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週 - 拉麵道

February 12, 2021 2 Comments

梨群所居 · #1 - 拉麵道

各位朋友們平安:

新年快樂, 今天的週末問安的主題是 - 拉麵道.

兒子喜歡美食, 也喜歡做菜, 新年除夕大餐他說要大做日本拉麵, 我沒有注意到他話中說的"大做", 我以為最多是買預先熬好的湯頭料, 做點好湯, 放些薄切肉, 切開的煮蛋, 加上一些其他的佐料就成, 沒想到他是要大張旗鼓買豬頭肉, 帶肉的骨頭, 從頭熬湯頭做起, 他說光湯頭要熬十二個小時.

我想起十一二年前和 Ann 一起看的一部電影 - "拉麵道", 下面是看完電影後去柏克萊吃拉麵的歷險記., 文中的專家是我們一群老男人彼此互稱家裏的太太的尊稱, 我們很早就放棄了傳統的"賤內"的稱呼, 稱太太們為專家是因為我們男人談經世濟國, 生活瑣事卻是一竅不通, 太太很多人生各類事物都好像比我們懂, 故尊稱為專家.

日本人號稱是一粒砂看世界的民族,意思是很多平常生活裏的小事,他們都可以發展出一套放諸全民皆準的程序來,例如茶道,花道,劍道,這些道全民操練,樂此不疲;最近看了一部電影,才瞭解日本人連做拉麵都有道可循,我開始懷疑日本人是從一粒砂看世界,還是眼睛裏有砂子來看世界,凡是不符我道的,都無法忍受。

故事是這樣的:

一個美國女孩追男朋友追到東京,男朋友郤棄她而去,傷心之餘,她希哩花啦吃了一碗拉麵,

吃拉麵有安慰人的功效, 女孩吃完之後竟然不再悲傷, 她萌生學做拉麵之念,於是拜師學藝,從洗厠所,倒垃圾,洗碗擦地做起,熬了一年,終於學會熬高湯,配做料,調味道;一碗麵做出來中規中矩,但教她的大師老覺得她的麵少了些什麼,卻捉摸不出來,大師於是帶著女弟子去朝見大師的老師,在老袓師面前烹煮一番,恭聆教益,老祖師嚐完女弟子的拉麵,指著掛在天花板上的紅燈籠說:「這上面的"味自慢"三個字指的不只是湯頭,不只是麵勁,不只是滷肉,最重要的是你做麵的心情,要將自己的感情投入,想想看:你做的拉麵,一吃下肚,就變成你的客人的身體的一部份,你豈能不投入感情,小心從事,做麵的人有感情,吃麵的人體會得出來,麵自然好吃。」

結局是美國女孩變拉麵大師,找到新男友,回家鄉開了一家拉麵店,從此快樂無邊。

看完電影,感動不已,我與專家於是開車前往柏克萊造訪菱麵館,麵館窗囗也掛了一個有"味自慢"三個字的紅燈籠;坐定,點了麵,晚娘面孔的胖女跑堂,把麵重重地丟上桌,我撈了一下麵條,一股魚腥味直衝鼻門,原來麵湯上擺的海帶條有些發醺臭,雖然如此,我望著燈籠上的味自慢,想到拉麵袓師的叮嚀,還是把整碗麵吃下肚。

回家的路上,二人一路無語,專家忽然問:「你爲什麼車開得這麼快?」,我用一種很急促的口氣回答:「我要去參軍!」,「參什麼軍啊?」,「解放軍!這拉麵已變成我身體的一部份,我必須趕快回家。」, 專家與我忽地大笑,笑聲未落, 專家加了一句:「開快點,開快點!」

分享的音樂是 - 壽喜燒 Sukiyaki, 這首歌的原名是昂首向前走 Look Up as You Walk, 是1961年由日本歌手坂本九在全世界唱紅的, 為了在日本之外的市場推廣, 歌名改為《壽喜燒》Sukiyaki,世界各地的歌手競相翻唱成各國語言, 歌詞的涵義是要失戀的人振作起來, 走路的時候要抬起頭來, 把過去拋去, 迎向未來.




2 Responses

Jane
Jane

February 17, 2021

聽後恍然大悟,“道”必然是來自“道教”的道。每每須給外國友人解釋“道”,總是簡單的說明,道is the WAY。 我們中國人想到“道”,就立刻聯想到儒教,道教,這所謂的中國傳統哲學教義。然而日本人卻將“道”運用到生活中,從“修驗道”,“茶道”,“花道”,“劍道”,“柔道”到這兒您談到的“ラーメン道“。 為了達成各式各樣的 “道“,學習是唯一的 “道“路。要學就要用心,要成就就得鍛煉,考試通過才能走到“道“ 的那一端。 “道“原來是“悟“。懂了,懂了,太感謝了。

Ray Chi
Ray Chi

February 13, 2021

好巧。我最近才在我參加的 ukulele class 彈唱 Sukiyaki. It is time to refresh my Japanese。

Leave a comment

因為有不明人士塗鴉, 所有回應將先審讀後刊登, 謝謝諒解!


Also in 2021 Shalom to You 週末問安

第三十週 - 港式飲茶

July 23, 2021

今天我刻意開車三十分鐘去一家新開張的大華九九買菜, 因為它旁邊有一家港式茶樓, 我想複製我印象中的港式飲茶, 先買了份世界日報, 奇華酒樓十一點鐘開門, 走進大廳, 我是第一個客人, 挑了一個角落坐下, 來壺菊普, 我學香港人攤開報紙, 想抓住港式飲茶的瀟洒, 但美國老土還是老土, 蝦餃, 燒賣, 芋頭餃, 蒸排骨, 馬拉糕, 蛋塔, 叫了一桌, 報紙上的新聞都在電腦上讀過, 已經不新鮮, 我走回美式飲茶的老路, 集中精神吃點心, 好吃! 拍拍肚子我埋單結帳, 四十七美元含捐小, 我咕嚕這不是天天可以來的港式飲茶.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九週 - 回家吧!

July 16, 2021

周六的下午, 北京著名的潘家園古玩市場反覆播放《回家》的悠揚旋律,通常在打烊前一個半小時開始播放, 市場裏一付亂中有序的景象,當最後一批撿便宜的人們在 Going Home 直笛聲中走出大門的時候, 小販收拾起長征時代的宣傳煙灰缸,1930年代的電話機,還有「古董」玉符, 也魚貫離去, 空空盪盪的市場裏, 同樣一首歌仍在迴響, 直到管理員熄了燈.

Continue Reading

第二十八週 - 乘著歌聲的天使

July 09, 2021

Natalie Cole 和她的父親唱歌有一個共通處 - 就是他們的態度, 唱歌於他們不是一種宣洩, 而是一種謙柔呈現的華貴表徵, 如果深入描述父女兩人的歌唱特質, Nat King Cole 的歌風就好像在月光拂照的室外長廊, 坐在搖椅上愰動, 所襯托出來的閒適, 而 Natalie 則是呈現在喧囂的都市裏, 在溫暖的室內一角, 清脆有緻的旋律傳送, 她較父親能更精緻, 更穩定地輸送靈性音樂特有的輕柔感 (Sassiness).

Continue Reading