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情

August 07, 2020

人老了,情感變得淡薄,說得好聽世故多了。

那天回程四部巴士同時到達碼頭,大伙魚貫緩緩入船艙,後面有位女仕開腔了:她説我們是一牛群趕入棚了,我駐足片刻,她的觀察只有用精闢二字形容!

昨晚從清晨二點,四點,六點,分隊出行李去機場,很多人和衣而臥, 大約走了一半的人,早餐人口清蕩蕩的!想到昨日在彼得堡,見到彼得大帝的寢室,他老兄有六呎八吋,睡在一個五呎的小牀上大為不解,他要臥薪嚐膽嗎? 答案有二:半坐半睡頭髮不會弄亂,另一解釋是那時叫古人不著興四平八穩躺下睡覺,因為不吉利的睡相叫壽終正寢,明白了嗎?現代人要躺在超大的席夢思上,難以想像的。還有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咱們看宮廷電影那大蓬裙好看吧?跳舞奇美優雅,真有不可告人的祕密呢?每人衣服不多又難以製定,那麼衣服要天天穿不能洗?你能往下想嗎?也許料子不能洗?逐漸產生異味,所以她們人人在腰腹間裝著小盒子,幹啥?內藏香包壓住異味,另外捉蚤子,此小蟲只進不能出。我們懷疑現在那只進不出抓蟑螂小屋的原理始於此?所以任何美麗的外在,都有代價要付出的。誠然不假。

我們一會兒也要出行李去機場,在餐廳時已經和那麼半生不熟的祝福過了。我有一惡習出門總要帶本小詩讀讀, 小資的溫情主義,這次帶的是席慕蓉多年前寫的時光九篇, 送給自己和大家一段:

在黑暗的河流上
被你所遺落了的一切
終於    只能成為
星空下被多少人靜靜的傳頌著的
你的昔日   我的昨夜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鴨,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一個真實的笑話

January 22, 2021

下午我們開了近四小時的車到達 Puccini 的家鄉 Lucca,進住優美的旅館。
由於晚上的歌劇七點在大教堂演出。
保羅請櫃台定個有名的義大利餐舘,
他自以為聰明的說訂六點吃飯看歌劇時間太緊,
大辣辣的告訴前台咱要五點半吃飯!又轉頭告訴我吃飽了再聽歌劇,
可以順便休息一下,很得意的眨眨眼,
我覺得可行吧!點點頭贊成。
前台小姐一臉迷惑的告訴我們:
咱義大利人的晚飯店不到七點半至八點不開門的!
剩下我倆面面相覷!

Continue Reading

春天的法蘭克福

January 15, 2021

終於仔細的算了一次,倒底來了幾次法蘭克福,前後加起來有七次了。

每年春季來總是有大冷小熱不等的氣候, 這回倒也還好只是小雨下下停停,溫潤舒適。拿起地圖導覧該去的也都去過了!說真的這城是個商業城市,要看點文化尚馬虎,要瞧名牌那就不含糊了。

Continue Reading

回家

January 08, 2021

我定意不要活在瑣碎中,設立洗衣整理燒飯讀書散步的新計畫!下週要開車去洛杉磯看寶貝兒子,替他設立打天下的計畫。保羅總嫌我太寵愛孩子們,我有個想法,如果我年輕時有人和我多商量多核計前途,也許今天我可能會多有用些。所以我真不介意孩子嫌棄我囉嗦,也要全力以赴分享經驗,替他們打雜協助, 教導他們更有效率生活的的積極態度,累積能量,一面歡樂唱歌起舞,揮動讚美主的願景,趕走所有的負面影響可能。我要為人師表的兒子,站出來人模人樣,我就從基礎要求他配色穿衣,洗衣燙衫折衣技術,還買書來學習。鞋子要買最可能到最佳品質,站數小時仍雙腳舒適!他的自信從每個小節搭積木似的拼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