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不出去的航班

October 16, 2020

手邊這盒淡藍色、上有小兔小狗的餅乾盒子真是美麗。嘴裡嚼著死甜掉著糖粉的餅乾,即使皮膚已經因為餅乾的防腐劑而起了一些疹子,也一樣要配著伯爵茶吞下去,畢竟,這盒餅乾可是人家誠摯的心意、是人家雙手恭敬奉上的禮物,得來不易,不能糟蹋!

話說那日跟英國好友們十八相送完,K小姐她七十幾歲的阿爹堅持要在傍晚下大雪之際,一路瞇眼如MI6特務般地S型開車送我去倫敦希斯洛機場。路程之刺激跟演電影沒兩樣!

按照往常,排隊check-in時冷眼看各國旅客氣急敗壞地把超重行李攤在地上重組、然後檢查護照、托運行李、過安檢、看帥哥、去免稅商店噴香水、坐在登機室蹺腳等飛機。想到等等坐的可是生平第一次要享受的豪華經濟艙,再也不用窩貨艙了,嘴角不禁失守。這可是我存錢存很久才買的位子,不好好享受太可惜了。

看著聚集的人群,飛機又是滿班,全都是要飛曼谷度假的英國人。還沒上飛機,大家就已經穿好有異國風情的短袖襯衫加短褲、戴上大草帽、腳踩夾腳拖,個個心情愉悅。

應該要登機了吧?晚上九點二十分的飛機呢,都已經過了九點怎麼沒動靜呢?果不其然,航空公司廣播說,因為飛機要檢修,所以延遲三十分鐘登機。那就再坐一下吧,豪經艙的梅酒等等再喝。

每隔半小時,就聽到延遲登機的廣播。不知播了多少輪,忽然間看到機組人員從登機門離開,同時又是延遲登機的廣播,大家不禁焦躁起來。時間來到了午夜過半小時,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地勤跟大家說,飛機修不好不飛了,要大家過海關回英國境內。大家怨聲載道,不得已只有跟著地勤走。一過了海關,地勤忽地消失,只剩下我們這班機三百多個飛不出去的旅客,在黑乎乎的入境大廳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有人出了主意,也許上去到Level 5掛行李的櫃台,會有人可以幫我們。於是大家在零度的氣溫裡,陸陸續續地往上走,走到了發現departure大廳櫃台全關,黑悠悠的,連隻鬼都沒看見。既然如此,又有人建議回Level 2 arrival大廳,也許可以問問地勤。於是三百多人又浩浩蕩蕩地走回樓下。大家就這麼六神無主地像羊群一樣跟著前面的人走上走下,居然無人發現其實機場早就關門了。一直到巡邏安全人員瞠目結舌地發現我們,才全部一擁而上、七嘴八舌地要他給個交代。

一直到凌晨快兩點,才出現了一個睡眼惺忪、蓬頭垢面的航空公司砲灰,萬分抱歉地跟大家告知已經安排巴士載大家去旅館休息,明天再回機場登機。由於行李都在飛機上,大部分的人穿著熱帶短袖短褲夾腳拖在零度的寒風中瑟瑟發抖,望眼欲穿地等待不知何時會出現的巴士。我們快三點才分批抵達旅館,快四點才領了房間鑰匙。

早上十點多旅館大廳已經擠滿我們這班飛機的人了,空氣中瀰漫著沒有刷牙的氣味。飯店櫃台的砲灰們閉著氣,耐心地跟大家解釋他們真的不知道飛機今天會不會飛、改成幾點飛、航空公司幾點來載大家去機場。這時大家已經各自形成小圈圈,互相取暖、順便罵罵航空公司。

到了機場,拿著證明再次過了安檢、過了海關、昨天看到的帥哥還是很帥、免稅店的香水再噴一次。千里迢迢地走到登機門,要不是隔壁的人提醒,還沒發現我們的左手邊的登機門封閉正在整修,然後飛機在右手邊的停機坪上。果然是不好的兆頭。

有人說飛機改到15:30起飛、也有人說是改到19:30。三百多人坐在登機門前,個個情緒不安,應該只有我跟K小姐通電話時笑出來。後來出現耳語,說從歐盟國家飛出去的飛機若是延遲超過多少時間,可以拿到六百歐元的賠償。忽然間大家都在填資料、發Email,這錢是一定要拿到手的!

