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來寫詩

March 28, 2020 2 Comments

先是 Margaret Lee 寫了不再獨行的五言詩, Marlene Chen 於是號召樂詩畝的朋友們來共襄盛舉, 風起雲湧, 各方響應, 各類文章就在網上聚輯, Marlene 把收到的”作品"收在一起, 做了一張表, 供大家閱讀, 要擺在聆樂筆記就必須有音樂, 就配上紐西蘭女高音唱 Kiri Te Kanawa 唱的 You’ll Never Walk Alone 你不再獨行, 是一首聖詩, 齊來分享.

Continue Reading

軼作

March 21, 2020 1 Comment

軼是散失, 遺丟的意思, 例如我們說 “軼事”或”軼聞”, 意思是流失的傳聞故事, 通常這些傳聞故事都是從好的一面來說, 例如說某某人的好事情, 或某件令人心儀的事情; 同樣的說法, 如果我們稱某一作品是”軼作”, 就是認為該作品是散失了的好作品 , 通常 “軼作” 在做成後, 不受原作者的重視, 是稍後他人發掘出來, 珍惜宣揚, 始得成名.

Continue Reading

會作曲的神童

March 14, 2020

Alma Elizabeth Deutscher 今年15歲, 是一位英國神童作曲家、鋼琴家和小提琴家。她在六歲時創作了第一首鋼琴奏鳴曲,七歲時創作短劇 The Sweeper of Dreams;九歲時創作了一首小提琴以及管弦樂隊協奏曲;十歲時創作她的第一首標準長度歌劇Cinderella,在2016年於 祖賓·梅塔 Zubin Mehta 指揮下在維也納歐洲首場演出,一年後於加州 San Jose 歌劇院進行美國首演。2019年,她在卡內基大廳首次亮相.

Continue Reading


中國交響世紀

March 07, 2020

李先生去逝後, 我聽到消息, 瞪著書架上這本 “中國交響世紀”好半天, 回想李先生那瘦弱的體態, 和與他體態不相稱的熱烈的眼神, 我於是將書從架上拿下來, 翻過書皮, 扉頁寫著一行字: “民謠與名曲的音樂素描”, 這個副題的確將這一套CD組的真實內涵說了清楚, “中國交響世紀”這個誇大的書名, 也許是想多賣幾套所想出的點子.

Continue Reading

當代傳奇

February 29, 2020

我雖聽爵士音樂, 但並不是照單全收, 通常也只聽所謂的 Mellow Jazz 軟調爵士, 聽這些音樂的時候, Dave Brubeck 這位鋼琴家, 作曲家的音樂常會出現, 他的音樂軟而不懶, 不容易聽厭, 每次聽都有想放下手邊的工作, 躺坐到沙發的衝動,

Continue Reading

合唱的交響韻味

February 22, 2020

Rutter 寫的合唱曲很有溪水潺潺的味道, 即使是用器樂演奏, 也是非常動聽, 所謂讚美詩是讚美上帝, 合唱或純器樂演奏, 型式不同, 旋律仍在, 同是讚美.

Continue Reading


神弓

February 15, 2020

Niccolò Paganini ((27 October 1782 – 27 May 1840) 是所謂的神弓 The Magic Bow, 他的小提琴演奏技巧, 歷史上無人能出其右, 為了挑戰自己的運弓能力, 帕格尼尼寫了不少技巧困難的曲子, 也發明了很多新的運弓技術,

Continue Reading

詩畫絲弦

February 08, 2020

Janacek 的作品因此之故, 常有與德弗札克類似的曲風, 他二十四歳發表 Idyll for Strings 詩畫絲弦一曲, 德弗札克也在場聆聽, 旁人評論說該曲太像德弗札克的作品, 德弗札克輕描淡寫地說, 兩人作曲都取材鄉野民謠, 類似之處無法避免, 愛才提攜後進之情溢於言表.

Continue Reading

催眠的作品

February 01, 2020

公爵於是請郭德堡做一首曲子, 專用來催眠, 郭氏技窮, 乃求救其老師巴哈先生, 巴哈就做了這個有一個主題, 卻有三十種變奏的組曲, 讓郭德堡交差, 重複與變化的曲式竟然令公爵酣然入睡, 郭德堡大喜過望, 乃支付巴哈四十個金幤.

Continue Reading


爵士鋼琴三重奏

January 25, 2020

古典音樂裏的鋼琴三重奏 Piano Trio 通常含鋼琴, 小提琴, 及大提琴各一, 作曲名家為這種演奏組合寫的作品不少, 大皆是奏鳴曲型式, 鋼琴, 小提琴, 大提琴輪流任主奏, 來來往往, 有些對話談天的味道, 此類曲式較易創作, 因此出版的作品也多.

Continue Reading

三百八十六年

January 18, 2020

德國 Oberammergau (在慕尼黑附近) 從 1634 年開始, 當地教會就每年演一次耶穌受難劇, 為逃過黑死病的祈禱還願, 演該劇的時候全城動員, 每一個市民不是演員, 就是舞台工作人員, 名聲傳出去之後, 先是歐洲, 後是美洲, 甚至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湧來欣賞, 因為動員龎大, 興師動眾, 該城乃改成逢整十年才演一次, 1990, 2000, 2010, 下一回要 2020 才演, 每年演五個月, 到 2020, 就有三百八十六年的歷史.

Continue Reading

黏答的琴鍵

January 11, 2020

也許是我自己的錯覺, 以為 Barenboim 仍被這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纒繞著, 電影裏的說法, 他對她算是仁至義盡, 但苛刻的英國人仍暗暗地有不能原諒的情緒, 倒底是誰心情沉重, 實在是沒個說法的.

Continue Reading


路卡聽普契尼

January 04, 2020

托斯卡尼的古老城市,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老城街道,棋盤分佈,車輛稀少,只有行人,看似易穿易行, 卻是很容易迷路的,路卡 Lucca 古城也不例外,我拿著旅館的地圖,小心翼翼循圖尋找普契尼音樂會的教堂,旅館說只要五分鐘的路,我花了十多分鐘,仍摸不著頭緒,問了路旁店家三,四次,好不容易找到了教堂。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