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週 - 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January 22,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時間是2014年九月二十二日星期天, 我們總共有六個人, 三對, 喬治王和他太太, 福瑞夏和他夫人, 我和安, 我們先去喜瑪拉亞山餐廳吃尼泊爾餐, 大概是爬山需要塩份吧! 這頓美食好像是打翻了塩罐子, 鹹得翻天! 難怪安說最好吃的只有兩樣: 不鹹的烘餅, 和冰水, 這頓尼泊爾餐好像預告我們將有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我們把車停好, 往柏克萊的音樂廳走去, 路上就感覺到氣氛不同, 街上大部分是拉丁諾族, 年輕人不少, 都是用跑的, 有一些打扮華麗的中年婦女很小心地走路, 走路的姿態好像要搭配他們一身的華麗, 街上充滿了拉丁氣息, 好像是什麼節日似的, 今晚是墨西哥國家級的 Mariachi 馬利雅集樂隊表演, 難怪這些拉丁諾同胞這麼興奮.

還沒進到音樂廳, 前面廣場就有免費的 Mariachi 表演, 是柏克萊加大的 Mariachi 樂隊, 一群年輕人圍繞著樂隊又嘣又跳的, 我感染了這個氣息, 腳步也忽然輕快起來, 進了音樂廳, 只見全場都是墨西哥族裔, 我們六人大概是唯一的非墨裔觀眾.

Mariachi 音樂我不懂, 只覺得這種音樂口味很重, 一切都很大, 聲音大, 吉他超大, 樂隊團員都戴了頂大帽子, 音樂響起的時候, 觀眾並不安靜下來, 其實也無所謂, 因為音樂本身很大聲, 又有多支喇叭, 蓋過了觀眾的吵雜聲, Mariachi 音樂聽起來有一種”很簡單”的感覺, 旋律悅耳卻不令人感動, 好像喝下一杯奶茶, 很甜, 很滿足.

好不容易樂隊奏了一些男女談戀愛的曲子 (節目表裏是這麼說的, 但聲音仍然很大, 好像墨西哥人談戀愛是用吼的!), 音樂慢下來, 觀眾也稍為安靜, 我們平心靜氣地欣賞, 但好景不常, 男女戀愛談成功, 婚禮上場, 大家歡樂, 音樂幾近瘋狂, 台下觀眾全部站起來, 又拍手, 又搖擺, 真是 High 到最高點, 我們六個老中被墨西哥同胞築成的人牆圍住, 不知如何是好, 福瑞夏忽然也站起來, 也跟著拍手搖擺, 我們其他五人只好也跟著依樣畫葫蘆, 隔隣的老墨猛向我比大姆指, 意思是甚為嘉許, 忽然他從椅子下拿出一頂墨西哥大草帽, 往我頭上一戴, 一下子我看起來真像一個墨裔同胞, 我們六人跟著大夥胡鬧, 坐下站起, 就這麼熬過了這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Mariachi 音樂源自墨西哥街頭, 現在已發展成墨西哥國家級的文化資產, 這裏和您分享一些 Mariachi 音樂, 我說不上喜不喜歡, 還可以接受就是, 您想多瞭解這種音樂的有關資訊, 網上去 google 一下, 資料很多, 這裏分享的是一首比較安靜的情歌: Lástima Que Seas Ajena, 英文是 Too Bad You are taken, 中文是真遺憾, 你已名花有主.




Leave a comment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五十二週 - 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

December 23, 2021

很多小孩子都在問這個問題, 但是他們大了以後, 連問題也懶得問, 或者就像我女兒一樣, 說只有”想當聖誕老人的那個人”的確存在, 1897 年, 八歲的 Virginia 寫信給紐約的報紙 The Sun, 就問聖誕老人存不存在, 報紙的專欄作家 Francis Church 也煞有介事的回答這個問題, 他說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應該自己回答這個問題, 每個人都要自行決定, 聖誕老人送禮物這件事, 在我們生活裏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你可以只是享受一下送禮收禮的人情溫暖, 或者你可以循著聖誕老人的故事, 去瞭解為什麼耶穌降生是人類莫大的禮物, 讓聖誕的”福音”在你心裏發酵.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一週 - 聖誕樹

December 16, 2021 2 Comments

馬丁路德有一個夜晚搭馬車經過一處森林, 從茂盛的林木間往上看到天空閃耀的星星, 回到教堂就在教堂的樹上掛上點亮的臘燭, 從此聖誕樹點燈是重要的裝飾, 而將聖誕燈點亮成為一個宣告聖誕假期來臨的儀式, 全世界各地裝了聖誕樹的鄉鎭都會選日子召集市民聚會點燈, 美國總統每年也會在12月初選一天將白宮草坪上的聖誕樹的燈點亮.

Continue Reading

第五十週 - 芬蘭頌

December 09, 2021

做調查的一位教授舉了一個例子說明芬蘭社會的快樂現象, 他說他在赫爾辛基街頭, 常常在週六清晨看到一些七, 八歲的小孩走在街上, 手上拿著週末的報紙, 他們都是替爸媽出來買報紙的, 在其他國家早就引來警察干涉, 因為小孩單獨上街是不安全的, 在芬蘭, 小孩單獨上街卻是常態, 反應了整個社會彼此互信的牢固基礎, 我想我的三個小孫女如果生在芬蘭多好, 一個沒有考試的國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