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路亞

April 30, 2021

看著這張照片, 我找到韓德爾的彌賽亞, 快速撥前到哈利路亞, 離開書桌, 打開窗戶, 看著藍天, 幾隻鳥兒在窗前飛過, 留下”啾啾”的餘唱, 我站著把哈利路亞聽完, 坐下來, 閉上眼睛, 就這麼安靜地, 儍傻地坐在書桌前.

Continue Reading

人生以互助為目的

April 23, 2021

我盯著他們看,看出一些道理,就上前問他們為什麼這樣打球,其中一位男士解釋給我聽,說這是老人打球的比賽制度,四人一組兩男兩女,每一桿只選最佳的落點放球續打,每個人都有機會貢獻最佳揮桿,但四個人是個團隊,合作創佳績,男士解釋完,說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人生以互助為目的, Life is about helping each other, 各顧各的高爾夫球, 變成"彼此互助"的高尚遊戲.

Continue Reading

努力扒飯

April 16, 2021

老鄭一定是飯碗扒得最乾淨的, 兩個女兒不但全部出嫁, 而且已經創出了宇宙繼起的生命, 老張兩個兒子, 跑得飛快, 就怕被那個女生給訂了, 兩人一付事不關己的樣子, 大口吃菜, 頻頻進酒, 好不自在; 臉拉得長長的是老朱, 他的女兒早就晉三, 仍然呆在家中, 成天在他眼前幌來幌去, 幌得老朱心神不寧; 老楊也好不到那裡去, 女兒獨居在舊金山, 天天派對, 就是從來湊不成對, 老楊天高女兒遠, 遙控器早就沒電, 只能乾著急.

Continue Reading


KDFC

April 09, 2021

KDFC 掙扎生存, 創出了一些不尋常的生財點子, 例如出版 CD, 又如舉辦小型音樂會, 由主持人現身和聽眾互動, 我和安一一捧場, 每一張 CD 都買, 每一場音樂會都去, 和主持人杯酒交歡.

那是一個美好的時光, 熟悉的主持人都紛紛離職了, 真是往事只能回味.

Continue Reading

伽利略的自由落體理論

April 02, 2021

如果沒有空氣阻力,如果砲彈和羽毛從同一高度掉落,它們將同時接觸地面。 我總是很難相信這一點。

伽利略當年沒有高科技實驗室來解釋它, 四個世紀後,技術成熟可以創造真空狀態,通過實驗證明了這個理論.

Continue Reading

團契

March 26, 2021

我一輩子參加團契, 這些團契其實跟其他形式的活動沒有什麼差別, 別的活動讀書聊天交誼, 團契查聖經, 也聊天, 也交誼, 如果說有什麼差別應該是禱告這個項目, 團契開始要禱告, 結束要禱告, 因此有一種凝固性, “契”的性質就逐漸形成; 而一般人的聚會活動, 少了禱告這個程序, 往往有一種既來之則安之的開場, 而結束時又有一些”鳥獸散”的味道.

Continue Reading


諾貝爾文學獎

March 19, 2021

2016 年的諾貝爾文學獎頒給美國民謡歌手 Dob Dylan, 主事的瑞典學院 Swedish Academy 稱 Dylan (中譯 - 狄倫) 的歌 "having 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 (創造了美國歌謡傳統裏新起的詩式表達), 頒文學獎給一個歌手也是諾貝爾獎的新奇突破, 各界反應不一, 褒貶皆有, 讚揚者稱將歌謠視為文學就如新起的彩虹, 振奮人心, 令人耳目一新, 貶抑者則認為這就像 Mrs. Field Cookies 得到米其林三星, 有些荒唐.

Continue Reading

凱瑟琳的安妮

March 12, 2021

Kathleen 是南加州 Riverside 市的一位老太太, 1966 年她買了一部 Volkswagen Beetle 福斯金龜車, 她從此沒有換過車, 她給她的金龜車取名叫安妮 Annie; 電視台在 2016 年安妮五十歲那年訪問 Kathleen, 她和 Annie 上了電視, Volkswagen 公司看到電視新聞, 和 Kathleen 連絡, 隔年 2017 安妮五十一歲那年, 該公司免費將安妮重新換裝.

Continue Reading

有根有基

March 05, 2021

你們一直是安和我的大哥大姊, 成了基督徒, 其實感情一樣濃厚, 只是變得有根有基: 人間有愛, 神愛世人, 我們的感情有了神的祝福, 更是珍貴.

Continue Reading


勢不兩立

February 26, 2021

「另外,自力造屋參與的勢力極衆!」,老建築師又說,「業主,建築師,施工商,都有發揮想像力的空間,整個過程就像集體創作,」,「假如你具有宗教情操...」,老建築師說:「上帝也是其中的一股勢力,一股不容小覷的勢力,因為衪是"造勢"的唯一源頭。

Continue Reading

全新的開始

February 19, 2021

Philadelphia 電影裏 Tom Hanks 說全新的開始的定義是將所有律師用鐵鍊綑起來沉到海底, 非常幽默, 又一針見血. ( What do you call a thousand lawyers chained together at the bottom of the ocean? - A Fresh Start.)

