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週 - 有點小感冒

April 16,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有點小感冒!

有一個星期天的下午, 我和安到柏克萊大學音樂廳, 聽賞俄國的次女高音 Mezzo-Soprano Olga Borodina 的音樂會, 這位女歌手在開始表演之先, 説了一段話, 不外是很高興第一次到柏克萊演出, 她說行程緊湊, 休息不夠, 有點小感冒. 

據她會後和記者談起, 很後悔講了這句話, 她只是躭心演出品質會受影響, 不小心就說了這樣的話, 其實那一天她唱得不錯, 但觀眾聽到這樣的話, 一開始就帶所謂"有色的耳朵"去聽, 散場的時候, 也帶著問號離去; 第二天的樂評, 調侃她說感冒使她唱得更好, 我去了這場音樂會, 也帶著問號離去; 我接著去買了她的 CD, 聽聽她沒有感冒的歌聲.

這裏分享聖桑 Camille Saint-Saëns 所做歌劇參孫記 (Samson and Delilah) 裏的選曲 "Mon cœur s'ouvre à ta voix" (Softly Awakes My Heart)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十八週 - 給愛麗絲

April 30, 2021

給愛麗絲貝多芬終其一生都沒有發表, 曲子也沒有收入他的正式作品目錄, 一直到 1860 年一位音樂學者 Ludwig Nohl 才找出來發表, 大家猜貝多芬是暗戀一位女士而做, 專家學者努力搜尋, 想把這個曲子跟貝多芬交往過的女士搭上關係, 但迄今仍無定論.

Levit 說, 任何人戀愛的時候常常寫出令人贊歎的文字, 畫出使人摒息的畫作, 貝多芬談戀愛寫下給愛麗絲述說他的心緒, 琴聲旋律扣人心弦, 我們應該多去聽它, 品嚐他濃厚香醇如詩如夢的表達.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週 - 鷄權與人權

April 23, 2021

一群巴黎客躲到法國西邊的一個農村, 他們嫌村子裏一隻的大家都稱為 Maurice 的公鷄清晨啼叫的聲音太響亮, 他們先拜託 Maurice 的主人把 Maurice 關進籠子裏, 減低牠啼叫的音量, 主人不但拒絕, 更說公鷄啼叫是鷄權, 就好像人類唱歌是人權; 巴黎客實在受不了, 於是一狀告進法院, 沒想到卻敗訴了, 法官判決書上說: 公雞鳴叫, 牛糞滿地, 臭氣熏天, 耕耘機塞住馬路, 是法國鄉村的傳統景象, 沒有這些景象, 鄉村就不成為鄉村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五週 - 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April 09, 2021

我們最終決定把媽媽放在家旁邊的 Oakmont 墓園, 公路上一個出口就到了, 有官方地址, 在樹下, 遠眺奧琳達 Orinda 老家, 2021 年的清明節也是復活節, Russell 和我很簡單地把媽媽安置了, 很簡單, 沒有儀式, 於我們媽媽還是活著, 活在我們心裏.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