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週 - 安可人生

October 22, 2021

人生追求的是安可, 安可不一定是別人替你喝彩, 安可應該是自我期許的一種態度, 安可最好來自自己, 表示我們過日子對得起自己, 對得起自己是一種無憾的境界, 無憾人生, 人生無憾, 不是算總帳, 而是 Forgive but not forget 的修養.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二週 - 向月亮傾訴

October 15, 2021

捷克作曲家德弗札克 (1841 - 1904 Antonio Dvorak) 的成名在於他所做的新世界交響曲, 很少人將他和歌劇連想在一起, 因此他也將歌劇創作視之為"副業".

其實德弗札克是中提琴手, 年輕時加入布拉格歌劇院, 經常為不同的歌劇伴奏, 莫札特, 華格納, 韋爾第各歌劇專家的作品, 他都耳熟能詳.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一週 - 奇妙的旅程

October 08, 2021

早,她說,早,我說,回家嗎?我繼續説,是的,我是回家,你呢?我是移民去明州,離開住了四十年的陽光加州,她問,哦!為什麼呢?我打開手機給她看被三個孫女糾纏的照片,女士繼續說,應該的,應該的。

你好,我是 Paul, 介紹自己是一種禮貌,你好,我是 Ann, 她說,我有些儍住了,喉間忽然有些哽塞,就不再説話了。

Continue Reading


第四十週 - 上主的冰淇淋

October 01, 2021

這個小蜂房是鎮中心的上主的冰淇淋店 Loard's Ice Cream,店主人是 Mr. Loard, 由於 Loard 與 Lord  發音相同,所以英文名稱聽起來像是上主的冰淇淋店,基督徒常用 Lord 這個字來稱呼耶穌,我們稱主耶穌,就是 Lord Jesus,稱主的禱告,Lord's Prayer 就是主禱文,我們在天上的父.......,稱 Lord's Supper 就是耶穌最後的晚餐,所以 Lord's Ice Cream 就是主的冰淇
淋店。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九週 - 湯姆搬鋼琴專家

September 24, 2021

我問老先生這一行幹了多久, “四十年!” 他說, 哇! 從年輕幹到老, 可能這一行還有利可圖, 老先生說搬鋼琴靠腦子和經驗, 不是賣蠻力的, 競爭不多, 吃這口飯還安定.我又問他會不會彈鋼琴, 他搖搖頭, 說: 成天搬這麼重的東西, 誰能有心情去彈它! 說的也是, 我問這個問題有些搭不上調!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八週 - Ode to Joy 快樂頌

September 17, 2021

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
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
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七週 - 奇異恩典

September 10, 2021

「這裏休息的是 John Newton 牧師,他從前是位犯罪作惡不信上帝的人,曾在非洲作販售奴隸的生意,但藉著救主耶穌基督的豐盛憐憫,得蒙上帝的赦免,並且被指派做傳福音的事工。」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六週 - 鋼琴小夜曲的創始者

September 03, 2021

約翰.菲伊德 John Field (1782 - 1843) 是鋼琴小夜曲形式 Piano Nocturne 的創始者, 終其ㄧ生總共作有十八首小夜曲形式的曲子, 1812年最早所作的前三首, 據說對蕭邦影響甚大, 蕭邦總共寫了二十一首小夜曲.

Continue Reading

特別主題 - 人生如戲

August 27, 2021

從”接戲”到上演有約三個月的時間, 我”永不止息”地練習, 和劇裏的老婆, 舊情人, 親戚, 朋友, 隣居們排演互動, 生活又重拾了一些重心, 安離開我的傷痛逐漸淡去, 痛化成愁, 愁緒雖纏人, 卻是一種正面的思念.

