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尾針的大提琴家

June 15, 2020

尾針 End Pin 是大提琴底部的一支細棍子, 通常用鋁料或碳纖維製做, 有些尾針可以伸縮, 尾針將大提琴擱置在地板上, 使提琴固定在演奏者適合的高度, 同時避免提琴滑動, 由於尾針嵌入琴的底部, 會影響提琴的出聲, 諸多大提琴家對尾針非常講究, 要求尾針製造商以科學證明尾針的 “中立” 品質, 就是尾針完全不影響出聲, 同一把琴裝和未裝尾針的出聲音頻必須相同, 有些先進的製造廠以航空科技創出所謂”孤立懸掛”式尾針, 的確做到尾針中立的要求, 有些演奏家則接受尾針影響出聲的”事實”, 轉而要求尾針製造廠將裝了尾針後的聲音”固定”, 也就是每一次出聲的音頻皆相同, 不要有變化, 即使如此, 這樣的尾針也是要花費高成本去製造. 科技尚未發達的十八, 十九世紀, 有些大提琴家乾脆不用尾針, 他們訓練自己以沒有尾針的大提琴演奏.

捷克出生的大提琴家 David Popper (June 16, 1843 – August 7, 1913) 就是這麼一位大提琴家, 他一生帶著他沒有尾針的大提琴, 四處找機會表演, 布拉格音樂學院畢業之後, 先替一位王子任宮廷樂師, 王子去世後, 他也失業了, 接著在維也納皇家歌劇院找到事, 並自組四重樂團, 他的演出獲李斯特賞識, 經常邀其聚會演出, 他娶了李斯特的入門女弟子為妻, 兩人聯手巡迴歐洲演出, 享有盛名, 可惜姻緣中輟, 李斯特轉介紹 Popper 到布達佩斯音樂學院任教, Popper 最終歿於維也納近郊的 Baden 小城.

Popper 寫過不少大提琴曲, 這裏分享兩首, 屬輕柔慢板型式, 不知是否與大提琴不用尾針有關, 由德國大提琴家 Maria Kliegel 演出, 第一首是 Once in a Fairer Day 在一個天氣稍好的日子, 第二首是搖籃曲風的第 64 號作品 Lullaby Op. 64.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0 Music Journal 聆樂筆記

許久以前

June 28, 2020

選在國慶日播放, 通常 Copland 會中選, 他的音樂似乎較能反映美國歷史的特色, 今天也就分享 Copland 的應景音樂, 但不是他最有名的阿帕拉契的春天, 而是他在 1950 及 1952 搜集美國老的民歌, 整理成兩冊, 以 Old American Songs 主題出版, 這裏節錄的是 1.) Long Time Ago (民歌) 2.) Simple Gifts (傳統聖詩) 3.) At the River (傳統聖詩), 由舊金山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Michael Tilson Thomas 指揮猶他州交響樂團及摩門教會合唱團演出.

Continue Reading

銜接年代的大師

June 21, 2020

Fauré 的音樂甚有味道, 聽他的鋼琴曲彷彿看到快速跳躍的雙手, 讓人喘不過氣來, 這裏分享 Barcarolle for piano No. 3 in G flat major, Op. 42, 有些爵士的”滑走”味道, 卻仍不離古典的架構和節制, 銜接年代的樂風, 明顯不過.

Continue Reading

英國風

June 07, 2020 1 Comment

"unashamedly melodic and heart-warmingly nostalgic, capturing the emotions stirred by visual imagery”, 英國樂評雜誌如此評論 61 歲的英國作曲家 Adrian Munsey 的作品, 我將之譯成 "毫無保留地追求優美的旋律及窩心的懷舊情緖, 抓住了具象表達的深厚感情”, 不知道是否達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