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莫斯科

June 05, 2020

真是呆得夠久了,將近五天進出,單是本地的交通,就領教夠了。

大城市有近一仟兩佰萬的人口,除了公共交通工具進城上班,另外就是蝸牛爬行開車入城。一個人有點錢就想有點個人空間,買部車吧,要顯得有財富當然要開西歐的名牌車,所以我們坐在大巴士上可以慢慢的欣賞所有因交通阻塞的車輌。

在路上年輕漂亮的年輕小姐真不少,再仔細觀察中年女人就大為失色,老婦則臃腫不堪?這現象很值得深思。這幾天被各種講解帶領,她們的在地人對於過去的貧困不自由的日子,不敢忘記,也不能忘記!人人都住公寓是特色。

今晨參觀紅牆圍繞的克林姆宮,是總統政要上班處,維安是挺重要的。進門之後見到各種建築物,都有著金光閃閃的洋蔥頂?和清真教堂圓頂不一樣?為什麼呢?這洋蔥造型的基本道理很簡單,就是寒冷冬雪不能停留於屋頂上。試想回教國家大都在沙漠區,沒雪下,圓頂無礙。東正教是俄國的國教,寒冬甚長。我們去看了沙皇帝俄時代做禮拜的教堂,金碧輝煌滿牆聖像圖騰,有些看不大懂,乾脆買本大書看看容易多了。凡是人自己想出來的具像的東西,我都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去膜拜。那是偶像崇拜,在聖經中是不允許的。

當然大伙都取鏡照相留戀, 近年來,我們也不愛照人,照些風景,就差不多了。上次在東歐坐船有對夫妻七十多,他們説照相孩子不想看,自己隨便看,日後沒人看,差不多就好了,別構成他人負擔才好。真有智慧。我觀察我們這條船,只有一對菲律賓人買了長棍自拍機,熱烈的照,他們才50幾歲吧?其它船友都老矣,照幾張就收攤了,有些根本不照,老僧入定。

在這船上大部分是退休人氏,但談話幾句就猜八九,大約個人以前是幹啥的。保羅不識人,我們熟悉的高帥一對德州夫妻,太太笑起來像政治夫人。保羅告訴我:他們是種棉花的地主, 我怎樣看怎麼不是那回事, 決定親自探訪,和太太獨自閒談一句,

你們離墨西哥很近喲,會說西班牙話嗎?
她說:老公說得一流,我不行,我立接口,工作需求吧?
她説:不瞞妳説,咱老公是 Tulsa 的 Police Chief 多年, 隔壁墨西哥, 後轉任德州大城警長,現退休,去哪裡都被稱 chief。
我笑説:吃飯都𣎴用掏腰包吧?
她笑笑點首,我們説:Here comes the chief, our protection!
倆人會心大笑,心照不宣更是好朋友啦!

回頭告訴保羅:誰種棉花來著?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鴨,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做義大利晚餐

February 26, 2021

忽然女主人說今晚有十二人加上他一起吃飯, 可是還是有七人不見人影, 想來是走丟了! 時候也不早了, 天也黑了, 我和米其太太溫蒂聊得愉快, 保羅餓了心情欠佳了. 到一會來自波士頓一對夫妻出現了, 也是找不著路!再一會來自馬來西亞五人隊伍也出現了. 四個女子加男司機一群是好朋友, 他們約三十多歲, 精通國英馬來語, 活潑極了!一頓飯的次序是先上千層麵, 再上沙拉麵包, 燉雞加橄欖的確美味,甜點最後。

Continue Reading

布羅里歐

February 19, 2021

中午在附設的餐館用飯, 叫此地最有名的 Classico 2008年份紅酒一杯來品嚐, 果然不凡!頭枱叫了 fava beans musse 加蛋和 truffle top, 人間美味, 淺綠豆子做的成一淺模, 白色流黃心蛋於上,淺咖啡的truffle屑於更鋪陳, 構成一幅美圖, 加上烤洋蔥湯, 微辣的 pasta 加 mussels,saffron,妙哉!飯後的咖啡加 cream brulee 絕配好味道, 心滿意足而歸!

Continue Reading

托斯卡尼晚餐

February 12, 2021

這婉延曲折的道路還真不易開,路上的本地人飛馳, 我們總讓到一旁, 禮貌讓他們先行, 我們認知自己是上些年紀的外地人, 只要安全到達目的地即可。其實我們在家時, 開車也是小心又小心, 出不得錯的, 大則危及人身, 次則防礙交通, 因自己的失誤要耽誤多少其他的人,每次為了前行的車禍坐在車中等它半小時很普通的, 這種文明的自私快速真不敢當, 在托斯卡尼主張一切都慢慢來吧!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