票才有罪, 201 呎外就是合法的. Scalping 的基本定義是 bid and take, 有點像是拍賣, 雙方喊價, 一旦成交, 是一種私相授受作的行為, 並不涉及道德問題, 就這個定義, 股票市場也是一種 Scalping 的行為.

禁足在家, 讀余英時回憶錄, 一時好奇黃牛一詞的來源, 小小研究, 用網上找來的資料胡縐一番, 供您午覺前閱讀催眠之用, 笑納!





Also in 2021 Wander and Wonder 隨想隨筆

最佳封面 (一)

January 22, 2021

紐約時報今天刊出一篇文章: The Best Book Covers of 2020, 文內舉出十本他們認為有最佳封面設計的書, 這篇文章惹來我兩樣思緒:

1. 封面誤我讀書樂: 讀書的樂趣應該是享受書的內容, 但我年輕的時候, 虛榮心重, 買書往往被封面吸引, 買了一些重看不重讀的爛書; 住在美國, 中文書都是飛到台北買的, 帶來美國, 的確有些重量, 耗體力, 耗精神, 扛回家, 一翻開讀不到兩頁, 索然無味, 往書架上一塞, 任它長灰, 這種被封面騙的買書行徑, 每次去台北行禮如儀, 一誤再誤, 我看了”最佳封面設計”的文章題目, 真是心有戚戚焉!

Continue Reading

知恥行政

January 15, 2021

Decency Agenda 知恥行政的另外一個期許是遵守憲法,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 只要依憲法行政, 就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的政敵, 所有的朋友, 坦然行政則 Decency 知恥之風就可以影響全國, 擴及全球, 成為拜登總統所說的 The Power of our Example 我們以身作則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川遊憶往

January 01, 2021

政大校友團出現的時候, 看到我坐在預先保留的長桌子等他們, 驚喜萬分, 擁抱問候, 歷時十分鐘, 進餐喝酒, 醉言醉語, 甚是快樂; 樂隊領導忽然說: The next song is for Cheng-Chi University’s friends… 然後就開始奏起政大校歌來, 老周站起來跟著唱, 大家也跟著依樣畫葫蘆, 手拉著手, 肩靠肩,…. 一曲既畢, 大夥兒起哄謝謝樂隊, 年近八旬的速大哥, 淚水盈眶, 最終還是拿了張手紙把淚揩掉;

我先 eMail 該旅舘, 送去政大校歌的簡譜, 旅館只回說, We will see what we can do… 沒想到樂隊竟然奏出來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