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釆風錄

February 10, 2018

2014年十月的中旬, 我和安一起在俄羅斯的窩瓦河上渡過, 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 住在船上十二天, 其中有三天在莫斯科, 三天在聖彼得堡停錨, 真正行船只有五天, 走了七百多哩.

俄羅斯的幅員廣大, 歷史文化自有格局, 要提筆寫些什麼, 不知從何下手, 就縮小範圍, 談談路上聽到的音樂, 當然俄國大作曲家的作品耳熟能詳, 沒有必要花篇幅去談, 倒是在克里姆林宮的紅場有一段奇妙的經驗, 紅場之大比美天安門, 遊客擠觀的重點是有名的洋蔥教堂, 走累了, 我和安走進遊客不太光臨的城門旁的小教堂, 裏面的前廳賣臘燭的攤子旁有幾把長椅, 正好歇歇腿, 善男信女人人買臘燭, 點燃, 插燭, 默禱, 親吻牆上耶穌像的腳部, 動作一模一樣, 甚是有趣, 認真虔誠的表情, 令人感動, 忽然堂裏傳來女聲梵唱的聲音, 三部合唱不但和諧, 而且聲量大小進退合一, 有一種騰空直上的飄逸感, 我和安儍儍地聽了將近十分鐘, 簡直是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難得幾回聞.

維琴川遊 Viking River Cruise 沿途安排了幾場小型音樂會, 有教堂男聲梵唱表演, 有傳統俄國民俗樂團使用傳統樂器 Balalaikas 及 Dormras 的演奏, 買了 CD 回來, 播二首曲子分享, 前者是男聲和聲清唱俄國民謡: 踽踽獨行, 後者是傳統樂器演奏齊瓦哥醫生的主題曲.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18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聖誕老人?

December 15, 2018

有一首聖誕詩歌 Mary’s Boy Child 裏這樣說: That, Man will live forever more because of Christmas Day, 似乎言重了, 郤值得你我深思!

願 聖誕節的平安臨到您!

Continue Reading

Let the Christmas Begin…

December 08, 2018

沒有雪的加州, 有風, 有雨, 有落葉, 這耶穌誕生的季節, 在兩千多年後, 仍然如詩, 仍然如畫, 同樣的故事, 仍然在傳唱, what a magic…

Continue Reading

老當益壯

December 01, 2018

自 2007 年起, 每年九月在倫敦的 Albert Hall, Apple 循例擧辦三十場約一小時的免費音樂會, 每天一場, 邀一位名歌星或一個暮演唱團體表演, 這些歌星或團體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唱流行歌曲, 鄉村歌曲, 搖滾藍調等等, Tony Bennett 今年八十八歳, 竟然也排在其中, 唱了一個小時的爵士歌曲及老歌, 老當益壯, 前無古人, 後亦難見來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