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週 - 被戰爭波及的藝術界

May 06, 2022 3 Comments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被戰爭波及的藝術界.

俄羅斯攻打烏克蘭犯了一個師出無名的大忌, 普丁説他是要將烏克蘭”去納粹化”, 又說烏克蘭不是一個國家, 是與俄羅斯有文化血緣的一部份, 他心裏想的是想恢復當年蘇維埃共和國控制的週邊附庸國, 那一國不從, 他就打那一國, 普丁上任後, 先打車臣, 再打喬治亞共和國, 接著強佔克里米亞半島, 再攻烏克蘭, 只是烏克蘭歷史上雖是蘇維埃的一部分, 卻是最接近歐洲的, 因此文化上深受歐洲影響, 因此它雖然不是北約組織的一國, 西方國家卻視其為歐洲一部分, 和車臣和喬治亞共和國的”偏遠地帶”是不一樣的.

我和 Ann 在 2014 年去了一趟維京川遊辦的東歐多瑙河之旅, 到了終點羅馬尼亞的首都布加勒斯特 Bucharest, 船長建議下回坐一趟黑海之旅, 繼續往下走, 多瑙河注入黑海, 船可以下黑海, 然後進入烏克蘭的聶伯河 (Dnieper River) 一直航行到烏克蘭首都基輔 Kyiv, 基輔是蘇聯歷史上的文化思想重鎮, 也是俄羅斯吸取西方文化的要地, 古蹟甚多, 非常值得一遊.

戰爭毀了不少的古蹟, 也毀了大家前往觀光的機會.

今天報載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因為戰爭的緣故, 撤換俄國籍紅遍全球的女高音 Anna Netrebko 在杜蘭多公主的女主角的角色, 改由烏克蘭的 Liudmyla Monastyrska 擔任, 戰爭破壞力之強, 追求昇華之美的藝術舞台也受到干擾.

讓我來們欣賞 Anna Netrebko 唱的選曲 - 挪威作曲家 Edvard Grieg 所做彼爾金特組曲裏的的 Sloveig’s Song, 還有我們熟悉的安魂禮拜的選曲 (Requium) - Pie Jesu 慈悲的耶穌, 暫時把戰爭的紛擾擺在一邊.




3 Responses

BobChen
BobChen

May 16, 2022

Love Anna Netrebko voice. I saw her in SF when she just a young singer with Alder opera program. SF Opera

Jane
Jane

May 08, 2022

I sigh while reading article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listening to Anna Netrebko’s angel-like voice.
Below a poem from the book “Words for War”, translated from Ukrainian
“I wake up, sigh, and head off to war,
For the lilacs have already faded. I scrub, I slice the skin off my palm and feed death from my hand.
But death is not hungry, a fledgling – a cuckoo chick – begs my pardon
Don’t go, she pleads, there’s nothing there.
I too have a soul, she says.
The lilacs have faded, the orchards will bloom, the war will come to an end.”.

Marjorie Li
Marjorie Li

May 06, 2022

Arts are supposed to unite the world, 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2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四十九週 - 一張白紙

December 02, 2022

我也許平凡, 我也許平庸, 我只是個平民,
但我不是賤民, 被禁止胡縐, 被禁止塗鴨, 被禁止哼唱..
請看看我的白紙, 請閱讀我的呼叫, 請詳視我的筆畫, 請聆聽我的哭喊..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八週 - 果醬樂集

November 25, 2022

Trio 的演出以鋼琴領導展示旋律, 敲擊鼓手輕盈地以鼓聲和金屬鈸的聲音帶出令人愉悅的節拍感, 低音提琴則以半遮半隱的方式撥奏單音, 創造不規則卻不干擾主旋律的具跳躍感卻不單調的低沈的背景低音, 整個曲子好像是有些微酒精含量的鷄尾酒, 聽這首音樂好像是陷在沙發裏啜飲 cocktail, 你會情不自禁, 隨著節奏搖頭擺腦, 腳底打起拍子來, 小心, 也許曲子尚未聽完, 你就會打起盹來.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七週 - 熱情專注的普契尼

November 18, 2022

普契尼寫的波希米亞人, 蝴蝶夫人, 杜蘭多公主等等當然深受大家喜愛, 但我卻喜歡他較不常演出的 La Rondine (燕子), 這部歌劇 Puccini 自己不是很喜歡, 因為此劇有輕歌劇 (Operetta)的屬性, 用來娛樂大眾, 不若正式的歌劇, 有傳世的藝術價值, 他生前一改再改, 有三個版本並存, 一直未做個決定, 沒想到這齣劇郤日漸受歡迎, 其中的 Doretta’s Beautiful Dream 經常可以聽到, 我喜歡的是開場的鋼琴前導, 讓我們感覺整個劇是在客廳裏演出的故事, 而不是高高在上, 在舞台上由管弦樂團伴奏的唱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