“人生如戲”大方推出, 大家捧場, 每一場都滿座, 南灣一群朋友組了個粉絲團, 上來看戲, 又一起吃了一頓豪華的鯉魚門海鮮大餐, 他們說這是他們第一次來捧戲子.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五週 - Anna Lisa

August 27, 2021 3 Comments

如果説安的離去改變了我, 就是我開始學習接受, 接受朋友的關懷, 接受弟兄姊妹的愛, 因為我體會到神先愛了我們, 所有的愛都是有這個根基, 約翰一書 4:19 就這麼說: 我們愛, 因為神先愛我們.

Continue Reading

特別主題: 我的母親

August 20, 2021 7 Comments

無私的愛, 非凡的作風, 堅強的內裏, 溫暖又幽默的人品, 加上純度如精金的信仰, 這些”定義”了我的媽媽.

我當然思念媽媽, 總是遺憾在世相處的時間不夠, 但是想到她是個天使, 即使在天國裏, 她一定也一如以往, 關心其他的天使, 説:”你的翅膀有些破洞, 我幫你補一補!”, 或者跟以前一樣, 安安靜靜聽其他的天使傾訴他們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四週 - 少年維特的煩惱

August 20, 2021

談戀愛會使人靈感觸電, 寫下雋永感人的字句, 我們來讀一讀少年維特寫給他傾慕的姑娘的信的節錄, 充滿了活力, 充滿了熱情, 這些活力熱情無處宣洩, 鑄成維特自殺的悲劇, 讀了維特寫的字句, 我想起兩首曲子, 在這裏與您分享, 一首是 I fall in love too easily, 是由 Frank Sinatra 唱紅的一首電影主題曲, 另外一首是法國作曲家 Massenet 所做的歌劇”Werther 維特”裏的一個選曲 - “為什麼要叫醒我?”.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三週 - 抱歉是難以啟齒的語言

August 13, 2021

Ray Charles 眼睛瞎了的歌星, 在晚年的時候灌製了一張”Genius Loves Company”的雙重唱的CD, 邀請一些大歌星和他唱歌, 有點在他離世之前, 推出一張紀念性的專輯, Ray 邀請 Elton John 和他唱這首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Ray 的肝病已經相當嚴重, 但他仍然打起精神和 Elton John 錄好這首歌, Elton John 說他是硬吞下滿腹的哀傷, 含著淚水唱歌, 錄音室裏的技術人員隔著隔音窗看他們兩人唱歌, 每個人都到處找手紙擦涙.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二週 - 愛到深處無怨尤

August 06, 2021

電影 Love Story 裏的對話 ”Love means never having to say you are sorry!”, 和“愛到深處無怨尤”的詞有相類似的訴說, 另外有相似的表達的是英國歌星 Elton John 寫的歌:”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一週 - 台大合唱團

July 30, 2021

台大合唱團是台灣規模最大的學生合唱團,每一次音樂會都有一百人左右參加演出, 該團的特色是勇於嘗試在演出形式上力求創新,不但選的曲子跳出傳統, 更在演唱的時候搭配不同的燈光效果及豐富的肢體動作, 展示合唱藝術的多元性,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週 - 港式飲茶

July 23, 2021

今天我刻意開車三十分鐘去一家新開張的大華九九買菜, 因為它旁邊有一家港式茶樓, 我想複製我印象中的港式飲茶, 先買了份世界日報, 奇華酒樓十一點鐘開門, 走進大廳, 我是第一個客人, 挑了一個角落坐下, 來壺菊普, 我學香港人攤開報紙, 想抓住港式飲茶的瀟洒, 但美國老土還是老土, 蝦餃, 燒賣, 芋頭餃, 蒸排骨, 馬拉糕, 蛋塔, 叫了一桌, 報紙上的新聞都在電腦上讀過, 已經不新鮮, 我走回美式飲茶的老路, 集中精神吃點心, 好吃! 拍拍肚子我埋單結帳, 四十七美元含捐小, 我咕嚕這不是天天可以來的港式飲茶.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九週 - 回家吧!

