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莫斯科

June 05, 2020

真是呆得夠久了,將近五天進出,單是本地的交通,就領教夠了。

大城市有近一仟兩佰萬的人口,除了公共交通工具進城上班,另外就是蝸牛爬行開車入城。一個人有點錢就想有點個人空間,買部車吧,要顯得有財富當然要開西歐的名牌車,所以我們坐在大巴士上可以慢慢的欣賞所有因交通阻塞的車輌。

在路上年輕漂亮的年輕小姐真不少,再仔細觀察中年女人就大為失色,老婦則臃腫不堪?這現象很值得深思。這幾天被各種講解帶領,她們的在地人對於過去的貧困不自由的日子,不敢忘記,也不能忘記!人人都住公寓是特色。

今晨參觀紅牆圍繞的克林姆宮,是總統政要上班處,維安是挺重要的。進門之後見到各種建築物,都有著金光閃閃的洋蔥頂?和清真教堂圓頂不一樣?為什麼呢?這洋蔥造型的基本道理很簡單,就是寒冷冬雪不能停留於屋頂上。試想回教國家大都在沙漠區,沒雪下,圓頂無礙。東正教是俄國的國教,寒冬甚長。我們去看了沙皇帝俄時代做禮拜的教堂,金碧輝煌滿牆聖像圖騰,有些看不大懂,乾脆買本大書看看容易多了。凡是人自己想出來的具像的東西,我都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去膜拜。那是偶像崇拜,在聖經中是不允許的。

當然大伙都取鏡照相留戀, 近年來,我們也不愛照人,照些風景,就差不多了。上次在東歐坐船有對夫妻七十多,他們説照相孩子不想看,自己隨便看,日後沒人看,差不多就好了,別構成他人負擔才好。真有智慧。我觀察我們這條船,只有一對菲律賓人買了長棍自拍機,熱烈的照,他們才50幾歲吧?其它船友都老矣,照幾張就收攤了,有些根本不照,老僧入定。

在這船上大部分是退休人氏,但談話幾句就猜八九,大約個人以前是幹啥的。保羅不識人,我們熟悉的高帥一對德州夫妻,太太笑起來像政治夫人。保羅告訴我:他們是種棉花的地主, 我怎樣看怎麼不是那回事, 決定親自探訪,和太太獨自閒談一句,

你們離墨西哥很近喲,會說西班牙話嗎?
她說:老公說得一流,我不行,我立接口,工作需求吧?
她説:不瞞妳説,咱老公是 Tulsa 的 Police Chief 多年, 隔壁墨西哥, 後轉任德州大城警長,現退休,去哪裡都被稱 chief。
我笑説:吃飯都𣎴用掏腰包吧?
她笑笑點首,我們説:Here comes the chief, our protection!
倆人會心大笑,心照不宣更是好朋友啦!

回頭告訴保羅:誰種棉花來著?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先走一步

July 23, 2021

現在你要告訴我啥,我都坦然接受。昨日查經有真假先知的討論辯論,八十幾歲侯媽媽人生略歷極為豐富,駁斥一位姐妹推崇術士的言語, 侯媽媽説:這是個物質魔鬼掌權的世界,知道預言果真趨吉避匈?非也,她知道愛聽術士話的,命運都極悲慘。只有愛聽主的教導的人,才有平安。

Continue Reading

人淡如菊

July 16, 2021

菊花自有風采,形式各異,顏色繽紛,其實家中隨意揷上幾枝,就風骨自在,娉婷嫋嫋,氣質不凡。日本人矯情揷花總高低幾枝菊穿立盆中,也自有風雅。猜想形容人淡如菊必是種美言。要靜默,要清淡,要篤定,要優雅,要不卑不亢,也許要略瘦一些?但不可骨瘦如柴,要恰到好處,可以在紙上畫一個人兒?

Continue Reading

無言

July 09, 2021

如今躺在床上
夜夜騎在時鐘指針上
等待天明
白日友人們帶來愛和關懷
他們轉身離去時眼角的淚光
把它們串成珍珠
溫暖珍藏心中
靜靜的夜
似乎聽見雲霧
鋪落窗外,
花瓣無聲落在桌角
輕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