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週 - 波希米亞的女孩

June 11, 2021

`波希米亞的女孩 The Bohemian Girl 是十九世紀愛爾蘭作曲家 Michael William Balfe 所做的歌劇, 其中的一首曲子 I Dream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 我夢想住在有大理石大廳的華厦中 相當有名, 這首歌講的是一個出身平凡的波希米亞女孩, 愛上了一位波蘭流放在該地的貴族青年, 兩人在貴族的豪宅裏渡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這段平民和貴族的姻緣, 沒有什麼結果, 女孩回想這段時光, 常常想起大理石構建的豪宅內部, 發亮的石階, 磨光了的扶手, 還有鬆動冷洌的石板地, 走在上面壓出的吱呷聲.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三週 - 修道院啤酒

June 04, 2021

我和安有一回去德國慕尼黑附近的一家修道院參觀, 在修道院賣臘燭及手工藝品的禮品間喝了修士們自己釀製的啤酒, 真是好喝, 我跟安說我也想出家做修士, 換來安不以為然的白眼.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二週 - I Feel Lonely

May 28, 2021

很奇怪地, out of the blue, 我在找 Autumn Leaves 這首歌的時候, 跳出一段錄音 I Feel Lonely, 這是王大哥寄給我的一篇短文, 他寄給我的意思是分享他在妻子離世後紀錄下來的心情寫照, 他說當我們的另一半走了之後, 我們悲痛之餘, 會發現世界照常運行, 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們的日子已經翻天覆地, 沒有人會刻意來關照, 除了喪失另一半之外, 會發現自己的踽踽獨行的寂寞感; 安剛走, 王大哥刻意來關照我.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一週 - 梵谷的”星空”

May 21, 2021

1971 年美國歌手 Don McLean 讀了梵谷傳後, 寫了一首獻給梵谷的歌, 歌名 Vincent, 歌詞一開始就提到 The Starry Night 這幅畫, 因此大家也稱這首歌為 The Starry Starry Night, 梵谷的”星空”畫作也因此更廣為人知.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週 - 讓我哭泣

May 14, 2021 1 Comment

這首歌大家咸認義大利的 Mezzo-Soprano Cecilia Bartoli 唱得最有味道, Bartoli 自己也非常滿意自己的表演, 她接受紐約時報訪問, 特別強調她在 Covid-19 疫情緊繃期間, 常常唱這首歌, 她覺得這首歌鼓勵我們釋放我們的感情, 不要刻意克制, 讓我們和朋友家人互相一起哭泣, 疫情會使大家的感情變得更真實, 更穩固.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九週 -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May 07, 2021

今天從南灣來的八位朋友, 四對夫妻, 他們來 Oakmont Cemetery 要看看安新立的墓碑, 老劉帶了 Guitar 來, James 說我來唱一首詩篇第23篇, 詩篇第 23 篇我大概一輩子不知道唸過多少次了, 但從來沒有一次受到這麼大的衝擊, 有這麼大的感動, 人間的愛在基督耶穌裏是這麼得真實, 可以聽得到, 可以觸得到, 可以擁抱得到....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八週 - 給愛麗絲

April 30, 2021 1 Comment

給愛麗絲貝多芬終其一生都沒有發表, 曲子也沒有收入他的正式作品目錄, 一直到 1860 年一位音樂學者 Ludwig Nohl 才找出來發表, 大家猜貝多芬是暗戀一位女士而做, 專家學者努力搜尋, 想把這個曲子跟貝多芬交往過的女士搭上關係, 但迄今仍無定論.

Levit 說, 任何人戀愛的時候常常寫出令人贊歎的文字, 畫出使人摒息的畫作, 貝多芬談戀愛寫下給愛麗絲述說他的心緒, 琴聲旋律扣人心弦, 我們應該多去聽它, 品嚐他濃厚香醇如詩如夢的表達.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七週 - 鷄權與人權

April 23, 2021

一群巴黎客躲到法國西邊的一個農村, 他們嫌村子裏一隻的大家都稱為 Maurice 的公鷄清晨啼叫的聲音太響亮, 他們先拜託 Maurice 的主人把 Maurice 關進籠子裏, 減低牠啼叫的音量, 主人不但拒絕, 更說公鷄啼叫是鷄權, 就好像人類唱歌是人權; 巴黎客實在受不了, 於是一狀告進法院, 沒想到卻敗訴了, 法官判決書上說: 公雞鳴叫, 牛糞滿地, 臭氣熏天, 耕耘機塞住馬路, 是法國鄉村的傳統景象, 沒有這些景象, 鄉村就不成為鄉村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六週 - 有點小感冒

