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週 - 紀念戰爭歌劇院

July 22, 2022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紀念戰爭歌劇院

紀念戰爭歌劇院的英文名字是 War Memorial Opera House, 是舊金山市政府在 1920 年為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犧牲的美軍而建造的, 在舊金山有名的通向金門大橋的大街 Van Ness Avenue.

疫情期間, 該歌劇院不能營業, 趁著這個時候, 歌劇院把全部的椅子換新, 除了換椅子之外, 也加大座位前後的距離, 因此座位少了290個, 也就是說每年收入跟著減少, 椅子本身也跟著變化, 將原來的扶手縮短, 舊的扶手角度不對, 將觀眾的兩手夾在位子裏極不舒服, 新的椅子沒有這個問題, 兩手可以很舒適地跨放扶手上, 新的椅子的強度也增加了, 因為聯邦政府公布的資料顯示, 美國人的平均體重從 1960 年代的 168 磅胖到現今的 199.8 磅; 新的椅子也裝了茶杯座, 允許觀眾帶飲料進場, 但規定飲料不能有冰塊, 因為冰塊的撞擊聲會影響聆聽品質.

這個歌劇院我去過幾次, 都是聖誕節帶小孩或家裏訪客去看核桃鉗 Nutcracker, 我倒不覺得椅子不舒服, 我卻覺得劇院的名字令我不舒服, War Memorial Opera House 的名字讓人覺得是和過去戰爭的犧牲者一起看歌劇, 心裏怪怪的, 我真希望市政府能夠改名.

2021年八月二十一日, 舊金山歌劇院開放上演普契尼的 Tosca, 這裏就跟您分享 Pavarotti 所唱的 Tosca 中的兩首曲子 - E lucevan le stelle 星星閃亮 The Shining Stars, 義大利文請老師發音, 還有 Recondita Armonia 隱藏的和諧 Concealed Harmony.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2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三十九週 - 披頭四鋼琴協奏曲

September 23, 2022 1 Comment

John Rutter 說他的作曲過程好像重新認識披頭四的歌曲, “這些歌曲雖然號稱搖滾, 卻隱含一些柔情 (Tenderness), 訴說他們滿腔的愛和熱情!, 第二樂章用了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這條歌的旋律, 就有這個味道!”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八週 - 背影

September 16, 2022

我們知道的英國女王永遠是她正面的形象, 雖然熟悉但並不是真實的她, 我們其實好像都是在看她的背影, 背影後面我們看不到的一切對我們是完全陌生的, 這首詩篇二十三篇她選擇在她獨處難過的時候放來聽, 也許我們稍稍可以知道女王深邃的心, 但我們看到的背影, 也是電影”製作”出來的”場景”, 我們唯一熟悉而有些真實的大概就是這麼一首聖詩 -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詩篇第二十三篇.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七週 - 兩個美國作曲家

September 09, 2022 1 Comment

剛剛説到的是 Philip Sousa 蘇莎, 接下來要談一位非常有幽默感的作曲家, 是哈佛大學音樂學院畢業的 Leroy Anderson, Anderson 1908 年出生, 音樂教育全是按步就班, 學院派出身, 他涉獵爵士音樂, 所寫的小品有一種惹大家笑, 自己卻不會笑的幽默感, 他最有名的曲子是打字機 The Typewriter, 他很幽默地用了老式打字機敲撃打字的聲音配上快板的音樂, 間用換行的鈴聲增加氣氛, 非常有意思, 他的另外一首 The Blue Tango 藍色探戈也非常受歡迎, 光唱片就賣了一百萬張, 現在我們來聽這兩首歌, 我相信您會從心裏發出會心的微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