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悠悠

June 21, 2020

早晨總在4:30左右起床,有點時差。

昨天下午行船在世界上最大的水庫之上,兩岸看不見,波濤洶湧,好似在海上,船左右搖擺三個多小時,我開始神智不清,晚上酒會歡迎重返多次乘客,我看見那些小點心,毫無胃口,就別提了可以盡喝的酒品了!(這大壩當年修建移走百餘村莊,現在都沉在水底了。)

晚飯簡直不堪,喝了湯和沙拉,不想吃鹿肉,只好吃魚和雞,真不及格, 大概廚子也被搖昏了頭。到晚上九點就完全被打敗睡覺去了, 由於天氣在 華氏20-30度 之間,許多船友開始略有不適,但東岸,中西部來的朋友告訴我們,小意思沒啥,這種天氣小菜一碟嘛!仔細看看,下船者得有輪椅侍候推在石版地上,有用拐杖協行者,有隨身伴特別護士者,全是七老八十,請各位在能力範圍之內,早早出遊, 去這樣難的地方應在還手腳頭腦尚能有功夫力度之時。見到這群勇者,真感嘆!

船上的服務群以菲律賓人為大多數,小部分是覀伯利亞來的白晳苗條漂亮小妞,真像洋娃娃,問她說離家四五仟里坐火車三天飛機五小時才能回家,賺到唸大學的錢才是目的。寒冷的氣候養成人堅毅聽天由命的態度,天好大好灰暗,來自加州陽光的我們,幸好只是過客吧!

我們最喜愛的作曲家柴可夫斯基,諾克諾曼納夫是在這樣深沈的大地育養出來的, 你要是仔細再聽天鵝湖,胡桃鉗組曲會一定會感動天才的作品,和諾先生的鋼琴,協奏曲,百聽不厭的古典音樂。真是大氣又經典!諾先生改編帕格尼尼的43号小提琴曲為鋼琴狂想曲,聞名於世,更勝一籌!一聽之後,你就明白人的情感可以如此澎湃深刻, 美麗充滿希望卻又絕望!就像春天下著大雨...到這樣的國家看了他們的博物館,修道院,川岳大河,已經略知這是個不易瞭解的大地,如果不深入研究它們的歷史革命音樂美術文學的背景,恐怕也只能觀其皮毛而已。

今天早上參觀小城八仟人 Kuzino 十五世紀的修道院 Kirillo-Belozersky,這𥚃是 Monastery , 不是Convent. 男修道者居住之地,後改成監獄,再改成博物館,它保存最完整早期原始的教會圖像,外牆高大如堡壘位於河旁, 天氣晴和但實在夠冷幾乎零下之溫。

再參觀當地學校,看看當地中小學教室表演等。我們的導遊是中老年婦女該校教師,為人師表談話嚴肅認真,她盡心盡力介紹自己的文化教育各項目,引以為傲,我們也乖乖聽話了。在船停泊的碼頭賣毛皮的攤位真多,各式各樣,真是便宜之極,品質也不錯,這些東西搬到美國要乘好幾十倍的價格呢!物離鄉貴人離鄉賤,就是此理嗎?我看中貂毛於內而外是寶藍色皮手套,絶美優雅,可惜只有一雙尺寸不合,作罷!希望下一站有更精彩的!

中飯是義大利麵,火雞起士排,兩樣都精彩好吃,師傅可以嘉獎一下!窗外雲舒捲天際,船繼續駛向未來....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先走一步

July 23, 2021

現在你要告訴我啥,我都坦然接受。昨日查經有真假先知的討論辯論,八十幾歲侯媽媽人生略歷極為豐富,駁斥一位姐妹推崇術士的言語, 侯媽媽説:這是個物質魔鬼掌權的世界,知道預言果真趨吉避匈?非也,她知道愛聽術士話的,命運都極悲慘。只有愛聽主的教導的人,才有平安。

Continue Reading

人淡如菊

July 16, 2021

菊花自有風采,形式各異,顏色繽紛,其實家中隨意揷上幾枝,就風骨自在,娉婷嫋嫋,氣質不凡。日本人矯情揷花總高低幾枝菊穿立盆中,也自有風雅。猜想形容人淡如菊必是種美言。要靜默,要清淡,要篤定,要優雅,要不卑不亢,也許要略瘦一些?但不可骨瘦如柴,要恰到好處,可以在紙上畫一個人兒?

Continue Reading

無言

July 09, 2021

如今躺在床上
夜夜騎在時鐘指針上
等待天明
白日友人們帶來愛和關懷
他們轉身離去時眼角的淚光
把它們串成珍珠
溫暖珍藏心中
靜靜的夜
似乎聽見雲霧
鋪落窗外,
花瓣無聲落在桌角
輕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