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追蹤梵谷

April 27, 2019

幾個月前,我站在人來人往的拉馬丁廣場的拐角,馬路對面是進入法國南部 Arles 的古羅馬門。這個地方對梵谷Vincent van Gogh 的一生至關重要。我身後是落花河 ,一個繁星滿天的夜晚,梵谷曾在這裡的碼頭作畫, 他的畫捕捉了閃爍的河面倒影, 在我面前是一條破敗的街道,它通向大片的向日葵花海,它們一次次出現在梵谷的畫作中。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19 NY Times Digest 紐時文摘

#54 撒哈拉、愛情和死亡

December 28, 2019

20世紀70年代初,台灣作家三毛在《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上看到一篇關於撒哈拉沙漠的文章,隨後告訴朋友她想去那裡旅行,並穿越撒哈拉沙漠。 朋友們以為她在開玩笑,沒想到她最終踏上旅程,並撰文稱,廣袤的撒哈拉沙漠是她的「夢中情人」。

Continue Reading

#53 - 大英博物館不大英

December 21, 2019

某次在英國參加研討會時,與會的研究者說了一個博物館笑話,「大英博物館根本一點都不英國!」(The British Museum is not British at all!)當下眾人都會心一笑,因為我們都深知「博物館」這個機構所代表的殖民原罪,而大英博物館又是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機構之一,並且數次拒絕他國索討文物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52 遊新加坡樟宜機場

December 14, 2019

我的機場度假就是這樣開始的。

別一聽到機場假期的想法就一臉厭棄,請容我解釋。這不是普通的機場,而是新加坡樟宜機場,它是一個主題公園,也是一座未來主義逍遙宮。機場通常是個靈薄獄,一道夾在你身處的地方和目的地間的旋轉門,但樟宜機場屬於罕有的會吸引你留下來的機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