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週 - 寶刀已老

March 10, 2023

 

本月廣播 - CHOCOLAT ❇︎ 安可人生 - 每日更甘甜

各位朋友們平安,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寶刀已老.

前些天著名的小喇叭手 Chris Botti 來台北表演, 音樂會後在回家的路上, 寶刀已老這個成語不停在我腦中打轉, 我總共去了三次 Chris Botti 的音樂會, 第一次我給他”令人摒息”的評論, 第二次的爵士音樂會我形容為”醇酒微醺”, 第三次也就是上週這次, 我不得不說他是寶刀已老.

第一次是在 2007 年, 場地是舊金山的戴維斯音樂廰 Davis Hall, Chris Botti 那年已經走紅, 他的音樂會由他一人獨挑大樑, 有鋼琴,大提琴,和吉他和他搭配,可以說是一場純喇叭音樂會,他老兄愛現,在每一首曲子結尾處, 都單音撐著至少一分鐘才停,我是和安一起去的,回家的路上, 安說這場音樂會好累,因為Botti 吹尾音的時候,我們也都跟著摒息,雖然沒有停止呼吸, 但繃緊全身,直到Botti 放下喇叭才放鬆下來,所以這是一場令人摒息的音樂會。

第二次是在2019 年年底,地點在新落成的舊金山爵士樂中心 San Francisco Jazz Center, 場地不大,但大家的座位都距離舞台不遠,有一種親切感, 而Botti 已經轉型為爵士樂團,整個樂團有鋼琴,有鼓有鈸,有低音貝斯,還有歌手穿插高歌,Botti 的小喇叭扮演一個鏈條的角色, 在樂曲演出的某些片段他用小喇叭的聲音強調主旋律,或者用跳躍的短奏和樂團呼應,整個演出的爵士隨興的風味, 非常煎愉悅感,Botti 的喇叭則令人有值回票價的滿足, 他仍然表演他的令人摒息的尾音,但因為是使人放輕鬆的隨興爵士樂, 聽眾跟著緊張摒息的狀況已不再出現,這是一場非常享受的音樂會,整個晚上像是品嚐又醇又香的陳年葡萄酒,散場的時候我走在路上甚至有些微醺的輕飄飄的感覺,我下意識地仰頭看著天空,對著滿天星斗,呢喃著說這場音樂會真棒,安離去已三年,我的呢喃好像是說給她聽的.

台北這一場我的位置在舞台的旁邊, 聚光燈打在 Botti 身上, 我幾乎能很清楚地數出他額頭上的縐紋, 以往的歌曲尾音撐一分鐘的吹奏已經不見了, 整個晚上幾乎是他的樂團在表演, Botti 好像是個配角, 樂團的鼓手, 鋼琴, 吉他手的表現都是一流, 男女歌手的演唱令人激賞, 但吹奏樂的領域卻是由薩克斯風手 Chad 領銜主演, Chad 的確是不同凡響, 但 Botti 刻意退出聚光燈, 把亮光聚焦在薩克斯風上, 有點像自導自演的雀佔鳩巢, Botti 是老闆, 夥計替他撐場, 省了他不少氣力, 顯然是預先安排的, 我因此覺得 Botti 寶刀已老, 準備轉型為樂團領導, 他的音樂會恐怕應該稱為 Chris Botti 樂團音樂會 Chris Botti Band, 而不是 Chris Botti.

會不會再去 Chris Botti 的音樂會呢? 我丟給我自己這個問題, 只是個假設性的問題, 我也懶得去找答案.




回響


Also in 2023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五十二週 - 天堂的樂章

December 29, 2023

我們都不是古典音樂的行家, 但聽到這首音樂, 我們心中可以體會到音樂的美感, 情不自禁地快樂起來, 想像我們已經進了天堂, 簡單的鋼琴前導, 是上帝的手 攙著我們的手, 慢慢地走, 緩慢但不停步, 慢慢欣賞天堂裏的”白”, 慢慢地叫我們放輕鬆, 忽然長笛響起, 把我們心中的愉悅快樂化成可見的煙縷漂浮昇華, 所謂的羽化登仙, 大概就是如此了, 長笛的聲音在全白的天堂有一種上帝造天地的乾淨未曾墮落的感覺, 鋼琴繼續前導, 交響陪伴襯托, 然後出來一串彈跳, 像輕盈的精靈在前面引路, 彈跳的鋼琴敲擊和如絲般的交響弦樂聯手, 拉高音量, 提我們到了九重天, 長笛又加入鋼琴的輕盈敲鍵, 好像要們啜飲好酒, 尋求醉意, 我們的心, 君如女蘿草妾做菟絲花, 和音樂糾葛, 臻於甘願交心的境地, 曲終的如天女散花般的鋼琴彈出跳躍抖散的音”豆”, 令人恍惚, 令人走神, 令人不願意醒來.

繼續閱讀

被染紅的聖誕樹

December 24, 2023

十分鐘的聖誕音樂陪伴您, 今晚聖誕夜, 我們一起為世界和平禱告, 太多的殺戮染紅了今年的聖誕樹.

繼續閱讀

第五十一週 - 保羅與寶鑼

December 22, 2023 2 Comments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