地勤又像鬼魅般地出現了,老話一句:「飛機修不好,請大家入境拿行李,再聽從航空公司安排。」大家集體唉了一聲,也只得照做。短短十八小時內入境英國兩次,連海關官員的眉毛都挑了挑,順便再多看我們一眼。行李拿了,正不知去哪裡見識航空公司的安排呢,某砲灰又出現了,扯著嗓子喊說飛機修好了,請大家再去掛行李、拿新的登機證、在原登機門集合。哪有這麼快?變魔術嗎?還是卡在管線裡的螺絲起子終於找到了?

這可是第三次過安檢了,警衛瞪著我,問怎麼又是你?

大家再次回到傷心地,希望這次可以登機成功。個個心情緊張。喔?聽到了久違的登機廣播!大家開始雀躍,真的修好了?我終於可以坐在豪經艙裡喝梅酒了?

登了機,一屁股坐在寬闊有地方伸腳的位子上,舒舒服服地鬆了一口氣,跟隔壁幾個因「共患難已經熟識」的英國人們打打招呼、聊聊天、酸一酸航空公司,一切都很美好。嗯,奇怪?不是說好19:30起飛嗎?都八點了怎麼還沒有消息呢?「聽說」地勤們要到處去找失散的旅客、「聽說」還要確認行李什麼的。過了好久,大家又開始焦躁不安,已經有人開罵了。這時,廣播系統嗤嗤喳喳地傳出據說是機長廣播:……嗤嗤嗤……因為……嗤嗤……所以……嗤嗤嗤嗤……取消……下機……嗤嗤嗤嗤嗤嗤。大家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消化各種複雜的情緒,這時航空公司的某砲灰被推出來給大家翻譯廣播的嗤嗤嗤:

因為機組人員的工作超時,所以塔台取消了這班飛機,請大家下機。

大家終於爆炸了。機場也只得請警衛出來把幾個激動的人按在地上。二十五小時內第三次入境英國時,海關官員開始嚴格質問了,一些華人乘客英文不太會講,被嚇得結結巴巴。我只得舉手自告奮勇幫忙翻譯。大家在行李轉盤那邊等行李,個個潑婦罵街,但卻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我只有拿出印出的電子機票,告知大家我有航空公司在機場的聯絡電話,但是徵求一位講話威嚴、口音神聖的人打這通重要的電話。一位先生舉手,說他最高、有二百零四公分,所以他來打。

在眾人殷切期盼下電話居然打通了!只是語音告知:機場櫃台已經下班,明日請早。

這時,某位行動如鬼魅的地勤,在我旁邊跟一些旅客們竊竊私語,被我耳尖地聽到內容,說是我們這班飛機的乘客,等等要在level 1的bus stop 15等巴士,航空公司會載大家去旅館。我抓住他確認訊息,順便問他為什麼不廣播、寫牌子?他丟下一句話說他寧可一個一個講後就如同忍者般消失不見。

這怎麼可以呢?

小姐我這時舉起手,大聲喊說xxx068D的乘客們請集合!大家如同看到救世主般地圍過來。我趕緊把剛剛得到的資訊,字字精準地告知大家,先確認每人都知道了,才帶隊下去level 1。

到了飯店,坐下來吃晚餐,開始有人陸陸續續遞來名片,有的要聯絡方式,有的問要不要在他們的歐洲總部工作,有的邀請我去泰國他們開的民宿玩,還有的來謝謝在這「艱難的時刻」讓他們感覺有了依靠。害我不知如何是好。

第三天早上,大家緊張地吃著早餐,因為不知道今天到底飛不飛得出去。我耳朵聽著台灣旅行團領隊舌粲蓮花的「第一手資訊」,同時應付三不五時來問消息的其他乘客。其實我跟大家一樣什麼都不知道。

