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茶故事

北京開一家「繁體字私塾」?- 摘自中央通訊社



走進離南鑼鼓巷不遠的後鼓樓苑胡同,這家不醒目的咖啡館就隱身在靜謐的巷中。店門上掛著簡約的「繁體字」招牌,與周遭充斥簡體字路牌的環境格格不入,也透露出店內與眾不同的氛圍; 咖啡館內採木質陳設,擺放著大量的繁體書,還有仿小學國語作業簿設計的復古臨摹本,處處都有台灣的味道。

老闆娘李雪莉是中文系出身,到北京生活 10 幾年,原本從事廣告業的她後來轉行經營這家咖啡館,還在店內「兼差」開了北京唯一教繁體字的私塾。繁體字近年在大陸愈來愈流行,許多人刻印章選擇用繁體字呈現名字,店家招牌也慢慢可見到繁體字樣。但李雪莉教繁體字卻不是為了趕風潮,而是想讓更多人領略漢字的美。

她說,自己讀簡體字小說很難被感動,想了好多年才發覺,也許是因為簡體字無法呈現出一些文字背後的意思。例如「髮」的筆劃多,有種髮細如絲的感覺;而「髮」的簡體字是「發」,就失去這種味道。經典的例子是「我的頭髮燒了」。如果用簡體字表達,「髮」變成了「發」,就會讓人無法分辨到底是「我的頭『發燒』了」還是「我的『頭髮』燒了」。

李雪莉幾年前開始在店內教課,不只教客人怎麼寫繁體字,週末還開起私塾,讓學生認識漢字的演變和部首的含意。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李雪莉這麼做是對中國文化負有很強的使命感,但她強調,這只是純粹興趣,基於對文字的喜愛才開課,「其實真的就是想做就做。」

最新一期的繁體字課堂上,5 名學生來歷都不同,共通點是對文字都懷抱濃厚興趣。學中醫的李小姐是因為文獻很多都採用繁體字才報名。學了繁體字之後,她更能掌握文字的邏輯性,但日常寫作卻不會用繁體字,因為「寫了繁體字跟大家交流反而會產生障礙」。她表示,不覺得繁體字特別代表什麼,也不認為現今大陸用簡體字是「分化」,只能說是歷史發展需要,畢竟從大篆、小篆再到隸書,也都是演進過程。龐先生也說,中國文化的文字一直在流轉,從最複雜的甲骨到現在的簡體漢字一直在做「減法」,算是一種進步。繁體與簡體字之間只是傳承的關係,沒有孰優孰劣的關係。

就連從小生長在繁體字環境的李雪莉也覺得,應該要跳脫繁體與簡體字孰優孰劣的爭論。 李雪莉開課後,曾有人上門「踢館」主張繁體字應該叫「正體字」。但她說,不太喜歡這樣有褒貶意味的名詞,兩者其實就是筆劃繁與簡的差別,「正相對就歪嗎?這也不對。」

教課到現在,李雪莉覺得自己已超脫繁簡好壞的拉扯,因為繁體字雖然感覺比較對,但很多簡體字其實也是來自古字。「當你去研究這中間演變上的差異時,我覺得那是一個趣味。」李雪莉對文字的興趣,也一點一滴改變了很多顧客。

她表示,肯在臨摹本上學寫繁體字、明白筆劃順序的顧客結帳可打九折,原本很多人不願意,結果愈來愈多客人推開店門是說「我們又來寫字了」,而不是說要來喝咖啡。「把你喜歡的事,做成別人喜歡的樣子。」這是李雪莉經營繁體字咖啡館保持的心態,而從顧客和學生的反應看來,她對文字那份純粹的興趣,確實已在京城慢慢散播開來。

大紀元報報導

跑到北京開咖啡館 台灣女子有夢想

北京大大小小的咖啡館林立,還有各色茶館、茶社、休閑會所。早在2008年的統計數據就顯示,北京這座擁有2100萬人口的城市,以咖啡廳為名的店就多達1,600多家,加上各種兼營咖啡和甜點的休閑場所,總計有4,200家之多, 10年過去了,北京的咖啡廳數量比2008年更多,競爭非常激烈。

李雪莉是一名台灣女子,畢業於台北的文化大學中文系,是一個熱愛中文、喜歡讀書的“好學生”。十幾年前,李雪莉到北京定居,沒想到剛去不久,購買的一本中國大陸翻譯的《巴菲特傳》就讓她“非常生氣”,認為翻譯品質不佳。於是,她開始經營網上書店,專門出售同一本外文著作的大陸版和台灣版,供讀者選擇。

在李雪莉看來,外文翻譯過來的書籍,還是台灣出版的品質更好,文字翻譯得更準確、更流暢。有一天,她與幾位朋友聊天,談到眼下最想做的事情。沒想到幾個人都想到了“咖啡館”,於是李雪莉在北京北二環安定門內的車輦店胡同,找了一個破舊的院落,借這種古舊風格,裝修出一個盡管店面不大但卻很溫馨的咖啡館,給它取名為“繁體字”。

小店裝修特點是濃濃的“書卷氣”和隨處可見的“古風”。店內,古舊的家具搭配沙發、椅子或板凳與書桌,四處擺放堆積的書籍,讓人很願意靜靜地坐下來,讀一本書,品一口飲品。

與其他咖啡館不同的是,李雪莉的店內所有的書籍都是台譯版的書籍,整個店鋪內,幾乎沒有簡體字。

個中巧思 讓客人愛上正體字

“繁體字”給客人一個有條件的優惠,那就是在客人拿到菜單的同時,他們會收到一張便條紙,上面有2個或4個正體字、這些字的筆畫順序,以及對應的5個空白格。如果客人在點餐的時候,在空白格處寫上相應的正體字,且沒有錯誤,店家會給客人打9折。一個小小的鼓勵大家使用正體字的創意,沒想到意外爆紅,讓在中國大陸出生長大的年輕人喜歡上了這裏。

一名在北京大學上學的學生來這裏說:“我們這代人本來就能讀繁體字(正體字),但不會寫。”他說不是為了取得折扣,而是“讓人實際接觸到繁體字,而且明白筆畫順序和書寫,是來這家咖啡館的最大收獲”。“繁體字”也吸引了不少外國人來練習正體字,他們很喜歡這些看起來方方正正的文字。為了弘揚正體字,李雪莉還在咖啡館邀請中文系的學生做講座,分享他們對文字演變的研究。

在北京偏僻胡同的這家台灣女子開設的咖啡館,在使用簡體字的北京城安靜的角落裏,為人們打開了一扇了解正體字的窗戶。在繁忙的都市,吸引著不少喧囂中的現代人,能夠慢下腳步學習正體字,這種魅力或許源自於中國人骨子裏對漢字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