April 16, 2021

據她會後和記者談起, 很後悔講了這句話, 她只是躭心演出品質會受影響, 不小心就說了這樣的話, 其實那一天她唱得不錯, 但觀眾聽到這樣的話, 一開始就帶"有色的耳朵"去聽, 散場的時候, 也帶著問號離去; 第二天的樂評, 調侃她說感冒使她唱得更好.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五週 - 一個清而明的日子

April 09, 2021

我們最終決定把媽媽放在家旁邊的 Oakmont 墓園, 公路上一個出口就到了, 有官方地址, 在樹下, 遠眺奧琳達 Orinda 老家, 2021 年的清明節也是復活節, Russell 和我很簡單地把媽媽安置了, 很簡單, 沒有儀式, 於我們媽媽還是活著, 活在我們心裏.

Continue Reading

第十四週 - 山羊 Smitty

April 02, 2021

他的生平裏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結了五次婚, 每次都生一個孩子, 有個比喻說男人是茶壺, 女人是茶杯, 一個茶壺要配一堆茶杯, 這個比喻用在 這個 Kenny rogers 身上, 倒是頗為恰當的: 1958 年第一任太太是 Janice , 1960 年第二任太太 Jeane, 1964 年第三任太太 Margo, 1977, Marianne, 1997 最後一位太太 Wanda.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三週 - 留學生的遺憾

March 26, 2021

Frank 說他這一輩子最遺憾的是文化不能生根, 他們的年紀剛開始有些音樂藝術方面的喜好, 踫到戰亂, 忙著逃難, 只要有隔宿之糧, 能吃飽就很高興了, 談不上喜歡什麼流行歌曲, 等到了台灣安頓下來讀書, 台灣一切草創, 也沒什麼娛樂, 偶爾聽一些上海的呢噥小曲, 大學一畢業就到了美國, 忙讀書, 忙就業, 忙成家, 說到娛樂也只是跟著電視走, 而家鄉母語文化當年沒有網路, 也傳不到太平洋的對岸, 王大哥的意思隠隱含著不無遺憾的心情.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二週 - 帶來希望的安慰之歌

March 19, 2021 1 Comment

分享 Amazing Grace 和 Over the Rainbow, 彩虹是上帝與人定約的標記, 虹橋美麗七彩的顏色是陽光從不同角度照射雨滴, 產生的所謂折射的現象: 陽光是源頭, 上帝就是光, 就是源頭, 我們的人生因為找到心靈裏的源頭而有了意義, Amazing Grace 演奏的時候配上澟洌的寒風, 表示我們正在走過風雨, 風雨過後彩虹就出現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十一週 - 舒伯特粉絲俱樂部

March 12, 2021

月會大概有二十個人參加, 都是年輕人, 男女各半, 大家先一起唱舒柏特的名曲音樂頌, 男中音在古典吉他的伴奏下, 唱小夜曲, 然後用一首詩解釋這首歌的內涵.

Continue Reading

第十週 - 歌詞聽歌 - 從何說起?

March 05, 2021 1 Comment

歌名: Where do you start? 從何說起?
歌者: Shirley Horn (1934 - 2005)

我們聽英文歌, 常常是喜歡歌的旋律, 卻因為英文不是母語, 往往不深讀歌詞, 或者讀了歌詞卻抓不住其中的感覺, 如果我們把詞不但翻譯也潤飾為中文, 一面聽歌, 一面讀譯文歌詞, 這個時候會得到一個奇特的聆賞感受, 旋律悠雅, 歌聲美妙, 而歌詞又令我們抓到旋律加歌聲要傳達的情感, 真是奇特的經驗.

Continue Reading


第九週 - 歐梅鎮的神蹟

February 26, 2021

沒想到 2020 年 Covid 19來襲, 當年的耶穌受難劇也延到 2022 年才會上演, 據當地教堂的牧師說該鎭到2020 年四月中, 一個 Covidd 19 的案例都没有, 他很篤定地說 1634 年鎮民還願的神蹟持續到現在還保護這個小城.

