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天際線上的亞洲雄心

July 27, 2019

摩天大樓誕生於美國,但近年來,它們在亞洲生根發芽,走向興旺。那裡的國家意識到,修建高樓大廈有助於它們被當作國際舞台上的一員。 一個多世紀前,紐約和芝加哥證明摩天大樓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一個經濟問題:如何讓一個地方同時容納即便不是數以千計也是數以百計的人和企業。特別是在高科技時代,城市集群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通過增加密度,摩天大樓帶來了一個競爭優勢,讓城市得以變成商業燈塔。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布在距離北京不遠的地方興建一座名為雄安的新城市計劃。這有些像是中國的夢想之地。未來的雄安將在現在的數百平方英里農田和城鎮上拔地而起,容納數以百萬計的人口,並成為科技就業的中心。和它效仿的城市——鄰近香港的深圳,以及上海,特別是浦東地區——一樣,雄安可能也會在某一天修建全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樓。深圳今年完工的平安國際金融中心115層,是世界第四高的大樓,而建成於2015年、128層的上海中心則是全球第二高大樓。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19 NY Times Digest 紐時文摘

#54 撒哈拉、愛情和死亡

December 28, 2019

20世紀70年代初,台灣作家三毛在《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上看到一篇關於撒哈拉沙漠的文章,隨後告訴朋友她想去那裡旅行,並穿越撒哈拉沙漠。 朋友們以為她在開玩笑,沒想到她最終踏上旅程,並撰文稱,廣袤的撒哈拉沙漠是她的「夢中情人」。

Continue Reading

#53 - 大英博物館不大英

December 21, 2019

某次在英國參加研討會時,與會的研究者說了一個博物館笑話,「大英博物館根本一點都不英國!」(The British Museum is not British at all!)當下眾人都會心一笑,因為我們都深知「博物館」這個機構所代表的殖民原罪,而大英博物館又是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機構之一,並且數次拒絕他國索討文物的要求。

Continue Reading

#52 遊新加坡樟宜機場

December 14, 2019

我的機場度假就是這樣開始的。

別一聽到機場假期的想法就一臉厭棄,請容我解釋。這不是普通的機場,而是新加坡樟宜機場,它是一個主題公園,也是一座未來主義逍遙宮。機場通常是個靈薄獄,一道夾在你身處的地方和目的地間的旋轉門,但樟宜機場屬於罕有的會吸引你留下來的機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