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夏日炎炎, 來碗過橋米線

July 13, 2019

唐小姐(Simone Tong)正在做涼米線,她把各種美味的佐料加進去——鹹肉燥、碎花生、小片薄荷葉、泡花菜——混合在一起,用醋和辣椒調味。這是一道很簡單的菜,在之前的一次交談中,她充滿柔情地說這是會讓她想起家的食物,當時我告訴她,它也是我的最愛之一,我想學學在家裡做這道菜。 在她位於東村的餐館小唐米線 Little Tong Noodle Shop,她把灼熱的木炭放進燒熱的油裡,以便把炭的風味吸進油中。這樣一來,她就可以做出一 種特定的燒焦口感,就好像是用一口燒熱的老鍋做出來的,即便是生鮮食材也是如此。她對蛋黃進行加工、煙熏和脫水處理,以便可以把它們削成片,模仿金槍魚的鮮味,但你卻看不到菜裡有金槍魚。麵館看上去舒適溫馨,輕鬆隨意,但這只是因為小唐 (熟悉一些後, 我就稱她小唐)是那種不喜歡別人注意自己廚藝的廚師;你享受美食,而不必知道它們背後費了多少人工。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19 NY Times Digest 紐時文摘

#54 撒哈拉、愛情和死亡

December 28, 2019

20世紀70年代初,台灣作家三毛在《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上看到一篇關於撒哈拉沙漠的文章,隨後告訴朋友她想去那裡旅行,並穿越撒哈拉沙漠。 朋友們以為她在開玩笑,沒想到她最終踏上旅程,並撰文稱,廣袤的撒哈拉沙漠是她的「夢中情人」。

Continue Reading

#53 - 大英博物館不大英

December 21, 2019

某次在英國參加研討會時,與會的研究者說了一個博物館笑話,「大英博物館根本一點都不英國!」(The British Museum is not British at all!)當下眾人都會心一笑,因為我們都深知「博物館」這個機構所代表的殖民原罪,而大英博物館又是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機構之一,並且數次拒絕他國索討文物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52 遊新加坡樟宜機場

December 14, 2019

我的機場度假就是這樣開始的。

別一聽到機場假期的想法就一臉厭棄,請容我解釋。這不是普通的機場,而是新加坡樟宜機場,它是一個主題公園,也是一座未來主義逍遙宮。機場通常是個靈薄獄,一道夾在你身處的地方和目的地間的旋轉門,但樟宜機場屬於罕有的會吸引你留下來的機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