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 郎朗走向成熟

November 30, 2019

那是今春的一個下午,接近傍晚的時候,麥迪遜廣場花園(Madison Square Garden)的1.9萬個座位空無一人,比利·喬(Billy Joel)和郎朗開始在台上即興彈奏。 流行音樂的「鋼琴手」邀請了這位古典鋼琴巨星作演出嘉賓,參加他在4月的一場滿座演出,在試音期間,他們排練了喬的《根啤拉格》(Root Beer Rag),曲子的速度從快變成了極速。 接著他們開始隨意玩了起來。突然間,他們開始對彈貝多芬「皇帝」協奏曲中的重複樂段。他們合彈了一些巴赫。最後,在比利·喬的樂隊吃驚的注視下,兩人彈起了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雷鳴般的開頭部分。 這是個再好不過的跡象,表明郎朗這位世界最著名、最叫座的古典鋼琴家依然技藝超群,雖然此前2017年一次危及職業生涯的左臂受傷讓他休整了一年多。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19 NY Times Digest 紐時文摘

#54 撒哈拉、愛情和死亡

December 28, 2019

20世紀70年代初,台灣作家三毛在《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上看到一篇關於撒哈拉沙漠的文章,隨後告訴朋友她想去那裡旅行,並穿越撒哈拉沙漠。 朋友們以為她在開玩笑,沒想到她最終踏上旅程,並撰文稱,廣袤的撒哈拉沙漠是她的「夢中情人」。

Continue Reading

#53 - 大英博物館不大英

December 21, 2019

某次在英國參加研討會時,與會的研究者說了一個博物館笑話,「大英博物館根本一點都不英國!」(The British Museum is not British at all!)當下眾人都會心一笑,因為我們都深知「博物館」這個機構所代表的殖民原罪,而大英博物館又是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機構之一,並且數次拒絕他國索討文物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52 遊新加坡樟宜機場

December 14, 2019

我的機場度假就是這樣開始的。

別一聽到機場假期的想法就一臉厭棄,請容我解釋。這不是普通的機場,而是新加坡樟宜機場,它是一個主題公園,也是一座未來主義逍遙宮。機場通常是個靈薄獄,一道夾在你身處的地方和目的地間的旋轉門,但樟宜機場屬於罕有的會吸引你留下來的機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