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四維堂

January 26, 2024

ChenTa

摘自政大校訊

也許不少人還記得,四維堂舞臺正上方寫的是「親愛精誠」四個大字,但可能很少人知道,舞臺兩側龍飛鳳舞的對聯究竟寫了些什麼、出自何人之手?榮登校友服務中心最常被問到的熱門問題之一,讓我們一起探索四維堂裡的文字故事。

根據《徵信新聞》(今《中國時報》)1959年5月19日報導,5月20日是政大32週年校慶,也是四維堂落成之日。當時政大在臺復校未久,除了缺乏上課教室、師生宿舍外,校內亦缺少集會、舉辦活動的場地。運用美援建成的四維堂,便被寄予多功能活動場地的深厚期待。國立政治大學校友會特別邀請被譽為「草聖」的書法名家于右任親書對聯,並以檜木雕刻,作為母校四維堂落成大禮。

對聯內容寫了些什麼?據報導所述,對聯上聯為「育才閱三十餘年,共勵知行,永垂學統」;下聯為「撥亂得六千君子,各憑忠愛,再奠神州。」搭配于右任筆走龍蛇的草書,這副對聯便隨著四維堂落成,一路常伴舞臺左右,迄今已逾64個年頭,也成為師生校友時常尋求解答的熱門話題。

「三十」與「六千」所指為何?四維堂落成的1959年,距離政大創校(1927年)約32年,符合上聯「三十餘年」之說;「六千君子」則意指政大創校30多年來,每年培育畢業生200餘人,約略符合「六千」之數。整副對聯不僅盛讚政大發揮為國育才的功用,在政大開風氣之先,率先復校之下,所培育的高階人才更被寄予「再奠神州」、重振國威的厚望。

「三十餘年」及「六千君子」已是遙遠的過去,四維堂依舊聳立於校園中央,靜靜地看著政大如何在指南山下開展校史新章。龍飛鳳舞的草書對聯、耐人尋味的文字故事,今日也鑲嵌在四維堂舞臺兩側,乘載著國家對政大的期許,繼續見證著學子們的過去與未來。





Also in 2024 安可人生

巨流河的發源地 - 長庚養生村

February 16, 2024

剛入住長庚養生村時,齊邦媛坦言內心「惶然無助」。當時養生村還是荒涼山村,入住率不到兩成,新挖的土地上草木都是新種,聽不到蟬鳴鳥叫。每當最後一班接駁車離去,「村民」彷彿遺世獨立。她在日記寫下心情:「在一個原不曾夢想的孤獨世界裡,面對自身不可知的結局,孤獨走向虛空。」

這樣的孤獨,卻也是面對記憶最好的時空。齊邦媛在這輩子第一次擁有的獨立空間中,一字字寫下「巨流河」。「在生命中有餘燼之火的晚年,找到自己真正的書房、寫半生想寫之書。」人生也許也只有走到這個階段,才有如此清明的人生檢視

繼續閱讀

一滴永不乾涸的水

February 09, 2024

文建會游淑靜曾經表示,齊邦媛教授可謂是台灣文學的知音、重要的推手。自民國七十九年來推動中書外譯,除了默默在季刊裡將台灣的文學翻譯,寄給國外的漢學界、國外的大學,並且也翻譯了不少台灣的文學作品。這是項寂寞的工作,但是一個真正對文學有理想的人,就是必須耐得住這樣的寂寞。

繼續閱讀

音樂裡的人類學家

February 02, 2024

做為音樂家的馬友友有一種罕見的鬆弛。音樂在他的生命中不背負任何沉重的現實意義。最喜歡的音樂是什麼?他的答案是,我喜歡巴哈,累的時候拉一段巴哈會讓我放鬆,不過要是太累了,我也不願意拉琴,我會用被子悶起頭來,呼呼大睡。「音樂並不比世界更大,不比自然更大,它是一種活法,可它也只是活法的其中一種。那些讓你開心起來的其他方法,你也可以試一試。」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