巴士還沒來,台灣旅行團倒先在旅館大廳發難。四十幾人排了三排,對著某團員正在錄影的手機,拿出台灣人熟悉的舉布條抗議方式,大聲喊著:XX Air, liar! XX Air, liar!其他國籍的旅客像在看馬戲團一樣覺得有趣,有的還戲謔地跟著喊。我只有躲在二百零四公分先生後面,全身起著雞皮疙瘩,心裡拜託他們趕快演完,不要再丟臉了。因為,一點用都沒有。

我們再次地回到希斯洛第二航廈,感覺已經在那裡住了一輩子,熟得不得了!這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突然都變成戴鋼盔的主管了,個個陪著笑、發著班機延遲的證明、耐心地傾聽大家的抱怨。第四次過安檢時,警衛笑出來,問怎麼又是你?為什麼還在機場?演電影嗎?

緊張緊張緊張,下午3:30的飛機,我們今天飛得出去嗎?

航空公司的砲灰再度出現了,臉色發白、抖著嘴唇廣播:「很抱歉這班飛機延遲起飛,因為送餐的貨車塞在路上,請大家見諒。」

算了,在飛機上總是要有吃的。幾天都等了,不差這一點時間。

飛機終於起飛,我的梅酒也喝到了。在曼谷停時,跟這次共患難的各路人馬依依不捨地互道珍重。下飛機時,航空公司的砲灰們拿著一盒又一盒淡藍色包裝精美的餅乾,一個一個分送。他們看著我的眼睛,雙手交給我這個禮物,然後很誠摯地為了這延遲七十二小時的班機跟我道歉。

再次上飛機飛台北,很神經兮兮地以為又要延遲起飛,應該是新的強迫症。在台北下了飛機,一出登機門就是一排的攝影機跟記者,我趕緊快步通過,早知道先套個紙袋在頭上。為了飛機延遲七十二小時而出現在新聞上,真是太丟臉了。但還是不忘抓住一個航空公司幹部,要了他的各種聯絡方式,我的六百歐元賠償,可是絕對要拿到才行!

不禁再次回味這次有趣的經驗。我從中得到的教訓是:

1. 隨身行李裡必備盥洗用品!

2. 保持警醒,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好重要。潑婦罵街並不能解決問題。

3. 機場關門了沒關係,巡邏的安全人員一定會找到你。

4. 倫敦希斯洛機場第二航廈的帥哥很帥!

5. 在危機發生時是交得到朋友的。

6. 航空公司的前線砲灰都是聖人!

7. 六百歐元賠償金有撫慰心靈的功效。

8. 餅乾真的好甜。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Other Articles 好文共賞

豪華檢疫旅館

October 23, 2020

台灣政府號召旅館開放讓國外回台的民眾不必回家做隔離, 影響家人的健康; 很多旅館即使生意很差也不願加入, 剛剛才開幕的台北信義區豪華酒店瀚寓大飯店, 還沒接待正常旅客, 就第一個宣佈加入, 所謂反向操作, 酒店客滿, 每天300元美金, 每個客人至少要住14天, 酒店生意不錯, 大部分客人是台灣富有人家國外回來的留學生子弟.

Continue Reading

We Rose 我們躍起

October 09, 2020

From Africa’s heart, we rose
有一顆非洲的心, 我們躍起

Already a people, our faces ebon, our bodies lean,
吾民, 黑面, 精壯的身子,

We rose
我們躍起

Continue Reading

禍福難料

October 02, 2020

急診室主任不是替 KC 酋長隊高興, 而是替舊金山逃過一劫高興: 那個推去 ICU 的病人是舊金山第一個新冠確診的病例, 表示新冠疫菌已在舊金山傳染, 如果四九人贏了超級杯, 星期二會有萬人空巷的遊行, 新冠疫情將會蔓延失控, 二月三日, 舊金山灣區尚未強迫禁足, KC 堪薩斯市要到二月底才有第一個確診病例, 該市在二月五日擧行超級杯勝利大遊行, 沒有造成疫情失控, 禍福難料, 舊金山灣區的球迷應該為輸球高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