July 16, 2021

周六的下午, 北京著名的潘家園古玩市場反覆播放《回家》的悠揚旋律,通常在打烊前一個半小時開始播放, 市場裏一付亂中有序的景象,當最後一批撿便宜的人們在 Going Home 直笛聲中走出大門的時候, 小販收拾起長征時代的宣傳煙灰缸,1930年代的電話機,還有「古董」玉符, 也魚貫離去, 空空盪盪的市場裏, 同樣一首歌仍在迴響, 直到管理員熄了燈.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八週 - 乘著歌聲的天使

July 09, 2021

Natalie Cole 和她的父親唱歌有一個共通處 - 就是他們的態度, 唱歌於他們不是一種宣洩, 而是一種謙柔呈現的華貴表徵, 如果深入描述父女兩人的歌唱特質, Nat King Cole 的歌風就好像在月光拂照的室外長廊, 坐在搖椅上愰動, 所襯托出來的閒適, 而 Natalie 則是呈現在喧囂的都市裏, 在溫暖的室內一角, 清脆有緻的旋律傳送, 她較父親能更精緻, 更穩定地輸送靈性音樂特有的輕柔感 (Sassiness).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七週 - 望春風(父親和吉典吉他)

July 02, 2021

媽媽晚年的派金森症不但折磨媽媽, 也折磨了父親, 晚年的父親是以他最謙卑的姿態愛他的妻子,他忽然不再彈吉他,只因為媽媽說: 吉他撩起她很多辛苦持家的哀愁回憶, 最愛的吉他不再彈, 父親把自己掛到牆上, 把他最深擎的愛給了出來.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六週 - 歌詞聽歌(為生命舉杯)

June 25, 2021

所以為生命舉杯,
每一歡娛的時刻,
為生命舉杯,
敬追夢的人, 和他們的夢,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五週 - 賓漢

June 18, 2021

1959 年完成的賓漢, 贏得史無前例的十一項奧斯卡獎, 大部份人記得的是賽馬的場景.

電影作曲家 Miklós Rózsa 為該片所做配樂, 雖亦得獎, 光芒卻被賽馬場景所蓋過, 較少人提起, 其實如果單單將該片配樂放來聽, 即使不看影片, 我們也可以感受到羅馬帝國時代的氣勢和氛圍. Miklós Rózsa 與 MGM 製片廠有長期合約, 但選片配樂是他的權利, 他自願請纓做這部將近四小時的電影的配樂, 據他自己的說法, 是要創作只有耶穌基督配得的音樂.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四週 - 波希米亞的女孩

June 11, 2021

`波希米亞的女孩 The Bohemian Girl 是十九世紀愛爾蘭作曲家 Michael William Balfe 所做的歌劇, 其中的一首曲子 I Dreamt I Dwelt in Marble Halls 我夢想住在有大理石大廳的華厦中 相當有名, 這首歌講的是一個出身平凡的波希米亞女孩, 愛上了一位波蘭流放在該地的貴族青年, 兩人在貴族的豪宅裏渡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這段平民和貴族的姻緣, 沒有什麼結果, 女孩回想這段時光, 常常想起大理石構建的豪宅內部, 發亮的石階, 磨光了的扶手, 還有鬆動冷洌的石板地, 走在上面壓出的吱呷聲.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三週 - 修道院啤酒

June 04, 2021

我和安有一回去德國慕尼黑附近的一家修道院參觀, 在修道院賣臘燭及手工藝品的禮品間喝了修士們自己釀製的啤酒, 真是好喝, 我跟安說我也想出家做修士, 換來安不以為然的白眼.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二週 - I Feel Lonely

May 28, 2021

很奇怪地, out of the blue, 我在找 Autumn Leaves 這首歌的時候, 跳出一段錄音 I Feel Lonely, 這是王大哥寄給我的一篇短文, 他寄給我的意思是分享他在妻子離世後紀錄下來的心情寫照, 他說當我們的另一半走了之後, 我們悲痛之餘, 會發現世界照常運行, 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們的日子已經翻天覆地, 沒有人會刻意來關照, 除了喪失另一半之外, 會發現自己的踽踽獨行的寂寞感; 安剛走, 王大哥刻意來關照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