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難

May 27, 2022

那一天啟明夫婦送我下樓, 在電梯口, 啟明忽然間嘣出一句話: 你知道嗎? 我們都仍然在逃難, 電梯來了, 門開了, 我走進電梯, 揮揮手跟他們說再見, 但啟明的這句話跟著我下樓, 在我耳邊迴盪, 下了樓, 新竹慣有的風迎面撲來, 我拉緊夾克, 快步走回旅館, 風吹得緊, 吹得我無暇去咀嚼啟明這句話, 但我知道這句話就像任何馬路邊的行道樹般, 被風吹得卑躬屈膝, 卻頑強地站在那裏, 默默地遞送這個訊息: 我們都仍然在逃難, 逃離中國仍然是共產黨主政的, 我們無力改變的現實.

今天重新讀了錢瑣橋寫的林語堂傳, 寫到林語堂大女兒林如斯自殺的事, 又寫到林語堂滿懷抱負, 全家動員到新加坡任南洋大學校長, 卻鍛羽而歸的往事, 林語堂一生到處遷徙, 萊比錫, 紐約, 尼斯, 香港, 台北, 新加坡都住過, 就是不曾住過他成長的故鄉 - 福建, 他這個遷徙的足跡不就應了啟明的這句話 - 我們仍然在逃難.

林語堂一生反共, 但他的反共不具政治性, 所言所行都是所謂人文主義的立場, 但是在 1957 年他卻重回教會, 跟著妻子廖翠鳳加入紐約麥迪遜長老會, 每星期天都做禮拜, 他寫了從異教徒到基督徒一書闡明他的信仰天路, 他對朋友說 - 每個星期能聽一篇好的道是一件很”爽”的事, 爽這個字如果用福建閔南話發音是”送”的音, 用”送”發音傳遞的快樂訊息是另有一番滋味的.

他的逃難生涯因為回到耶穌, 終於到了目的地, 他發現再多的哲學, 再多的人文主義都不能闈釋共產主義的缺失, 但用”無神論”的論點看待共產主義, 就可以瞭解共產政權不適合人類的申論.

麥迪遜長老教會 David Reed 牧師講道都以耶穌是光為中心, 戮力宣導神是愛的光明訊息, 林語堂受益匪淺, 他引用耶穌的話為他一生反共的努力做了一個註腳, 好像他的遷徙逃難終於到了安居之地 -

“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2 安可人生

點水樓(二)

December 30, 2022

今天我又發現了另外一個景點, 台北捷運綠線小巨蛋站第三個出口對面的點水樓, 我去那裏吃小籠包, 每次到台北都去鼎泰豐吃小籠包, 經驗不是很愉快, 先要拿號碼牌, 輪到了很快地點餐, 很快地囫圇吞, 很快地走人, 吃的時候還得忍受外邊虎視耽耽的觀光客, 用一種催促的眼光盯著你, 令人全身不舒服.

在點水樓, 我坐進專為一人客打造的 Bar 檯....

Continue Reading

點水樓

December 23, 2022

要吃小籠包, 好像大家都以為只有鼎泰豐值得去, 其實鼎泰豐是第二名, 台北小籠包的第一名應該是點水樓, 我最喜歡的是它除了小籠包好吃之外, 它給一大盤的薑絲, 絕不手軟, 薑絲配小籠包加烏醋才是正宗的小籠包吃法.

點水樓其他的菜還待品嚐, 這裏抄錄它的名菜典故, 先行解饞.

Continue Reading

好文共賞 - 晚上睡不著?

December 16, 2022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