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卡聽普契尼

January 29, 2021

托斯卡尼的古老城市,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老城街道,棋盤分佈,車輛稀少,只有行人,看似易穿易行,  卻是很容易迷路的,路卡 Lucca 古城也不例外,我拿著旅館的地圖,小心翼翼循圖尋找普契尼音樂會的教堂,旅館說只要五分鐘的路,我花了十多分鐘,仍摸不著頭緒,問了路旁店家三,四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教堂。

音樂會定在七點開始,正是飢腸轆轆的時候,稀稀落落的聽衆,十之八九都有倦容,大概像我們一樣,都是剛下飛機,開車剛到,教堂內陰森森地,一個角落有一具石棺擺在那兒,上面躺了個全身披掛的主教,黑暗的祭壇前,撐起了三大片布簾牆,普契尼不同姿態的大幅人相照盯著你看,一角擺了一部大型三角鋼琴,整個景緻好像波希尼亞人劇裏的場景,我們中文所說的家徙四壁,即使聽眾魚貫進來,教堂太大,坐在裏面,任何角落,都逃離不了那種空蕩無奈的感覺。

整個音樂會只有三個人表演,鋼琴伴奏,女男高音各一,鋼琴師是一位矮瘦的小老頭,此老看似弱不禁風, 一上了鋼琴, 好像一位英武的將軍, 鍵盤在他手下, 服服貼貼地任他擺弄, 他先來段序曲, 樂音時激昻, 時傾訴, 時柔時剛, 寒涼的教堂, 忽然間有了生氣, 男高音大步跨出, 開始唱出熟悉的普契尼歌劇選曲, 他穿著硬挺的燕尾服, 眼神烱烱, 一擧手一投足, 非常神氣, 暗淡的教堂, 稀鬆的聽眾, 並末洩了他的氣, 接下來一位漂亮的女髙音接棒, 她一身黑衣服, 頭披黑紗, 前後台進進出出. 好像一個魅影, 她唱的歌帶悲劇性, 和她的魅影纒在一起, 讓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音樂會約莫一個小時, 這一個小時, 我可以感覺到聽眾摒息專注的氣氛, 在陰森古老的教堂裏, 彷彿大家不是聽眾, 而是劇中的一員.

我走出教堂的時候, 偷偷望了那主教石棺一眼, 我老是有一種錯覺, 好像躺在上面的那個主教, 也準備起身, 跟著我們去吃晚飯.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Journey 旅人文輯 (戴安)

先走一步

July 23, 2021

現在你要告訴我啥,我都坦然接受。昨日查經有真假先知的討論辯論,八十幾歲侯媽媽人生略歷極為豐富,駁斥一位姐妹推崇術士的言語, 侯媽媽説:這是個物質魔鬼掌權的世界,知道預言果真趨吉避匈?非也,她知道愛聽術士話的,命運都極悲慘。只有愛聽主的教導的人,才有平安。

Continue Reading

人淡如菊

July 16, 2021

菊花自有風采,形式各異,顏色繽紛,其實家中隨意揷上幾枝,就風骨自在,娉婷嫋嫋,氣質不凡。日本人矯情揷花總高低幾枝菊穿立盆中,也自有風雅。猜想形容人淡如菊必是種美言。要靜默,要清淡,要篤定,要優雅,要不卑不亢,也許要略瘦一些?但不可骨瘦如柴,要恰到好處,可以在紙上畫一個人兒?

Continue Reading

無言

July 09, 2021

如今躺在床上
夜夜騎在時鐘指針上
等待天明
白日友人們帶來愛和關懷
他們轉身離去時眼角的淚光
把它們串成珍珠
溫暖珍藏心中
靜靜的夜
似乎聽見雲霧
鋪落窗外,
花瓣無聲落在桌角
輕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