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

May 01, 2020

晚上七點要去看芭蕾舞,全世界最老最有名的 Bolshoi Ballet 在自己的 Bolshoi 劇院演出。

叫了計程車去,沒里程表,依車型叫價,司機們行前都要研究地圖,好像對地點都要研究考慮才行, 價格不便宜起碼仟元盧布,大約除四十都是25元起跳, 這種計算沒有科學基礎,說明不是太上軌道的社會, 會說英語者寥寥可數,滿街俄語,絕不國際化,他們人多,對付自己人都來不及,外來人一邊等著吧!

不論走到那,警察,警衛,安全人員,便服制服的到處都是,還是像特務國家的特色。去看芭蕾也要安檢皮包配件加上安全測試門才得入內,$250元一張門票,徘徊在外還有𣎴少黄牛兜售?不是社會秩序夠好的樣子。

進入表演廳,美侖美奐不在話下!準點開場演得是1832 的古典故事,最早始於巴黎說得如烏托邦般的愛情,群舞佈景都美極,現場交響樂團水凖甚高,優美華麗,感人至深。中場15分鐘休息,台下觀眾大有可觀,美女們紛紛站起來,各顯神通,擺姿留影,毫不比舞台表演者遜色。今晚劇碼是 La Sylphide, 唯美之至,男女主角均羽化登仙也!約兩小時長分兩幕演出。

要瞭解這樣的國家如邱吉爾所言:俄國是個充滿了謎語的地方,想要明白只是如入迷宮般而已!

在旅館中有攜帶四本英文參考書,縦橫研讀並和書僮保羅討論革命,歷史,人文, 音樂,仍在五里霧中,迷罔真是件好事,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其中樂趣無限,因為不用考試拿分數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鴨,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一個真實的笑話

January 22, 2021

下午我們開了近四小時的車到達 Puccini 的家鄉 Lucca,進住優美的旅館。
由於晚上的歌劇七點在大教堂演出。
保羅請櫃台定個有名的義大利餐舘,
他自以為聰明的說訂六點吃飯看歌劇時間太緊,
大辣辣的告訴前台咱要五點半吃飯!又轉頭告訴我吃飽了再聽歌劇,
可以順便休息一下,很得意的眨眨眼,
我覺得可行吧!點點頭贊成。
前台小姐一臉迷惑的告訴我們:
咱義大利人的晚飯店不到七點半至八點不開門的!
剩下我倆面面相覷!

Continue Reading

春天的法蘭克福

January 15, 2021

終於仔細的算了一次,倒底來了幾次法蘭克福,前後加起來有七次了。

每年春季來總是有大冷小熱不等的氣候, 這回倒也還好只是小雨下下停停,溫潤舒適。拿起地圖導覧該去的也都去過了!說真的這城是個商業城市,要看點文化尚馬虎,要瞧名牌那就不含糊了。

Continue Reading

回家

January 08, 2021

我定意不要活在瑣碎中,設立洗衣整理燒飯讀書散步的新計畫!下週要開車去洛杉磯看寶貝兒子,替他設立打天下的計畫。保羅總嫌我太寵愛孩子們,我有個想法,如果我年輕時有人和我多商量多核計前途,也許今天我可能會多有用些。所以我真不介意孩子嫌棄我囉嗦,也要全力以赴分享經驗,替他們打雜協助, 教導他們更有效率生活的的積極態度,累積能量,一面歡樂唱歌起舞,揮動讚美主的願景,趕走所有的負面影響可能。我要為人師表的兒子,站出來人模人樣,我就從基礎要求他配色穿衣,洗衣燙衫折衣技術,還買書來學習。鞋子要買最可能到最佳品質,站數小時仍雙腳舒適!他的自信從每個小節搭積木似的拼成。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