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週 - 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January 22, 2021

各位朋友們平安: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時間是2014年九月二十二日星期天, 我們總共有六個人, 三對, 喬治王和他太太, 福瑞夏和他夫人, 我和安, 我們先去喜瑪拉亞山餐廳吃尼泊爾餐, 大概是爬山需要塩份吧! 這頓美食好像是打翻了塩罐子, 鹹得翻天! 難怪安說最好吃的只有兩樣: 不鹹的烘餅, 和冰水, 這頓尼泊爾餐好像預告我們將有一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我們把車停好, 往柏克萊的音樂廳走去, 路上就感覺到氣氛不同, 街上大部分是拉丁諾族, 年輕人不少, 都是用跑的, 有一些打扮華麗的中年婦女很小心地走路, 走路的姿態好像要搭配他們一身的華麗, 街上充滿了拉丁氣息, 好像是什麼節日似的, 今晚是墨西哥國家級的 Mariachi 馬利雅集樂隊表演, 難怪這些拉丁諾同胞這麼興奮.

還沒進到音樂廳, 前面廣場就有免費的 Mariachi 表演, 是柏克萊加大的 Mariachi 樂隊, 一群年輕人圍繞著樂隊又嘣又跳的, 我感染了這個氣息, 腳步也忽然輕快起來, 進了音樂廳, 只見全場都是墨西哥族裔, 我們六人大概是唯一的非墨裔觀眾.

Mariachi 音樂我不懂, 只覺得這種音樂口味很重, 一切都很大, 聲音大, 吉他超大, 樂隊團員都戴了頂大帽子, 音樂響起的時候, 觀眾並不安靜下來, 其實也無所謂, 因為音樂本身很大聲, 又有多支喇叭, 蓋過了觀眾的吵雜聲, Mariachi 音樂聽起來有一種”很簡單”的感覺, 旋律悅耳卻不令人感動, 好像喝下一杯奶茶, 很甜, 很滿足.

好不容易樂隊奏了一些男女談戀愛的曲子 (節目表裏是這麼說的, 但聲音仍然很大, 好像墨西哥人談戀愛是用吼的!), 音樂慢下來, 觀眾也稍為安靜, 我們平心靜氣地欣賞, 但好景不常, 男女戀愛談成功, 婚禮上場, 大家歡樂, 音樂幾近瘋狂, 台下觀眾全部站起來, 又拍手, 又搖擺, 真是 High 到最高點, 我們六個老中被墨西哥同胞築成的人牆圍住, 不知如何是好, 福瑞夏忽然也站起來, 也跟著拍手搖擺, 我們其他五人只好也跟著依樣畫葫蘆, 隔隣的老墨猛向我比大姆指, 意思是甚為嘉許, 忽然他從椅子下拿出一頂墨西哥大草帽, 往我頭上一戴, 一下子我看起來真像一個墨裔同胞, 我們六人跟著大夥胡鬧, 坐下站起, 就這麼熬過了這個口味很重的夜晚.

Mariachi 音樂源自墨西哥街頭, 現在已發展成墨西哥國家級的文化資產, 這裏和您分享一些 Mariachi 音樂, 我說不上喜不喜歡, 還可以接受就是, 您想多瞭解這種音樂的有關資訊, 網上去 google 一下, 資料很多, 這裏分享的是一首比較安靜的情歌: Lástima Que Seas Ajena, 英文是 Too Bad You are taken, 中文是真遺憾, 你已名花有主.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三十一週 - 台大合唱團

July 30, 2021

台大合唱團是台灣規模最大的學生合唱團,每一次音樂會都有一百人左右參加演出, 該團的特色是勇於嘗試在演出形式上力求創新,不但選的曲子跳出傳統, 更在演唱的時候搭配不同的燈光效果及豐富的肢體動作, 展示合唱藝術的多元性,

Continue Reading

第三十週 - 港式飲茶

July 23, 2021 1 Comment

今天我刻意開車三十分鐘去一家新開張的大華九九買菜, 因為它旁邊有一家港式茶樓, 我想複製我印象中的港式飲茶, 先買了份世界日報, 奇華酒樓十一點鐘開門, 走進大廳, 我是第一個客人, 挑了一個角落坐下, 來壺菊普, 我學香港人攤開報紙, 想抓住港式飲茶的瀟洒, 但美國老土還是老土, 蝦餃, 燒賣, 芋頭餃, 蒸排骨, 馬拉糕, 蛋塔, 叫了一桌, 報紙上的新聞都在電腦上讀過, 已經不新鮮, 我走回美式飲茶的老路, 集中精神吃點心, 好吃! 拍拍肚子我埋單結帳, 四十七美元含捐小, 我咕嚕這不是天天可以來的港式飲茶.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九週 - 回家吧!

July 16, 2021

周六的下午, 北京著名的潘家園古玩市場反覆播放《回家》的悠揚旋律,通常在打烊前一個半小時開始播放, 市場裏一付亂中有序的景象,當最後一批撿便宜的人們在 Going Home 直笛聲中走出大門的時候, 小販收拾起長征時代的宣傳煙灰缸,1930年代的電話機,還有「古董」玉符, 也魚貫離去, 空空盪盪的市場裏, 同樣一首歌仍在迴響, 直到管理員熄了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