Continue Reading

第八週 - Make America Kind Again

February 19, 2021

柴可夫斯基的 1812 序曲雖然說和拿破崙有關, 卻不是歌頌拿破崙的, 這首號稱交響詩 Tone Poem 的曲子, 是在歌頌俄國人民堅持抵抗拿破崙, 他們的持久戰耗盡法軍的補給, 不得不在寒冬裏從莫斯科撤退, 不但是敗戰一場, 而且狼狽不堪.

Continue Reading

第七週 - 拉麵道

February 12, 2021 2 Comments

回家的路上,二人一路無語,專家忽然問:「你爲什麼車開得這麼快?」,我用一種很急促的口氣回答:「我要去參軍!」,「參什麼軍啊?」,「解放軍!這拉麵已變成我身體的一部份,我必須趕快回家。」, 專家與我忽地大笑,笑聲未落, 專家加了一句:「開快點,開快點!」


Continue Reading


第六週 - 微醺音樂會

February 05, 2021 1 Comment

Jazz 音樂會通常非常輕鬆, 大家隨著厚重的 Bass 和不同大小的鼓敲出來的節拍搖擺, 精彩處"yes"聲此起彼落, 聽眾都是中老年人, 很多是一個人來, 包括我在內, 喇叭音樂不但聽起來過癮, 大家跟著愰啊愰的, 好像喝了一些酒, 整個場子有點"微醺的感覺, 現在想起來, 在 Covid-19 lock down 前能夠去一場音樂會, 實在是彌足珍貴的.

Continue Reading

第五週 - 文藝老青年

January 29, 2021

有一次我把這首歌 ’s Wonderful 放在網上, 我的音樂知識不足, 以為 ’s Wonderful 是 It is Wonderful 的縮寫, 就逕自把歌名改成 It is Wonderful, 那一天晚上就接到 Bob 的來電, 說這首歌的名字應該是 ’s Wonderful, 唱也是這麼唱的, 我於是再上網找資料, 果然不錯, 應該是 ’s Wonderful.

Continue Reading

第四週 - 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January 22, 2021

時間是2014年九月二十二日星期天, 我們總共有六個人, 三對, 喬治王和他太太, 福瑞夏和他夫人, 我和安, 我們先去喜瑪拉亞山餐廳吃尼泊爾餐, 大概是爬山需要塩份吧! 這頓美食好像是打翻了塩罐子, 鹹得翻天! 難怪安說最好吃的只有兩樣: 不鹹的烘餅, 和冰水, 這頓尼泊爾餐好像預告我們將有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Continue Reading


第三週 - Russia House

January 15, 2021 1 Comment

Russia House 以前看的時候沒什麼特別印象, 這次再看感受特別深, 差別在於以前看的時候還沒去過俄羅斯和葡萄牙, 2014 年我和安參加 Viking 的俄羅斯川遊, 光莫斯科就呆了五天, 聖彼得堡 (列寧格勒)也呆了三天, 而 2019 年我去了一趟葡萄牙里斯本, 在里斯市內的陡坡上搭電車繞, Russia House 的故事都發生在這兩個城市, 片中景色彷彿又帶著我重新遊覽, 而安已離去四年多, Russia house 惹起我今夕何夕的淡淡的愁緖.

Continue Reading

第二週 - 鋼琴詩人傅聰

January 08, 2021 1 Comment

1953 年傅聰被選派參加海外友誼歌舞團, 前往東歐表演, 在波蘭華沙演出的時候, 得到教授 Drzewiecki 的賞識收為弟子, 傅聰返國後次年回到華沙跟隨 Drzewiecki 學習,次年參加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 比賽結束後傅聰離開波蘭,沒有依規定回到中國,在波蘭友人的協助下定居英國倫敦, 在倫敦展開他的職業演奏生涯, 大陸改革開放之後, 傅聰方始定期回國和國內樂壇交流.

Continue Reading

第一週 - 西風的話

January 01, 2021

冬天已經到了, 春天還會遠嗎?
萬木凍欲折, 孤根暖獨回.
前村深雪裡, 昨夜一枝開.
風遞幽香出, 禽窺素艷來.
封箋雪萊寄, 早發望春台.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