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週 - 一廂情願的猜想

May 12, 2023

本月廣播 - 蕭邦與香檳 ❇︎ 安可人生 - 摘梨好文: 王羽佳的馬拉松音樂會

各位朋友們平安,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一廂情願的猜想。

上個星期我去伊斯坦堡探望兒子媳婦之後,就去德國漢堡聽了兩場全部是布拉姆斯四個交響曲的音樂會,我同時也去參觀了布拉姆斯博物館。

布拉姆斯出生在漢堡,但成年後卻去了維也納,當然漢堡和維也納比起來,並不是吸引音樂家的城市,布拉姆斯也不經常到漢堡,但漢堡市卻是深深以布拉姆斯為榮,小而精緻的博物館陳列了不少布拉姆斯的手稿,也有很多資料講布拉姆斯的人生故事,尤其在他與 Clara Schumann 的感情的事上著墨甚多,這些資料顯示布拉姆斯是個所謂有戀母情節的人,他的戀母情節的感情傾向源自家庭,布拉姆斯的母親年紀比他的父親整整大了十七歲,而 Clara Schumann 也大布拉姆斯十四歲,兩人往來的書信,據說有濃厚的姊弟戀的語氣。

布拉姆斯在五十歲的時候寫了第三號交響曲, 他只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就寫好了, 跟他花二十多年的時間才寫出第一交響曲, 真是有天淵之別, 評論家認為布拉姆斯在五十歲的時候個性比較篤定,比較不會懷疑自我, 因此下筆不會躊躇, 但另外一個說法是 Clara Schumann 先看了他的譜子,給他不錯的評價,他喜歡 Clara 的情感顯然隱藏在他的作品裏。

有一個跟音樂分析無關的所謂一廂情願的說法是 - 第三樂章顯示了布拉姆斯喜歡 Clara Schumann 的愛情掙扎,說樂章裏表達了布拉姆斯的欲訴還休的矛盾的心情, She loves me, She loves me not? 她愛我? 她不愛我嗎? 布拉姆斯和 Clara Schumann 的感情持續了四十年,從這樣的角度來欣賞第三樂章, 上面所說的欲訴還休的描述的確是有些道理, 在愛情裏掙扎的人, 通常都有這種患得患失的症狀, 大人物小人物都不能避免。

Clara 去逝之後僅僅一年,布拉姆斯也去逝了,是不是布拉姆斯太傷心了,博物館裏的資料沒有這樣的說法,我倒是一廂情願地這麼猜想。




回響


Also in 2023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五十二週 - 天堂的樂章

December 29, 2023

我們都不是古典音樂的行家, 但聽到這首音樂, 我們心中可以體會到音樂的美感, 情不自禁地快樂起來, 想像我們已經進了天堂, 簡單的鋼琴前導, 是上帝的手 攙著我們的手, 慢慢地走, 緩慢但不停步, 慢慢欣賞天堂裏的”白”, 慢慢地叫我們放輕鬆, 忽然長笛響起, 把我們心中的愉悅快樂化成可見的煙縷漂浮昇華, 所謂的羽化登仙, 大概就是如此了, 長笛的聲音在全白的天堂有一種上帝造天地的乾淨未曾墮落的感覺, 鋼琴繼續前導, 交響陪伴襯托, 然後出來一串彈跳, 像輕盈的精靈在前面引路, 彈跳的鋼琴敲擊和如絲般的交響弦樂聯手, 拉高音量, 提我們到了九重天, 長笛又加入鋼琴的輕盈敲鍵, 好像要們啜飲好酒, 尋求醉意, 我們的心, 君如女蘿草妾做菟絲花, 和音樂糾葛, 臻於甘願交心的境地, 曲終的如天女散花般的鋼琴彈出跳躍抖散的音”豆”, 令人恍惚, 令人走神, 令人不願意醒來.

繼續閱讀

被染紅的聖誕樹

December 24, 2023

十分鐘的聖誕音樂陪伴您, 今晚聖誕夜, 我們一起為世界和平禱告, 太多的殺戮染紅了今年的聖誕樹.

繼續閱讀

第五十一週 - 保羅與寶鑼

December 22, 2023 2 Comments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我若有先知講道之能,也明白各樣的奧祕、各樣的知識,而且有全備的信,叫我能夠移山,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什麼。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