Continue Reading

鷄權鬥士

February 12, 2021

一群巴黎客躲到法國西邊的一個農村, 他們嫌村子裏一隻的大家都稱為 Maurice 的公鷄清晨啼叫的聲音太響亮, 他們先拜託 Maurice 的主人把 Maurice 關進籠子裏, 減低牠啼叫的音量, 主人不但拒絕, 更說公鷄啼叫是鷄權, 就好像人類唱歌是人權; 巴黎客實在受不了, 於是一狀告進法院, 沒想到卻敗訴了, 法官判決書上說: 公雞鳴叫, 牛糞滿地, 臭氣熏天, 耕耘機塞住馬路, 是法國鄉村的傳統景象, 沒有這些景象, 鄉村就不成為鄉村了.

Continue Reading


快樂派時光

February 05, 2021

走進餐廳, 像海報上的胖廚娘 Waitresses 忙碌地走來走去, 我通常點兩派餐: 肉派 Meat Loaf 和 蘋果派 Apple Pie, 胖廚娘有些時候問都不問, 一定先將蘋果派加熱, 然後挖了一勺香草冰淇淋放在上面.

你知道我為什麼快樂嗎? 因為這是唯一安不嘮叨我, 讓我放肆地大快朵頤的時刻.

Continue Reading

最佳封面 (二)

January 29, 2021

英文不若中文美: 這裏說的中文是繁體字, 英文書的封面設計有一個限制, 就是英文字只有26個字母, 變來變去, 仍然是 26 個字母, 因此設計上只能在圖樣上下功夫; 所以, 就我看來, 英文書的封面設計趨於俗麗 Gaudy, 重色彩, 重圖形, 是冠了書名的”畫面”; 中文書的封面, 書名用的文字, 本身就是個”圖形”, 因此光是文字設計就有很大的揮灑空間, 而且文字又能與封面的圖案彼此呼應, 中文書的封面道道地地有”書”的內涵, 不只是”畫面”.

Continue Reading

最佳封面 (一)

January 22, 2021

紐約時報今天刊出一篇文章: The Best Book Covers of 2020, 文內舉出十本他們認為有最佳封面設計的書, 這篇文章惹來我兩樣思緒:

1. 封面誤我讀書樂: 讀書的樂趣應該是享受書的內容, 但我年輕的時候, 虛榮心重, 買書往往被封面吸引, 買了一些重看不重讀的爛書; 住在美國, 中文書都是飛到台北買的, 帶來美國, 的確有些重量, 耗體力, 耗精神, 扛回家, 一翻開讀不到兩頁, 索然無味, 往書架上一塞, 任它長灰, 這種被封面騙的買書行徑, 每次去台北行禮如儀, 一誤再誤, 我看了”最佳封面設計”的文章題目, 真是心有戚戚焉!

Continue Reading


知恥行政

January 15, 2021

Decency Agenda 知恥行政的另外一個期許是遵守憲法,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 只要依憲法行政, 就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的政敵, 所有的朋友, 坦然行政則 Decency 知恥之風就可以影響全國, 擴及全球, 成為拜登總統所說的 The Power of our Example 我們以身作則的力量.

Continue Reading

有趣的黃牛

January 08, 2021

我谷歌了一下, 讀到一些有趣的資料, Scalping 在很多州都是不合法的, 但多是 Misdemeanering 擾亂秩序罪, 很少警察或法官會浪費時間干涉, 除非有暴力事件發生, 每一州規定不同, 很多州規定只有在活動現場賣黃牛票才不合法, Arizona 州甚至規定, 只有在收票口方圓二百英呎交易黃件票才有罪, 201 呎外就是合法的. Scalping 的基本定義是 bid and take, 有點像是拍賣, 雙方喊價, 一旦成交, 是一種私相授受作的行為, 並不涉及道德問題, 就這個定義, 股票市場也是一種 Scalping 的行為.

Continue Reading

川遊憶往

January 01, 2021

政大校友團出現的時候, 看到我坐在預先保留的長桌子等他們, 驚喜萬分, 擁抱問候, 歷時十分鐘, 進餐喝酒, 醉言醉語, 甚是快樂; 樂隊領導忽然說: The next song is for Cheng-Chi University’s friends… 然後就開始奏起政大校歌來, 老周站起來跟著唱, 大家也跟著依樣畫葫蘆, 手拉著手, 肩靠肩,…. 一曲既畢, 大夥兒起哄謝謝樂隊, 年近八旬的速大哥, 淚水盈眶, 最終還是拿了張手紙把淚揩掉;

我先 eMail 該旅舘, 送去政大校歌的簡譜, 旅館只回說, We will see what we can do… 沒想到樂隊竟然奏出來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